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三十四、怎定风波(三)
    钦差行辕里,刘蓉送走了崇厚,回转过来,看着曾国藩苦笑,“大帅,天津的事儿,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是烫手,”曾国藩半合着眼,表情悠哉淡定,“不过老夫倒是不怕,只不过,这名声,日后怕就是不好听咯。”

    曾国藩说的戏谑,但是刘蓉心下惨然,自己这位东主,最在乎的还是人前身后的名声啊。

    “朝中不知为何,近来居然能和衷共济,”刘蓉扯开话题,“之前攻讦大帅的折子,这几日都没了,徐桐更是上书,赞扬大帅处置天津之事镇定自如,洋人官方人物一切安全。”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曾国藩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崇厚以为不过是几家亲贵闹出来的幺蛾子,让他坐蜡,这倒是没错,可你忘了,这事儿,太后早已知道,不然不会把那些人的消息暗地里给我,你说,太后为何不下旨,速战速决,将这些捣乱的人一一抓起来。”

    “诸王亲贵乃是朝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太后不想轻易得罪,以免他人生起兔死狐悲之意,当年祺祥之变,一下子撤了两个铁帽子王,怕是多年来宗室都是心有余悸,”刘蓉细细思量说道,“再者,若是小题大做,怕朝野非议,说太后苛待亲贵,只有把事儿闹大了,这才好名典正刑,抓人才不会有人说闲话。”

    “你说的对,也不对,”曾国藩起身,叫亲随上来给自己换衣服,先换上了一件四团龙补服,再套上了绣着仙鹤的朝服,又戴上了朝珠,“天津乱了,朝中谁最急?”

    “自然是太后。”

    “不!不是太后,太后一点也不急。”曾国藩拿起了官帽,上面的猫眼石顶戴熠熠生辉,“最急的是恭亲王,最急的是李鸿藻。而太后,是最不会急的一位了,她只需如佛祖一般,看着底下的人闹腾就是。”曾国藩笑着说道,“所以。霞仙,你看着,润芝来信,马上就会有旨意下达,加封老夫,这可不是太后的意思。”

    “……命两江总督曾国藩兼任直隶总督,兼管天津省,处置天津教案,临专断之权,安抚洋人。慰定民心,秉公从速,望该员能上体朕心,不负朝野之望,钦此!”天使高喝旨意,又亲自把曾国藩搀扶了起来,“钦差大臣请起,”这天使是恭亲王最信任的总理衙门章京马锦林,这位红章京之权柄,在京中。一般的侍郎寺卿都比不上,他其弟死在了八里桥之战后,算起来是朝中第一个最和洋人不对付的八旗官员了,不过这时候马锦林不敢在曾国藩面前放肆。也不会由着自己的心意来,他扶住曾国藩,“钦差大人的秘折朝中有了定论,属下来之前,议政王有话让属下告诉钦差大臣:请大人在天津随意施为,朝中。必定不会有人耽误了此地之事。”……

    曲院风荷香远益清,仲夏的荷花开的热烈,空气之中散步着醉人的甜香,太后拿着一把绣唐诗团扇在金鳌玉蝀桥上纳凉,恰好夕阳刚刚落下,晚风微微,“你觉得洋人的舰队会打过来吗?”太后问站在一边伺候的王恺运。

    “这会与不会,全在娘娘一念之间。”王恺运笑道。

    “洋人的军队,怎么是我说了算,”太后笑道,看了看不远处灯火辉煌的九州清晏,四处无声,只有外头升平署的丝竹之声隐隐隔着湖水传来,“我又不是法兰西国的皇太后。”

    “太后若是想在大沽口见到法兰西的舰队,那自然有法子,不让曾国藩去查办那些人,在天津的洋人再死一些,估计法兰西的舰队就真的要来了。”王恺运说道,他也十分感兴趣接下来的局势,“若是太后想不见,就让曾国藩痛痛快快的处置掉就成。所以,法兰西的舰队来不来,还是太后说了算,别人说了不算。”

