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灿灿萱草(二)
    不用内阁和翰林院编撰的那本愚蠢的供自己垂帘听政参考书《治平宝鉴》来告诉自己,慈禧太后也知道王恺运话里的意思,宋神宗即位之后,重用王安石,开始熙宁变法,保甲法青苗法等一干大政出炉,虽然后来因为反对派压力太大,所以王安石不得不去相位,可继任为相者都是新党中人。

    宋神宗驾崩之后,宋哲宗即位,垂帘听政的高太后尽数废除新法,启用保守党司马光为相,贬斥新党众人,新党众人不少死在了岭南。这是高太后的手法。

    哲宗登基时,只有九岁,“凡熙宁以来政事弗便者,次第罢之”。司马光上台后,不顾一切尽罢新法,“举而仰听于太皇太后”。宋哲宗对此感到不满。

    元祐八年,高太皇太后去世,宋哲宗亲政。哲宗亲政后表明绍述,追贬司马光,并贬谪苏轼苏辙等旧党党人于岭南,接着重用革新派如章惇曾布等,恢复王安石变法中的保甲法免役法青苗法等。

    这样国家政策的剧烈变化,彻底葬送了北宋的国运,更别说宋徽宗即位之后,改弦易张,又重新启用旧党,贬斥新党。元祐党人元丰党人互相攻讦打击对方,更是突破了宋朝政争的底线,自己上台之后迫害敌对党人致死,这样的坏例子一开,国家大乱,于是历史上人文光辉闪耀历史长河的北宋王朝就此灭亡。

    慈禧太后自然不是高太后,但是,皇帝不见得是宋哲宗。这个例子虽然不能对应到具体的人物,可王恺运话里的意思慈禧太后十分明白,皇帝到底能不能把洋务新政推行下去?太后默然,想了想以前学的历史书,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政见?可如今历史已经变化了,同治皇帝不是原来那个,自己也不是历史上那个慈禧太后了。

    高心夔太后不说话,知道王恺运的话说到了太后的心里去。从太后居然可以忍受另一个太后在宫里头和她并尊。就知道太后不是普通的女人就知道贪图享受或者争权夺利,所以这番话从未说过太后今后撤帘子之后手里权利如何,只是说国家大事出发来劝说太后,高心夔虽然对这王恺运一些事儿的手段有微词,可也不得不说,的确是慈禧太后的顾虑。

    太后沉吟许久,高心夔恺运一眼。回道,“太后。王恺运其话有理,请太后三思。”

    慈禧自己脑中也是乱的很,摇摇头,“我再想一想。”

    王恺运又说道:“娘娘,如今外朝已经全部停摆,朝野众人对着李鸿藻等人颇有怨言,政事不顺,太后正好和万岁爷示威,只要万岁爷改了口。自然这垂帘就能再继续下去。”

    “知道了,”慈禧太后闭上了眼,“你们跪安吧,等到我想好了自然再召见你们。”

    太后就坐在宝座上,宝座前的两只欲飞未飞的铜质仙鹤嘴里慢慢吐出焚香,檀香的味道在殿内弥漫开来,恰好已经是傍晚。下雪无太阳,殿内有些昏暗,太后就坐在位置上一动也不动,直到唐五福来请,说体仁殿已经准备好晚膳,太后这才似乎从梦中惊醒的样子。疲倦的站了起来,就着唐五福的手,到了西暖阁,和富察氏两个人说着话,醇王福晋趁机把恭亲王等人的意思说了,“七爷也担心娘娘的身子,这才叫我进宫来了。”

    慈禧太后点点头。不置可否:“晚膳得了,一起用些吧。”

    安德海走了进来,悄悄的禀告道:“万岁爷来了。”

    “来了就请进来,怎么如今皇帝这么懂规矩了。”慈禧太后说完了这句话,见到众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不由得一笑,“皇帝是我的儿子,怎么到我这里还要通传,请进来吧。”

    淳王福晋己姐姐脸上又出现了笑容,心里的担忧放下了一些,脸带喜色和富察氏对眼,慈禧太后似乎打定了什么注意,脸上恢复了从容淡定的表情。

    同治皇帝快步走了进来,抬头禧太后淡然己,不免有些讪讪,打了个千请安,“儿子给皇额娘请安。”

    慈禧太后点点头,“起来吧。”

    同治皇帝站了起来,富察氏和淳王福晋又朝着皇帝请安,皇帝虚扶了一把,几个人行礼完毕,皇帝站在地上不说话,殿内有些尴尬,皇帝觉得手脚不知道放哪里,慈禧太后站了起来,“今日你外祖母和姨娘在,我留了他们一起用膳,你也一起吧。”

    “嗻。”皇帝便上前扶住了太后,低眉顺眼的走出了西暖阁……

    “什么?”慈安太后唰地放下了筷子,象牙镶银的筷子在云屏石黄花梨膳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皇帝去储秀宫,那边让皇帝进去了?!?”

    “是,这会子似乎是一起用膳了。”

    “这可如何是好?怎么才这几日,就和好了?”慈安太后惊道,发现里头的太监宫女都在,连忙收敛情绪,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姐姐肯见皇帝,这就好了,家和万事兴,别的事儿,一点都不怕了!”

    梅馨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思,挥手让伺候用膳的宫人们退出去,慈安太后顿时觉得面前的山珍海味失了味道,木着脸起身,歪在了炕上,左手胳膊摆在坑桌上,头支撑着脑袋,手腕处的蓝色翡翠手钏在灯光下发着幽幽的蓝光,眉心紧锁,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梅馨跪在地上,轻轻的给慈安太后捏腿,“已经打发小太监去盯着了,里头发生什么事儿,等到万岁爷出来,就能知道。”

    “等到万岁爷出来?”慈安太后微微摇头,“怕又是和以前一样了。”

    慈安太后苦笑,“也不知道那边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样大的没脸,也忍得下这口气吗?回到以前,倒也不怕,可就怕咱们的那些事儿,”慈安太后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若是被她知道了……”

    “娘娘请放心,万岁爷不好意思说呢,”梅馨给慈安太后打气,“县君的事儿,万岁爷都不敢说,更别说这么一个下贱的宫女儿了。”

    “只希望如此了,”慈安点点头,对着梅馨吩咐,“你明天出宫一趟,瞧瞧叫桂莲的那个宫女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