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同治立后(十)
    里面静悄悄地在梳妆,外面却又有报喜的到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给力文学网这是崇绮自长女贵为皇后后,第三次蒙受恩荣。最初是封三等承恩公,公爵照例该有一份内廷行走,或者扈从仪驾的差使,所以第二次被授为散秩大臣,这是闲散宗室例授的职衔,无俸无禄,亦不须当差,好听的就是“大臣”二字。

    此刻第三次加恩,对崇绮来说,相当实惠,内阁所奉的上谕是:“委散秩大臣三等承恩公崇绮以内阁学士候补。”他原来是翰林院侍讲,五品官儿,这一下连升三级,内阁学士是二品,等一补实,照例还可以兼礼部侍郎,外放必是巡抚,如果当京官,则在各部转来转去,都是“堂官”。这一道恩旨,相当于十年的经历,崇绮自然感激天恩。

    塞尚阿也沾了自己府中两个后妃的光,都统的虚衔,一下子起复,成了领侍卫大臣御前行走,虽然这份差事一般都是指给那些年富力强要在御前奔走的大臣,指给七老八十的塞尚阿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不过塞尚阿满脸荣光,不以将来要在御前伺候奔波为苦,自己可是皇后的亲祖父,皇帝焉有不尊敬的道理?

    如此繁文缛节不堪一述,皇帝倒是成了最闲的一个人了,只是端坐在养心殿内,只是虽然闲,心里倒是焦躁的紧,直到入了交泰殿,满脸通红的皇帝这才稳了下来,面对惇王和恭王福晋的请安,皇帝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五婶六婶辛苦了reads;。(小说)”

    “借皇上的喜气,一点也不累。”惇王福晋是一个圆脸的妇人,生的一团喜气,对着自己的妯娌说道,“咱们先跪安吧。”

    于是几个人退了出来,交泰殿西暖阁的殿门咿呀一声合了上来,太监宫女和命妇福晋们就在檐下等着,过了一会。新任皇后的声音响了起来,惇王福晋听了几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诗词,可里头的意思还是听的懂的。“哎呀,到底是状元的女儿,万岁爷这是要考校皇后呢。”

    嫔妃们则要晚一些入宫,也没有皇后那样的气势,宫灯只有八对。不及皇后成排的宫灯,把大清门掩映的宛如白昼,且只能从顺贞门入宫,奇他拉氏的府中,亦是张灯结彩,灯火辉煌,只是门第不如凤秀家,相之比较未免人少了些,世人都是跟红踩黑,何况这瑛妃只不过是奇他拉氏的养女。将来能有多少依靠,还说不好呢。

    魏佳氏的儿子兰德已经得了一个云骑卫的爵位,自然不能和承恩公比,但是他也颇为感恩,这时候辰差不多了,宫里头的太监又开始催促,兰德连忙到了内室,关防甚严,只是兰德是如今奇他拉氏府里的主事之人,五其他可得力之人。也不得不在朱元秀的厢房外头跪下磕头,“启禀瑛妃娘娘,时候到了,请娘娘准备着起驾。”

    外头的几个亲戚福晋太太连忙进了厢房催驾。只见魏佳氏和朱元秀两个人抱在一起无声得流着泪,几个太太连忙劝住,“这可是大喜的日子,娘娘哭不得,快快快,拿胭脂水粉来补一补。”

    朱元秀悲切说道:“额娘照顾这么多年。我却是无以回报,还要长居宫中,不得承欢膝下,女儿实在是惭愧的紧。”

    魏佳氏也是红着眼,只是强忍着不落泪,“娘娘说的什么话,您能入宫侍奉皇上,又封为妃位,乃是寒家的天幸,我能和娘娘一起呆了几年,已经是天大的福分,怎么敢让娘娘再侍奉跟前呢reads;。”魏佳氏亲自在朱元秀的发髻上插了一只青玉梳子,在水银镜子之中元秀宜喜宜嗔的面容,“娘娘乃是英烈之后,身份尊贵,入了宫中,要记得孝顺两宫太后,尊敬皇太后,敬爱万岁爷,这日子就没错。”

    外头太监又催驾不已,于是魏佳氏等人按品大妆送朱元秀进了轿子,又在大门口跪送,直到鼓乐之声慢慢远去,兰德这才扶起魏佳氏,魏佳氏这时候已经是满脸泪痕了。

    除了皇帝之外,这**还有一群人是极空的,就是两宫太后和几个先帝留下来的嫔妃,天家规矩不同民间,皇后入了宫,拜了天地之后就是合卺,没有拜见婆婆的规矩,只有等大婚之后第二日才拜太庙,参见太后,所以这一日这群女人是最空的,丽贵妃带了云贵妃来储秀宫给慈禧太后凑趣解闷,太后懒洋洋的,和两个人抹了几把骨牌,就不肯再玩,只是贵妃在绣花,听着他们两个人在说话,自己歪着坑上想着心事,不多会安德海来报,“几位娘娘都已经入宫了。”

    太后点点头,“御膳房送了赐宴过去了?送过去告诉他们,不用来谢恩了,早些休息吧。”

    丽贵妃笑道:“辛苦这么多年,终于有了这一天,阿弥陀佛,也不枉费娘娘您这么多年的操劳了,以后就等着抱皇孙吧,姐姐。”

    慈禧太后微微一笑,却不说话,笑容里面只是充满了失落之色,自己以为对着权柄的态度会很豁达的,无非是归政而已,可事到临头,自己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坦然,大婚已经成了,归政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心情却没有说话里的那么高兴,人真的难以舍弃手里的权力吗?太后在发呆,丽贵妃又说了几句话,见太后还在发呆,于是问道:“太后在想什么呢?”

    “哦,”太后回过神,“我在想着皇帝都大婚了,我们真是老了,以为自己还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转眼,皇帝都娶新媳妇了。”太后勉强提起情绪,似乎是为自己加油打气,“宫里头多了那么多媳妇,咱们终于也是长辈了,日后这请安的人多了,这还是五个,若是将来还要选,这人就更多了,我瞧着我这里头的体己,都不够赏赐的咯。”

    用这话把两个人搪塞过去,太后又说道:“先帝在的时候就说皇帝将来是个太平天子,指望着他将来太太平平的,咱们也终于可以放下心好好过几年舒坦日子了。”(未完待续。)开心阅读每一天

    2015淘宝双11快要到了,先抢个红包再去购物,实惠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