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怎定风波(一)
    恭亲王十分惊讶,这话的意思是什么?胡林翼的眼睛迷了起来,李鸿藻睁大了眼睛,伏在地上,表情有些狰狞,太后愤怒的声音在帘后继续响起,“洋务之事,办了这么多年,外头的人还是不懂,和洋人通商,最紧要的是要按照合同条约来,既不能骄纵了洋人,亦不能让洋人平白无故受了委屈,若是还一味报着天朝上国的想法办洋务,迟早要吃亏,我倒是也想重现康乾盛世赫赫武功,万国来朝,可按照如今的样子,像吗?别以为这几年外藩复又来朝,似乎就能得意洋洋做白日梦起来,什么时候,咱们能面对面的打赢洋人,东亚霸主才可那么一说。”

    “魏源在海国图志里头说了一句话,叫:师夷长技以制夷。没学到洋人的真本领以前就不能倨傲自大,哼,天津的事儿闹得凶,除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之外,国人骄傲自满的情绪也是帮凶,曾国藩的折子已经说过了,若论跋扈,法兰西之人自然算得上,可若是论不法之事,那委实是没有,没有的事儿,叫怎么和国人交代?出了这样的乱子,怎么和法国人交代?”太后越说越气,“朝政交给你们,我实在是不放心!”

    太后的话宛如一声惊雷,恭亲王连忙说道,“臣等有罪!请母后皇太后责罚!”

    众人又叩首谢罪,恭亲王又解释,已经命贾帧号令天津学政要约束学子,宝鋆表明户部已经排了监察人员在天津坐镇,不许几家招商局以及官办企业在其中捣乱。太后只是不听,“这些都是没用,关键是要速速平息天津教案,议政王,你多和曾国藩商量,事儿必须要解决,稳定压倒一切,若是又有风波。什么革新,什么洋务都不用再提了,我从未听过,日日打仗。还能让国运昌隆的!”

    恭亲王等人灰头土脸的走出了勤政殿,宝鋆擦了擦脸上的汗,“太后这发的好大火。”

    恭亲王摇摇头,不说话,到了值房。几个军机大臣团团围坐,恭亲王喝了口茶,也不顾及是冷的,咕噜咕噜一口饮尽,眉心一锁,下定了决心,“天津的事儿,不能再耽搁了,”恭亲王环视众人,“必须速速解决好。若是再不平息此案,我怕亲政的事儿,有反复!”

    李鸿藻默默点点头,宝鋆问道:“这事儿已经交给曾国藩办了,那是要再派钦差过去吗?”

    文祥摇摇头,“若论和洋人打交道,朝中没有人比的过曾少荃,若是有一两个外交堪熟练的,身份资历官位都不如曾国藩,去了反而添乱。”

    “不错。钦差大臣不必再派了,”恭亲王说道,“咱们要想法子给曾国藩支持,还要摆到明面上。我决定了,请太后旨意,让曾国藩任直隶总督,兼管天津!”

    “那两江总督呢?”宝鋆问道。

    “再让他兼着,事急从权,”恭亲王说道。看了看李鸿藻,“等到日后天津的事儿了了,再定夺,如今已经同治九年,两任就要换,两江总督的位置也该换别人了,给他直隶总督,这个疆臣之首,也不算委屈。李师傅,两江之地,各个省的按察使和巡察御史的位置十分重要,到时候翰林御史里头有什么英才,要你来举荐!”

    李鸿藻目光一动,原本想拒绝,却想到了什么,妥协了下来,眼神复杂的点点头,“听议政王安排就是。”

    “文山,你再修书一封,给曾国藩,不妨把话说的恳切些,把如今大家的局势说的明白,他不是个糊涂人,知道如何对朝政更好。”文祥点头应下。

    恭亲王看着宝鋆,宝鋆大概知道自己又要大出血了,“金陵制铁厂的折子,一直还没通过,毕竟汉阳铁厂比金陵好多了,只是马鞍山发现了大铁矿,到金陵也极为方便,你先从户部拨点银子给他,”宝鋆问要多少,“五十万以内的你直接给他就是。”

    宝鋆苦着脸应下,恭亲王又吩咐朱学勤,把吏部要选官的人找出来,曾国藩保举的,或是昔日湘军旧部下,先选官就任,又让胡林翼拟旨,驳斥左宗棠不当之言,罚俸三个月。

    如此种种,似乎曾国藩一如昔日煊赫重要,可谁都明白,这次事情不解决,曾国藩难逃其责。

    勤政殿东暖阁后头的屏风里,皇帝静静的听着里头的交谈,听到自己母亲的话,紧紧握住了拳头,悄悄退了几步,转过身,离开了。

    崇厚焦急的在钦差行辕前头候着打圈,钦差行辕选的很有意思,就在天津巡抚衙门和洋人街最中间的一个客栈里头,客栈早就被清空,只安排住了曾国藩钦差一行人,崇厚袖着手,看着外头,风卷残云,风沙漫天,街面上乱糟糟的,这会子,谁都没保密观念,洋人的铁甲船又要打过来了!一下子就激起了十多年前,火炮隆隆声中,金发碧眼的洋鬼子进攻天津的旧事,原本极为热闹的大街上,只留下满地狼藉,街角有几个行人,也是面带恐慌,匆匆而行,崇厚急的无法,连忙问出来应付的清客:“刘先生,督台大人,这会子可有空了?”

    刘蓉苦笑着应付着,见到崇厚十分焦急,也只好宽言安慰,过了半盏茶时分,戈什哈出来请崇厚进去,就在一个清净的小院子里,曾国藩披着一件短襟,坐在青石之上,一个小小的紫砂壶,泡着碧螺春,优哉游哉的在一颗大枣树下纳凉,手里还摊着一本书。

    曾国藩头发已经花白,脸上也皱纹颇多,看上去似乎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可眼睛闭合之间,神光四射,可见精神极佳,见到崇厚来了,曾国藩放下手里的书,招呼崇厚,“巡抚大人来了,请坐,这是太湖今春最好的碧螺春,除了献给太后,剩下的就都在老夫这了,快坐下来,霞仙,你来给巡抚泡茶。”曾国藩招呼刘蓉泡茶,崇厚急的什么一样,曾国藩落在眼里,不由得一笑。(未完待续。)

    PS:有人打赏,我就加更了,嘻嘻,谢谢yyjcxpjf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