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同治立后(三)
    “所以也选在了这里头,原本还是有大规矩在的,”桂祥说道,“朱氏乃是民人,论理是不能入选的,可太后中意,又是养在奇特拉氏府里,算得上是八旗秀女吧。”

    桂祥帝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于是就问,“万岁爷,您觉得如何?”

    “倒是有一点点印象,上次在钟萃宫也见过一次,”同治皇帝摸了摸下巴,瞪了一眼奉茶上来的陈胜文,“没什么别的如何,别瞎猜,”同治皇帝皱了眉,“还不知道是不是皇额娘的意思!”

    “崇绮可是蒙八旗。”

    “朱元秀也不是什么汉军旗!”皇帝皱眉摇摇头,“这年头,谁在在乎这个?就是皇额娘也不会拿这个说事儿,素日里都说天下一家,如今怎么还在什么旗上闹这些幺蛾子!哎,实在是头疼!”

    载澄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这一日是倭仁主讲《孟子》,讲的是之乎者也唾沫齐飞,载澄只是发着呆,皇帝虽然端坐着,可眼神发散,可见早已出神,好不容易挨到倭仁讲完,同治皇帝点点头,“师傅讲得孟子实在是好,朕都听得出神了。[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倭仁喜滋滋的说道不敢,同治皇帝捧了几句话,于是就问倭仁,这时候载澄和桂祥已经悄悄退下,“师傅,六宫之中对皇后人选颇为困扰,你觉得,朕该选谁?”

    倭仁先说自己不敢置喙此事,同治皇帝再三要求,又说,“此地就你我二人,出的你嘴,入的朕耳,别人自然不知,朕也不会乱讲,师傅你说就是了。”

    倭仁捻了捻须,微微思索,也不矫情,李鸿藻持身方正,他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军机,世之宰辅,不能对立后之事多嘴,自己倒是没有这些担忧,“奴才以为,崇绮的女儿甚好。”

    不等皇帝问缘故,倭仁就继续说下去,“崇绮的父亲塞尚阿是四朝元老了,从仁宗皇帝开始就为国效力,乃是蒙古八旗之中,除了僧王之外的第一宣力大臣,虽然他是蒙古人,可已经数代居于京中,与常人无异,塞尚阿旧年任钦差大臣赴岳阳剿灭长毛逆匪,兵败被革职赋闲在家,不过这也怪不得塞尚阿,那时候,长毛气势正盛,谁也抵挡不住。”

    “世祖顺治爷之后,无有蒙古八旗女子立为皇后,若是万岁爷能立阿鲁特氏,想必蒙古诸部也能心悦臣服,蒙古之地可得其安。塞尚阿这样的老臣也会感恩戴德。”

    “立后不是一件小事儿,除了的品格之外,更要的现状,崇绮乃同治四年的状元,又是旗人,又是翰林华选,这双重身份,皇上可要考虑进去啊。”倭仁还有一件事没说,崇绮虽然是科举改制之后第一个状元,可那是因为他所学颇杂,且能揣摩上意,知道从今之后科举的趋势,故而投其所好,轻轻松松的中了状元,出仕之后其言其行倒是极不投恭亲王的意思,在翰林院发表言论,或者上折子都是一副清流的模样,折子言之有据,挑刺挑的让恭亲王也经常无话可说,这样的人成了后族,必然是弘德殿这些人在朝廷上的一大助力。

    “昔日圣祖康熙爷为了铲除鳌拜,这才选了索尼的孙女,索额图的女儿为皇后,得了这两人的支持,才一举扳倒鳌拜。东汉光武皇帝为了安抚山东门阀而没有娶心爱的阴丽华为皇后,皇上乃是一代明君,就知道这立后,不仅仅只是本人了。”

    载澄回到了家,恰好恭亲王在府中,两个人在内书房外的山茶树下撞见,载澄见到恭亲王皱着眉己,载澄灵机一动,就把这宫里头的谣言和恭亲王说了,末了还问,“阿玛,你瞧着,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恭亲王果然被载澄说的消息转移了话题,恭亲王微微思索,“这事儿,怕是有几分可信,太后怕是不喜欢阿鲁特氏,只不过不会是什么羊入虎口的鬼话,”恭亲王虽然不知道崇绮的长女是什么人物,但是对着崇绮的为人是十分清楚的,听到这样的谣言,不免微嗤,“崇绮乃是清流的人物,这样的人若是成了承恩公,有了爵位,再抬了旗,再借着八旗第一个状元的头衔在朝中兴风作浪,洋务的事儿怎么办?这样人家里的女儿,皇太后自然是不喜欢的,立后不仅自身,本朝若是和前明一样,只找清白的平民之家选秀,也不会有如此这样的麻烦事儿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