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内外皆困(八)
    皇后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含碧堂,一路朝着北边漫无目的走去,身后太监拿着香炉华盖和羽扇亦步亦趋,山明水秀,掩映在皇后寡淡的面容之上,连带着也失去了颜色,那个侍女扶住皇后的臂膀,见皇后不肯说话,脸上也有郁郁之色,喊了一声:“娘娘。”

    这时候刚好上了一座带亭子的木桥,皇后脚下一个没留神,踩了个空,身子就歪了去,幸好侍女死命撑住,边上的嬷嬷太监乱糟糟的,连忙扶住皇后在桥上歇息一会,皇后回过神,“没事,不用叫太医,只是刚才在想事情罢了。”又让随行的宫人退下,只留下主仆两人在这个桥上。

    皇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匾额“棕亭桥”,无声无息的叹了口气,侍女是阿鲁特氏带进宫的,年岁虽然小,可凡事十分伶俐,跟着皇后拜见了太后,那一席话又都听到极为清楚,那里不知道皇后的心思,皇后虽然大度,可这毕竟是感情上的事儿,任何一个女人对这种事儿都不可能大度。

    “娘娘是在想太后娘娘说的那番话吗?”

    皇后坐在廊下,托腮望着桥下潺潺的流水,正直六月的天气,凌霄花开的极好,不少橘红色的凌霄花朵随水飘零,“鸣翠,你说,我该不该听太后娘娘的?”

    “恕奴婢多嘴,太后娘娘说的在理呀,”叫鸣翠的穿着青色的宫女服装,袖口上着意绣了许多繁复的花纹,彰显她与普通宫女的身份不同,鸣翠眼珠子转了转,见到左近没人,一干服侍的宫人退在柳荫之下,这又附在皇后耳边悄悄的说道:“娘娘是国母,是六宫之主,那里还需要和那些嫔妃们计较的?这皇后的身份压在这里,他们不过是嫔妃,是奴才而已,爬不到娘娘头上来,再说了,万岁爷也是这么疼爱娘娘,知道这,”鸣翠看了看茹古涵今,“知道娘娘饱读诗书,特意让人开了茹古涵今的库房,这里头全是历朝历代皇帝和大臣书画原作,让娘娘随意观看,这样的心意,可实在是难得呀。”

    阿鲁特氏点点头,脸上泛出一层红晕,“皇上带我是很好的。”

    鸣翠继续说道:“如今进了宫,没想到,皇太后看上去虽然是威严,可也是讲道理的,娘娘这颗心可就能放下了,一家之中,若是婆媳不对付,这可实在是难弄了。”

    “是啊,太后她忙着朝政,素日里见不上几次面,今天说的话儿,我细想了想,虽然话里的意思让我有些难受,可这道理是半点没错,所以我只有心悦臣服的份儿,鸣翠,我进了宫,心里可实在是忐忑的紧啊,外头早就说了,不说这正牌子的皇太后说一不二,就连慈安太后并几位太妃都不可小觑,这家里都是部堂高官,或者是封疆大臣,我这心里实在是害怕啊,入了宫,是半句话不敢多说,半步不敢踏错,生怕被别人笑话,丢了这个皇后的体面。”(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