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洞在清溪(八)
    军机处这边,朱学勤也带来了最新的消息,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从朱学勤苍白的脸上看得出来,“王爷,天津电报,法兰西,法兰西已经派遣了远东第二舰队从法属印度出发,前往中国,现在已经过了南海了!”

    恭亲王大惊,刷的站了起来,茶盏打翻,茶水流的满炕都是,“什么!”

    军机处等人十分吃惊,胡林翼连忙问道,“消息属实吗?”

    “是李鸿章的电报,错不了!”朱学勤哀道,“今天早上已经在福建海域出现了,李鸿章没有军舰,无法阻拦,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法兰西舰队北上!”

    众人的心似乎顿时被人粗暴的挖了出来,再丢到室内放着冰块的青花大缸里头,又痛又冰凉。文祥第一个就是不好,他的身子刚好转,受不得这样的刺激,身子就朝着炕上仰去,幸好被宝鋆扶住,在胸口推拿了几下,这才回过神,第一件事就是说道,“千万不可再起战端!”

    恭亲王心里乱糟糟的,站在地上焦急的来回踱步,“法兰西人怎么会如此无礼,突然就派遣军舰北上,他们想做什么?难道又想和咱们打仗了?”恭亲王又连忙叫苏拉进来,“快,去总理衙门,让庆海紧急召见法兰西大使!”……

    总理衙门大堂内,庆海正满脸苍白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法兰西大使,如今的法兰西大使褪去了以往散漫的表情,戴着金丝眼镜的他,眼中露出调侃的目光,穿着一身灰色的燕尾服傲慢的看着庆海,以及一堆总理衙门章京们,“我奉法兰西皇帝,拿破仑三世的旨意,经过议会表决,内阁下发命令:命远东第二舰队开往中国天津。保护本国侨民安全。”

    “这……”庆海大吃一惊,走到了法兰西大使的跟前,他欲言又止,但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公使先生,中国海域乃是中国之领土,天津更是我大清之土地,贵国不经中国同意,就擅自派遣军舰来中国。似乎不妥当吧。”

    “我们法兰西人最重视契约自由和平等,”法兰西大使徐徐说道,“我们和中国通商,在中国传教,是签订过条约的,为什么贵国在天津没有好好处置这次的教堂事件,反而让无辜的商人全家死亡,更让我们的领事遭受这样的屈辱,这是完全违背契约精神的,传教自由和通商自由。是写在中法北京条约上的,对于你们官僚的推诿和不配合,让我们的商人和宗教人员时刻处在危险之中,拿破仑三世陛下忍无可忍,所以派出了舰队来保护本国子民,请大人放心,”法兰西大使戏谑的看着惊恐但却无言以对的庆海,“我们会保持克制的态度,就像贵国的曾国藩大人在天津一样的克制。”说完不屑的转过身,就只留给了庆海一个华丽的后脑勺……

    “总理衙门的事儿。就召见法兰西大使,不好说了,”文祥定定神,“这是外交的事儿。只是扯扯皮,不管用,法国的军舰已经北上,总理衙门这里,要先问问各国的态度!”昔日对着法国人在天津有格外优惠,所以在天津的法人较多。但其他各国之人也不会在少数,“王爷,”文祥咳嗽几声,“要先问问英国、美国、奥匈、俄罗斯等国大使的意思!”

    勤政殿的太监来传召叫起了,恭亲王心烦意乱的拿起帽子,“不错,先问问各国的意思,是法兰西一家的行动,还是他们也有这样的想法,”恭亲王想到当年的烽火连天,十分后怕,“千万不可再有当年的兴兵犯禁之事了!”当年的事有肃顺顶缸,现在若是有个不好,顶缸的事儿就轮到自己了。

    一时间众人也无暇说话,只是心里在默默盘算得失,一行人默默到了勤政殿外,在殿外候着的时候,李鸿藻轻轻开口喊道:“王爷。”

    恭亲王转过身看着李鸿藻,李鸿藻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羞愧的表情,“等会出了园子,我就叫李慈铭传信去,”恭亲王挑眉惊讶的看着李鸿藻,这话的意思是,不会再阻扰天津之事了?“形势严峻,和衷共济吧。”

    到了勤政殿,还未等大家跪下请安,皇太后的声音就在帘子之后响起,“议政王,诸位大臣,这法国人的军舰居然就这样北上了?是何道理?法兰西人实在是太狂妄了!”声音透着一股焦急的意味,“才安稳这么几年,这洋人又打上来了!”

    恭亲王先说话,“太后勿忧,法国人的意思,只是以防万一,为了保护天津的法人,并不是想要和中国开战。”

    “外交上冠冕堂皇的话,你们也信?”慈禧太后微怒,“宣宗年间英国人攻打广州,用的也是保护本地英人的借口,洋人最会用这些借口,我只问你,到时候他们到了大沽口,又打上岸,你们是不是又准备着让我和先帝一样,去承德避暑了!”

    一群大臣连忙俯身请罪说不敢,文祥见到恭亲王微窘,连忙接话,“总理衙门已经去询问各国使节,先问明各国态度,再做定夺,奴才以为,若是法兰西一国擅自行动,可让各国调停。”

    “指望外国人,也不能有什么好的,”太后说道,“他们不可能让咱们白使唤,还有呢?”

    文祥在路上显然是想了几个主意,刚才也和恭亲王沟通过了,“请太后下旨,命彭玉麟戒备渤海,不可让法国的军舰轻易入大沽口。”

    “准了。”

    恭亲王继续说道,“明年购买军舰的合同尚未敲定,奴才以为可以从这个地方敲打法国人一番。”

    居然想到了这点,很是不错么,太后心里点点头,脸上却是没露出来,“这事儿,不怕法兰西人恼羞成怒?罢了,且去试试也行,最关键的还是天津的事儿,”太后拔高了声调,“天津的事儿,再不解决,始终是他们的借口,明发旨意下去,曾国藩若是再办不好这事,让他滚蛋,我亲自去天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这……”(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