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日月分明(七)
    同治皇帝到了弘德殿,一干师傅们已经在里头等候一会了,载澄脸色苍白,他虽然不能亲眼见到养心殿里面剑拔弩张的一幕,可辗转听人复述,已觉惊心不已,跟着皇帝出了养心殿,又见要和这些师傅们商议着什么事情,载澄腿已经酸软,对着皇帝苦着脸说道:“万岁爷,奴才肚子痛,就怕要出恭了,请万岁爷饶了奴才今日的差事。,”

    同治皇帝点点头,澄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转过脸,就坐在轿辇上,对着桂祥说道:“舅舅呢,是跟着皇额娘,还是跟着朕?”

    “奴才是万岁爷的陪读,自然是跟着万岁爷,”桂祥恭敬的回道,扶着皇帝下了轿辇,“万岁爷,如今可是非常时期,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知道了,”同治皇帝远远没有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沉稳淡定,内心惴惴不安,有桂祥一起,顿时觉得胆气壮了起来,点点头,大步走进了弘德殿。

    李鸿藻等人喜笑颜开,等到皇帝落座,李鸿藻一定要率领几个师傅们大力参拜,皇帝不许:“素日里是不行礼的,师傅们何须如此?”

    李鸿藻正色道:“今日不然,臣等几个心里实在是高兴,高兴皇上终于敢在养心殿说出自己心底的话儿,不让忠贞之士心寒,臣等虽为帝师,却也还是皇上的臣子,今日复见万岁有圣祖高宗之姿,如何不让臣等肝脑涂地,粉身碎骨?自然要大力参拜,为皇上贺!”李鸿藻带头,后头跟着翁同龢倭仁徐桐三位,一起三跪九叩恭贺皇帝。

    皇帝涨红了脸,点点头,“辛苦几位师傅了,快起来。”等到李鸿藻等人起来,皇帝又问:“今日已经得罪了皇额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皇额娘已经让朕大婚,这么说来,接下去,咱们候着就成?”

    “不然,”李鸿藻摇摇头,“太后虽然已经松口让皇上大婚,可到底还没说清楚,什么时候撤帘,怎么撤帘,这两件事是合二为一的事儿,大婚事儿若是一旦敲定,必须要马上上折子让太后归政万岁爷,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

    皇帝想到皇太后,不免有些气馁,懦懦说道,“如此以来,朕岂不是太过于不孝?今日一事,朕就觉得太过莽撞了。”

    李鸿藻又叫同治皇帝宽心,“今日朝会,万岁爷也瞧到了,八旗勋贵,朝臣,都支持万岁爷亲政,只有那么几个跳梁小丑而已,万岁爷亲政乃是大势所趋,顺天应人之事,再者,皇太后荣养后宫,万岁挑过这万斤的担子,才是第一孝顺之人。”

    李鸿藻满口仁义道德,听得边上的桂祥暗自鄙夷不已,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说这些让皇帝宽心,翁同龢又磕了个头,“皇太后已经应允为皇上选秀,臣以为,内务府是议政王管着的,还请李相让议政王速速选秀,臣忝为礼部侍郎,也会让礼部速速操持册封后宫的典礼。”

    同治皇帝默然无语,这会子脸上还是露出一丝犹豫的表情,李鸿藻暗叹,果然是父子相似,昔日的文宗皇帝也是如此犹豫不决,耽误了国事家事。这时候却也不能说什么,只是一味鼓励着皇帝,“万岁请宽心,就算万岁有不顺皇太后的地方,可母子两人岂有生分的道理,皇太后只有皇上这一个儿子,皇上要什么,皇太后不会不给的。”

    “是啊,朕若是要什么,皇额娘不会不给的,”同治皇帝点点头,“朕知道了,朕要如何去做?”

    “如今之计,请皇上笼络住议政王,议政王乃是军机领班,议政王爷,若是王爷心里有着疙瘩,想必皇上亲政大计必然还有波折,只能如此如此,方能让外朝安稳,”李鸿藻一言既出,徐桐等人几乎要跳了起来,只有翁同龢眯着眼睛不说话,同治皇帝惊奇的点点头,李鸿藻复又说道:“请皇上速速去储秀宫给皇太后请安。”

    同治皇帝有些扭捏,“今日怕是皇额娘很不高兴,朕如何能去碰钉子?还是过几日才好。”

    桂祥悄悄说道:“大家都知道今日皇太后不痛快,可皇上这会子去了,一是体现万岁爷孝顺,二是万岁爷负荆请罪,想必这样皇太后就不会怪罪万岁爷了。”

    皇帝点点头,别了弘德殿的师傅,带着桂祥到了储秀宫门外,这会子皇帝懂得规矩,让太监通传,没想到,唐五福尴尬的走了出来,告诉皇帝,“太后娘娘歇下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