    “哈哈哈,”太后笑了起来,“壬秋,我就是喜欢你说话的样子,诙谐幽默,绝不似像外头的那些人,死板的紧,”太后摇摇头,“我自然是不想见到洋人的舰队,所以我为何要给曾国藩那些人的单子?”……

    “太后既然不急,为何要给大帅那些人的单子?”刘蓉有些疑惑。

    “老夫刚才说的,神仙打架,那些宗室亲贵们,根本算不得什么神仙,只不过是一些混吃等死的门神罢了,”曾国藩接了旨,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听到刘蓉问道,曾国藩笑道,“这神仙,霞仙,你以为,如今朝中,都有那些人可称之为党的?”

    “朝中的人么,第一个自然是恭党,恭亲王当了十来年的领班军机大臣,可谓门下满朝官员。第二么,自然也有洋务一党,自同治元年以来,赫赫洋务,大帅是第一个,左季高,李少荃,胡润芝,这都是。”

    “还有呢?”

    “还有自然就是清流一党了。”刘蓉笑道,“死了的李棠阶,病的倭仁,还有占在军机处的李鸿藻,回家守制的翁同龢,还有那个汉阳的张之洞,这些都是,加上外头几个所谓的名仕。外头论起来,咱们湘人也是一党,咱们湘人这党,大帅自然是党魁。”

    两个人就在这普普通通的客栈里,指点朝中之人,曾国藩摇头笑道,“太后一党,你如何不说?”

    “太后虽然朝中有那么几个心腹之人,可仅仅是几个尚书而已,”刘蓉说道,“太后抓新军的事儿抓得紧,朝中的人,还是要以恭亲王为尊。”

    “是没错,所以太后在借势而为呢,”曾国藩叹道,“为何前些日子,无人肯来天津,李鸿藻想来,恭亲王也应允,为何太后不准?”

    “为何太后不自己下旨亲自抓天津捣乱的人?除了自己不好下手之外,还在等什么?为什么太后说不放心外头的大臣,又有人上折子借天津的事儿让太后继续垂帘,恭亲王和李鸿藻这居然和衷共济,对着老夫放权到底?为什么,恭亲王会说朝中之事,无须担心?”曾国藩虽然反问,可心里却是一点也不糊涂,显然是知道了答案,“天津的事儿,大家都以为是小事,直到法兰西舰队派了过来,太后又有想继续垂帘的意思,军机处难得才有了同心协力的气象,一定准备快速解决天津的事儿?霞仙,这里头的用意很深啊,法兰西的舰队,必然不是来交战的,只不过心忧国民之外,也想着在中国这里沾点便宜罢了,可谁也不知道洋人是怎么想的,万一有道光咸丰年间的故事,谁还敢说让太后撤帘子?就靠着从没亲政过的皇帝吗?恭亲王想着太后归政,李鸿藻等人也盼着太后归政,这两下的意思,原本是敌对的人,在天津的事儿上,倒走到一处咯。”曾国藩不愧为人杰,一番事情他分析的**不离十,“而太后却认识到了这些,略微焦急些,就把众人拧成一条心了。”

    “那太后到底想不想继续垂帘呢?”刘蓉十分受用,只是这时候还听着一头雾水,不知道朝中是何意。

    “天意难测,”曾国藩摇摇头,“老夫也说不上来,只是,对着恭亲王等人给老夫放权的事儿,不加阻拦,又暗的里给了老夫有关教案之中的首乱之人单子,这里来说,似乎还是想要解决天津之事的。”曾国藩说道,“朝中的事儿,怎么样,我懒得操心,自然有神仙去打架,我只干好交代的事儿就成,穿我的命令下去,抓人!”(未完待续。)

    PS:谢谢清风倚名月、尼基塔计算机、孤夜神无的打赏,加更奉上。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