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三十五、勤政亲贤(五)
    贾大人絮絮叨叨说了一些,皇帝听不太懂,却也十分感兴趣的围着,如意馆里头的画师都有品衔在身上,但这些人自诩文人,除非驾前伺候,不然素来都是不穿朝服,只是穿着一席青袍,案前画画的那个人也是如此,穿着一身湖蓝色的长袍,微微弯腰,伏在案上作画,皇帝一眼看去,只是看到一个玉色的鼻尖,手指纤长却又十分有力,握住一管蟹爪狼毫就在宣纸之上涂抹,虽然这时候没有说话,但是似乎可以隐隐看见嘴角带起的笑容,皇帝看不见案上画的什么,只是瞧见此人,莫名就觉得心情通畅了起来。值得您收藏WwW。LWXS520。COM

    贾大人抬起头,不防就看到了皇帝,虽然他没面圣过,但是识得皇帝身上的那身五龙团补服,哎哟一声,连忙排开众人,众人转过头,也瞧见了踮着脚想看作画的皇帝,一时间慌得不得了,如意馆何时有皇帝亲临过,连忙从皇帝身前退下,跪下请安。

    贾大人是如意馆的领事,他伏在地上,为无礼而向皇帝请罪,从来只有尊上者随意穿着,而卑下者要按品穿戴叩见上位者,今个倒是倒过来了,所以贾大人要谢罪。同治皇帝有些无趣,摆摆手,“朕偶来此处,想着没来过,所以过来瞧瞧,不用请罪了,”众人都站了起来,垂着手一言不发,“进了如意馆倒是瞧见你们在作画,这个,”皇帝指了指和他隔着一个书案跪在地上看不清样子的人,“也是如意馆的?”

    贾大人连忙说道,“这是翰林院侍读王大人。”

    那个伏在案后的翰林又磕了个头,“微臣,同治八年进士,翰林院侍读王庆琪,叩见皇上。”

    “王庆琪?”皇帝有些迷惑,“这名字倒是也熟,是那里的?”皇帝问陈胜文。

    陈胜文努力的想了想,“正月的时候,进弘德殿伺候万岁爷读书的,只不过万岁爷那时候不痛快,就没召见过。”

    皇帝瞪了陈胜文一眼,“既然是进弘德殿伺候的,怎么到如意馆厮混了?”

    贾大人连忙回话,说王庆琪画技了得,所画风格独树一帜,如意馆这才特意请了王庆琪来作画,皇帝也不过是一问,点点头,看了看案上的夏日云水图,只见青山就在居中的位置,流水倒是在远处,皇帝虽然不懂字画,但大内珍藏甚多,且咸丰皇帝昔日也以字画著名,被人称之为翰林天子,他耳濡目染之下,鉴赏能力倒是不错,见到布局不同凡响,云水虚无缥缈,出尘之意外,更有迅捷凌然的意思在里头,皇帝点点头,对着王庆琪,“你起来吧。”

    王庆琪站了起来,露出一张清秀从容的面孔,星眸剑眉,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蛋,儒雅之中带着刚硬,虽然是眼睛看着地上,十分恭顺,但是皇帝觉得,王庆琪此人,必然是桀骜不驯的那种人。

    皇帝看了几眼王庆琪,陈胜文早就搬来宝座,就放在案前,让皇帝坐下,皇帝这才回过神,坐下就问王庆琪的履历,问的王庆琪就是顺天府人,中了进士,在翰林院历练,今年才选入弘德殿,皇帝点点头,“你既然在作画,朕虽来了,也不好打搅你,你且继续作去就是。”

    王庆琪爽朗应下,站在案前就心无旁骛的作画了起来,一时间如意馆的画师不敢打扰,见皇帝没有吩咐,就悄悄退了出来,只留下一个贾大人听着使唤,皇帝喝了一口茶,看着王庆琪作画,王庆琪的身后就是大开的殿门,殿外种了许多合欢花,正是快到初秋的时节,窗棂外的合欢花已经开到最浓烈的时候,花瓣不停的从树上落下,夏风吹过,把不少合欢花吹进了殿内,美景如此,一时间,皇帝不觉看迷住了。

    王庆琪已经作完画,袖手站在一旁,皇帝只是发呆,陈胜文在身边悄声说道,该去皇后处用晚膳,皇帝才回过神,站了起来,看了案上的那幅画,“委实不错,且收起来吧,”皇帝对着贾大人说道,又转过头,对着王庆琪说道:“你既然擅画,那朕把夏圭的溪山清远图给你仔细揣摩几日。”

    王庆琪利落干净的跪下谢恩,“不用跪了,起来吧,既然你是点了翰林的,学问想必是一等一的,又在弘德殿伺候,那日后就跟着朕读书就是。”皇帝说完,迅速的转过身走了出去,带着一群宫人太监,消失在碧波花海之中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