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 > 二十八、日月分明(四)
    宝鋆说的话虽然粗俗,可极为在理,恭亲王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这才没有出言劝谏皇帝,再者,“文公你也是瞧见的,万岁爷都这么不顾体统的说出那些话,”宝鋆摇摇头,“一直听说两宫都是极为融洽的,怎么会!?!?!?”

    “是啊,”沈桂芬也点头说道,“配蘅公的话在理,若无议政王主持朝政,皇帝怎么摆的平外朝?”

    “别的不说,万一将来有什么变故,咱们大可学一学肃顺那伙子人,来个撂车就得了←,”宝鋆点点头,“两个钱袋子都在王爷的麾下,”宝鋆桂芬,两个钱袋子自然是上海和天津,“王爷一声令下,就靠着那些腐儒,能那里拿到钱,还有内务府,也是归着王爷管的。”

    “配蘅,”文祥摇摇头,不以为然,“话不是这么说的,咱们王爷毕竟不是肃顺,再者,这些年,内外朝相处颇得,太后执政也颇为开明,不会乱来,可诸位,今天万岁爷的架势,还?为政者不能态度鲜明,将自己的意思清清楚楚的说出来,更不能直接自己说!那些弘德殿的师傅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知道是皇帝的意思了,何须他自己个跳出来,让太后下不来台!这样让太后下不来台,不仅是让大家,更是要寒了太后的心。”

    “想必太后会让着皇帝吧?”朱学勤说道,朱学勤去年入直军机学习,也是中枢的大员了,“毕竟是亲生的。”

    “哎,想必皇帝也是亲生母子这才如此行为吧,”文祥摇摇头,他预见到了将来的朝政里风雨必然要多了起来,前几年大家同心协力操持政事的局面将会不复存在,“可大家要知道,皇太后可是有同道堂玺的!”

    沈桂芬惊道:“这是文宗皇帝留下来的!这玉玺?”

    “你别瞧着这章只是闲章,若是发挥作用起来……”

    文祥的话淹没在突然呼啸起来的北风里,大风刮着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落,昭示着如今杂乱的时局。

    西华门有两个人匆匆的进了紫禁城,一个太监在前头带着,绕过慈宁宫,又过了养心殿,径直走到储秀门里头,太监显然是知道这两个人不能随意来储秀宫,只是后宫中的人,如何不知道,朝中出了大事,这会子也顾不得礼节了,只能是放人进来,天上慢慢的下着鹅毛大雪,两个人不便在殿前等候,就在东边的廊下等候,两个人垂首等着,不多会,几个衣着华贵的妃嫔急急的坐着轿辇进了储秀宫,两个人不敢细是低着头,等着嫔妃们进了殿,两个人这才中的雪景,突然一阵大风刮起,风雪夹杂,吹得两个人眼都要睁不开。

    “起风了。”高心夔叹道,“从此之后多事了。”

    “伯足,宫廷之中,这风一直都没有停过,你瞧见的只不过是一阵风而已,你多虑了。”王恺运微笑的说道。(未完待续……)

    ps:谢谢各位!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