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画眉深浅(一)
    第二日,皇后穿戴全套朝服,先去太庙拜祭列祖列宗,之后又回到交泰殿换下朝服,露出里头的吉服,这会子天气已经很热了,所以吉服的料子是初夏该穿的,十分透风,却也保暖,皇后刚刚匀了面,喝了口茶,外头太监就来禀告,“万岁爷到了”

    皇后连忙从炕上站了起来,走到暖阁门槛处,见到殿外来了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就连忙插手半跪行礼,“臣妾叩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同治皇帝笑盈盈的后,拉了起来,就握着皇后的人走到暖阁里头,“何须行这样的大礼,”皇帝后笑道:“今日累坏了吧?”

    “臣妾不累,”皇后温婉回道,宫女奉了茶上来,“这会子正准备去拜见两宫太后,皇上可要同去吗?”

    “怎么了,皇后还怕太后不成?”皇帝笑道。

    “臣妾不敢,”皇后回道,“只是第一次见,臣妾怕失了礼数,让皇太后不悦。”

    “无妨的,皇额娘最是和蔼可亲了,对着宫人太监都不摆架子,你是皇后,皇额娘怎么会对你不悦呢,放心吧。”皇帝放下茶盏,“你先去叩见皇额娘,朕等下就来,若是你有难,朕来英雄救美就是。”

    皇后微微红了脸,起身福了福,就出了交泰殿,这一日天气极好,湛蓝的天空之上白云朵朵,皇后擎着一个绣五凤的明黄色华盖,出了隆福门,一路往西穿过长长宫墙,就到了储秀门前,到了正殿前,皇后撤去了仪仗,肃穆站在地上,等着慈禧皇太后召见,虽然面上表现的十分镇定从容,心里却是十五个水桶上下翻动的。

    她不得不有些忐忑。因为听说自己当这个皇后并不是母后皇太后中意的人选,可太后垂帘听政多年,朝廷上下无人不服无人不敬,大内之中各色人等,也都是母后皇太后眼皮之下过生活的,若是自己这个皇后不得太后之心,这深宫之中。怕是寸步难行。

    片刻之间,储秀宫的总管太监就出来打千行礼请皇后进去。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脚进了储秀宫正殿,正殿里面已经安排好了两只宝座,坐在东边的是正是母后皇太后,穿着一身大红色鹤鹿同春灵芝如意的苎纱吉服,西边的是慈安皇太后,穿着一身绛红色绣凤穿牡丹的吉服,两排雁翅坐了宫里头位份高的太妃太嫔们,皇后蹲下去请安。先是单膝跪地,随即双手摊开吉服的下摆,双膝跪地,“臣妾叩见母后皇太后,母后皇太后万福金安!”随即磕了三个头。

    殿内的眼睛都皇后的身上,皇后也毫不心虚,十分镇定。慈禧笑眯眯的点点头,“辛苦你了,还不快扶起来。”又朝着右边一让,“这也是皇太后。”

    皇后知道东边的太后虽然默默无闻,可听着皇帝说话里头的意思,也甚是尊敬。也不敢怠慢,复又跪下行了大礼,慈安太后也让皇后起来,慈禧太后又一一介绍丽贵太妃和云贵太妃,玉太妃,婉太嫔等人,皇后也一一微微福礼。到底不是皇太后,皇后的尊贵还是在的,所以丽贵妃等人也一一起身微福回礼,等到一番都见过面,慈禧赐座,请皇后座下,笑道,“今个是第一次见面,所以这才受了你的大礼,以后都是一家人,皇后也无需如此多礼,免得让人说我这里头规矩大。”

    皇后原本是眼观鼻鼻观心,听到这话又站了起来,连声说不敢,太后摇头,“你不用拘礼,你之前不认识我,这才有些怕,等以后熟了,就知道我是最不拘礼节的人了。”

    丽贵妃捏着帕子对着慈禧太后笑道,“我瞧着咱们这位皇后,倒是有些像太后娘娘以前的时候。”

    “臣妾怎么敢像皇额娘,丽娘娘说笑了,”皇后又连忙说道,皇后是个聪明人,片刻之间就把称呼从皇太后换成了皇额娘。

    慈禧凝视皇后,皇后是鹅蛋脸,细眉入鬓,虽然年岁还轻,可十分稳重,面对尊上自己以前也是这样从容淡定,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而阿鲁特氏是家教使然,可见的确是不错,些许皇帝不听自己的不悦之感一扫而空,慈禧点点头,“是有些像,年轻真好啊,皇帝的嫔妃们入宫,咱们可都成了老人了,”慈禧太后对着丽贵太妃笑道,“可装不了嫩了。”

    众人应景的笑了起来,慈禧太后吩咐安茜,“把我那串翡翠手钏拿来,对,就是先帝赏的那串。”安茜应了一声,从内殿拿了一个紫檀木的桃心模样盒子出来献给慈禧,慈禧从盒子里拿出来一串翡翠手钏,里头有十几颗深碧色翡翠珠,十分纯粹透明却又质地沉厚,是积年的真品,每颗滚圆的翡翠珠子两边夹杂赤金叶子,末端有一个丹凤模样的红宝石点缀着,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光彩夺目,把众嫔妃的的头面首饰都掩映的黯淡无光,慈禧太后,朝着皇后招招手,皇后温顺的上前,跪在了慈禧太后的跟前,慈禧太后拉起皇后的右手,把那个翡翠手钏套进了皇后玉色的柔荑,丽贵妃这时候惊呼,“这是娘娘那年成了皇后之后,万岁爷亲自赐给您的。”皇后可真受太后青眼啊。

    皇后听到此物来历不凡,连忙就要褪下,“皇额娘此物太过珍贵,儿臣不敢领受。”

    “凭他什么东西,你是皇后,那里当不起了?这物件虽然难得,可难得是一番心意,”太后拉住了皇后的手,“这是当年我成了皇后之后先帝亲自给我戴上的,说是希望臂如此钏,朝夕相见,先帝虽然驾崩的早,”慈安太后红了眼睛,用手帕抿着眼角,“可对我之情,丝毫未变,我今日把这物件给你,也是想你和皇帝能共夫妻一体白头偕老,才不辜负这手钏呢,快起来吧。”

    皇后低低应了一声,站了起来,“说了这么会子话了,快上茶吧,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别拘束了,用些茶点。这会子,哎,一家人和和乐乐的,若是有几出戏听听,那就没有更好的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