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灿灿萱草(五)
    两位公主比皇帝的年纪大些,长幼有序,自然要先议一议两位公主的婚事,公主的指婚素来是最简单的,只要宗人府安排好人,叫进宫来让太后瞧一瞧,那个合适,就可以定下来,可太后又标新立异,不能按照老规矩来评定,“我虽然是两位公主的养母,可正经有自己亲生额娘在那里,不好越过他们,所以还是要问问他们两个人的意见,有没有自己中意的人选。”于是在二月二的时候,召了恭亲王福晋瓜尔佳氏进宫,和丽贵妃一起说话,丽贵妃已经在神机营当差的瑞昱,他家祖上也是太宗皇帝额驸辉塞之后,虽然关系有些远,可到底也是皇家亲戚,皇太后对着近亲结婚有些感冒,可瑞昱到底也是好几代前的亲戚了,算不上什么近支的血缘,太后也隐隐对此人有印象,是一个英姿勃勃的年轻人,虽然比荣安公主大了五岁,倒也不算什么,“你这个做额娘的,自然是好的,咱们天家自然是少不了盲婚哑嫁,只是若是咱们给她们做主了,也不能落埋怨,这人一定要好。只不过他是在神机营里当差?日后若是要上战场?”

    “无妨的,娘娘,”丽贵妃笑道,“是文职,不相干的。”

    太后点点头表示放心了,转过头又问瓜尔佳氏谁,瓜尔佳氏一味说让太后做主,可慈禧太后一直坚持要瓜尔佳氏自己说一个,瓜尔佳氏这才悄悄说六额驸景寿的儿子智瑞,景寿从祺祥政变之后先贬斥,后来又起复,如今是领侍卫内大臣,太后也是知道的,点点头,“家室倒是可以,这样吧,你们两个人孩子。什么时候一起叫进来让我相,我也把把关,差不多日子,就定下来!”

    两个人谢恩而出,瓜尔佳氏回府之后,和恭亲王一说,恭亲王也颇为满意。这时候,太后已经隐隐放权。除了一些紧要的政事亲自处理之外,别的事儿,都已经放手让皇帝处理,皇帝毕竟稚嫩,凡事都要垂问于自己,就连李鸿藻也抛到了第二等的位置,少了宫内的掣肘,颇有大权在握,清风满天下的得意之感。听到自家女儿的亲事也合了自己的意,这日子实在是太顺畅了。

    未来的皇后,已经早早叫人一选再选,到了三月初,只剩下了十几个人,这几个人家室相貌都是无可挑剔的。八旗上下的人都当做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八卦在纷纷议论,前一次皇帝大婚立元后还是康熙爷,这百余年之后,复又见皇帝大婚,似乎乃是否极泰来,荣耀再现之吉兆。各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大部分的人认为崇绮的长女气度高华,才德皆备,足以母仪天下。皇帝自己也颇为烦恼,这一日,和两个姐姐一同玩耍的时候,皇帝有些忸怩。却也不得不开口问荣寿公主,荣安公主性子软和,没什么主意,而荣寿公主能得到慈禧皇太后的宠爱,很大程度上就是认为荣寿公主的性子像自己,果断机敏识大体,于是皇帝嘲笑了一番两个姐姐的终身大事之后,却又担心起自己的终身大事儿来,想了想,对着通红脸色的荣寿公主说道:“大姐,我正想问你,这事儿,我也不能问底下的奴才,皇额娘说,皇后让我自己个挑,你说,我该选谁才好?”

    荣寿公主捏着帕子笑道,“哎哟,万岁爷,这事儿我如何知道,这是一等一的大事儿,总是皇上自己个拿主意,谁也不敢胡说。”荣寿公主识得大体,像立后这样的大事儿,绝不是自己能够发表意见的,不要小皇后的位置,皇后的位置也如同皇帝的位置一般,拥立皇帝,和拥立皇后,这在某程度上来说,都是一样的,自己意见是固伦公主了,尊贵无比,如何能再升一步?这样提自己的意见怕没什么福事,祸事转眼就来了,荣寿公主才不肯多说呢。

    倒是荣安公主从自己母亲丽贵妃那里听来了许多消息,嗑着瓜子,喜滋滋兴致勃勃的说什么崇绮的长女和幼妹都入选了,若是到时候一同入宫,想必又是有和太宗皇帝内宫一样的佳话,论诗书,怕是朱氏最佳,不过听说崇绮的长女也颇通诗词,有一个刑部江西司员外富察氏长的最好有一个知府的女儿赫舍里氏也颇为漂亮。

    如此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皇帝听得头上满脸黑线,讪讪的对着荣安公主说道,“二姐你知道的真多,你说,我该选那个?”

    荣安公主摇摇头,“我瞧着那个都是好的,这么多关一步步的选出来,那里能有不好的呢。”

    同治皇帝又转过头寿公主,“我也没别的人可问,皇额娘那里倒是可以问,但是我却还不敢去问,这会也没别人,大姐你告诉我,我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同治皇帝颇为钦佩这个大姐,倒是比同胞的荣安公主更亲近些,“俗话说,”荣寿公主逐字逐句慢慢说道,“娶妻娶德,娶妾娶色。立后总是要以贤德要紧,”荣寿公主见皇帝似乎开口又要问,连忙摆手,“万岁爷你也别问我,我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和你说。”荣寿公主知道最近皇帝和慈禧太后闹得有些不愉快,于是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这未来的皇后要孝顺太后,所以,要顺着太后的意思才好呢。”

    于是这事儿又成了皇帝最近心里的一块心事,在养心殿不免有些长吁短叹,陈胜文伺候皇帝久了,自然知道皇帝最近在担忧什么,于是悄悄的出主意:“万岁爷怎么不问问李师傅?”

    次日问李鸿藻,李鸿藻放下了手里的《大学》,正色回道:“此非人臣所能进言也。”一口就回绝了皇帝的垂询意见,皇帝不免有些跳脚,到了钟萃宫犹自愤愤,慈安太后问清楚,不由得笑道:“这事儿还不简单?如今八旗中人都说阿鲁特氏最好,可居国母之位,大家说好的,那里还有不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