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灿灿萱草(四)
    梅馨穿着一件青色的呢地披风,缓步进了内室,里头倒也不算破旧,只是点了一盏死气风灯,灯光暗沉,室内略微有些气闷,原本坐着低头么东西的少女抬起头来,馨,连忙下了地,朝着梅馨福了一福,“姑姑,”才说了一句,眼中就不由自主得流下泪来。

    梅馨拉起这少女的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梅馨地上的火炉,火炉里头已经没有热气,“这里头的奴才真不晓事,这大正月里头,冻坏了你怎么办?”

    桂莲摇摇头,“是我胆子小,怕见陌生人,所以叫他们别进来摆弄的,在这里虽然衣食无缺,可到底也是心里慌的紧,”桂莲说到这里,连忙跪下,“姑姑,您就让我出去吧,我没敢什么妄想,只要是平平安安的就行。”

    梅馨拉起了桂莲,桂莲手里翻个绣着金龙紫云的荷包,“这是给万岁爷绣的?”

    桂莲点点头,虽然有些害羞,可也不会胆怯,“是,万岁爷说要的,不过,”桂莲幽幽叹了口气,“眼下怕万岁爷已经忘了我这个小小的宫女了。”

    “那可未必,”梅馨脱鞋子上了炕,双手笼在袖子里,“你可知道你是为什么出宫?”

    “是有人容不下我,这才打发我出宫的。”桂莲说这话的时候,木着脸,牙齿咬得紧紧的。

    “你知道就好,太后虽然想护着你,却也不能十分用力的说上话,”梅馨点点头,“这才不得不让他们把你带出宫,别瞧着如今我能来可也是花了好大劲的,这可是六王爷的产业。”

    “是我知道。”桂莲低着头。

    “所幸,告诉你个好消息,”梅馨说道,“万岁爷马上就要大婚了,太后娘娘已经安排好,悄悄的什么时候把你的身份落到明处,”桂莲刷的一下抬起头,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这才不辜负了你和万岁爷的情分!”

    桂莲连忙跪下,“多谢太后,多谢姑姑!”

    “这是做什么,”梅馨笑眯眯的说道,“你是被皇上人,日后必然是做主子的,怎么能行这样的大礼,你只要别忘了,两位太后娘娘的恩德就成!”……

    皇太后说话的语气变得慎重严肃,醇王福晋知道必然要谈到外朝的事儿,所以就拉了拉富察氏的袖子,两个人悄没声的退出了用膳的偏殿。

    “洋务之政不可更改,朝堂之臣不可轻弃,练军之事继续推进。”慈禧太后说道,“洋务大计,乃是本朝初年就定下来的,如今怎么样,皇帝你也知道,别的不说,税收银子收上来何止千万,和洋人通商,互通有无,两方休兵,才有这样的太平局面,虽然如今咱们还不上洋人,可慢慢支持着,自然能更好起来。为政者,首在得人,如今的军机处等人,无大过不可轻易贬斥,我知道你那些师傅,都指望着皇帝你亲政了,把持朝政,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些清流是什么人物,管着台阁挑挑刺是可以,若是想他们主持洋务新政,怕是不行。新军之事,乃是国朝立足之根本,中枢若是没有一只强有力的军队,如何能震慑地方,与西洋列强相抗衡?你只要做到这三点,你只管亲政去。”

    同治皇帝一一应下,“儿臣一定遵循皇额娘的旨意,必然不会让朝政出乱子。”

    “我知道你都是见多了洋务的事儿,必然也对着洋务没有坏心思的,只是不免要多说几句,”慈禧太后叹了口气,“只是啰嗦了几句,你也不必在意,好了,怎么国太太和福晋都出去了?快快请进来。”

    说完了这些话,同治皇帝心里的大石落下了大半,母子两个人恢复了之前的孝顺慈爱模样,富察氏两人进来,四个人言笑晏晏的用了晚膳,皇帝说晚上还要温书,于是先退下了,富察氏念佛道:“万岁爷是个有孝心的,娘娘从此以后就可以放心了。”

    慈禧太后点点头,“这自然是没话说的,先帝子嗣艰难,才这么一根独苗,我若是不仔细,那以后还有什么指望,所幸皇帝虽然办事说话冲动了些,到底心肠不坏,我也就放心了。”

    “你出去告诉七爷,”慈禧太后对着醇王福晋说道,“说我知道了,明个日子起就叫起。”

    醇王福晋应了一声,太后拍拍手,一扫这几日的阴霾,“接下去就快点安排八旗选秀,我等不及要妇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