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五、勤政亲贤(八)
    “想必是今年生意难做吧,”皇后笑道,把账本拿了起来,递给珣嫔,珣嫔拿了下去,“这生意那里能年年赚钱的呢。”

    “罢了,”皇帝动了动脖子,站了起来,“这次先饶了他,腊月的时候再瞧,若是再如此懒怠,那朕可是没轻饶的。”皇帝起身,珣嫔跪下给皇帝穿了靴子,皇帝笑道:“这事儿叫奴才做就成了,怎么劳烦你,”珣嫔微微一笑,“伺候皇上是臣妾的本分。”

    皇帝点点头,对着皇后说道,“朕先去勤政殿,今日有要事商议。”

    “是,恭送皇上。”

    皇帝起驾,出了九州清晏,先去长春仙馆候着慈禧太后的驾,到了长春仙馆,皇帝原本松弛的样子消失不见,肃穆的走进了含碧堂,慈禧太后已经穿戴整齐,夏日的服制虽然颇为清凉,可吉服朝服这么传下来,也是厚厚几层,皇太后额边已经微微沁汗了,见到皇帝进来,就说道:“皇帝那里过来?”

    “在皇后那里过来,”皇帝淡然说道,“今日是军机处内阁亲贵诸部院大臣一同议事,所以儿臣来请皇额娘的驾,一同前往勤政殿。”

    “恩,”慈禧太后对着皇帝的淡然态度毫不以为然,点点头,“那就同去吧。”

    帝后一同到了勤政殿,今日不是军机处奏对,东暖阁里头摆不开,帝国的顶尖人物都已经在此地,包括一些御前大臣,领侍卫大臣,就连已经定下行程返乡的贾帧这一日也在,林林总总大约总在七八十余人之数,所以这一日,慈禧太后和同治皇帝御勤政殿正殿。

    皇帝坐下,头顶的勤政亲贤牌匾高悬,身后原来的山海金龙五幅金丝楠木屏风被撤去,换了一只黄纱九折黄花梨木屏风。帝后落座,诸臣山呼万岁,勤政殿本就空旷,今日来朝见的大臣又极多。山呼之声震耳欲聋,十分壮观,太监又命起,礼仪这才结束。

    太后率先开口,“天津的事儿。怎么样了?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怎么还没处置的好?是不是曾国藩不中用?还是你们这些朝中的大臣,巴望着这事儿处置不好啊?”

    恭亲王连忙说不敢,“臣等已经尽心竭力,要处置好此事,切不可再擅动刀兵,破坏如今中兴的局面,臣已经委派了翰林院等人和总理衙门章京一同前往天津,协助曾国藩签订条约,和洋人谈判。并安抚天津士子居民。”

    “哦?想不到,翰林院倒是使唤的动?”太后闲闲说道,皇帝也十分惊讶,不用人说,这自己的师傅李鸿藻和六叔,是不对路的。“李师傅,”太后问李鸿藻,“你不是最看不惯洋人的事儿吗?”

    李鸿藻腮边的肌肉抖动了一下,“启禀太后,臣虽然极为看不到这洋人之事。只是洋人压境,必须同心同德,一致对外,才能保我大清江山安然无恙。穷则变,君子受持如一,初心不改,处事可顺势而为。”

    “很好”太后赞道,“这句同心同德,一致对外。我听得最是舒坦”

    恭亲王上前一步,“今日天津已经有喜讯传来,启奏皇上,太后,曾国藩已经和洋人签订了新的条约,其中有通商十五条,传教八条,都是将昔日中法北京新约之中说的不甚明白的传教通商一事,逐条逐款细细敲定下来,日后只要法人按照此条例进行传教,通商,必然是无忧的。”

    “还有增派留洋儿童技术工人前往法国学习之事,购买法国钢铁铸造设备等,并将温州鸡笼厦门三地作为法国人专属进出口港口,享受关税减免之待遇。”

    “聘请洋人为新军教习,增多法**舰购买数额,购买法国造船厂技术并设施……”

    “有没有赔款啊?”太后闲闲的问道。

    “回太后的话,没有赔款,”恭亲王气定神闲,“秉持太后的圣意,于外国签约,不可割地赔款,”恭亲王显然把这些花钱买东西,算不得是赔款,只不过是价格稍微比市场价高了一些,买的也都是法国人快要淘汰的设备,不过这些东西拿到国内来,还是很顶用,所以,恭亲王不说,太后自然也明白。

    “只不过,”恭亲王苦笑,“法国商人一家三口死亡之案,法国大使强烈坚持要求中国派特使前往法国本土赔礼道歉,郭嵩焘大使不能替代。”

    殿内响起了嗡嗡之声,不少人在交头接耳,“怎可如此,侮辱国体贻笑大方”

    “是啊,可笑”

    “恭亲王这事儿如何能答应?签了这样的协议出来,这个曾国藩是要晚节不保了”

    “咱们就瞧着好了,李保定,没那么容易就饶了这事儿”

    董元醇是大殿御史,连忙低声喝道让大家安静,不可御前失仪。

    这些人,嘿嘿,别的事儿,一概不在乎,这个赔礼道歉的事儿,却是如此大惊小怪。

    太后假装极为吃惊,尖利的声音在帘子后响了起来,“天朝上国,如何能远赴西洋为一商人之死而赔礼道歉,此事断断不可行”

    “正是,”董元醇说道,“启禀太后,若是真如此,泱泱天朝的气派放那里?不说法兰西人,就其他的国家之人也会瞧不起咱们大清,为一小卒而失了天朝气节,实为不智也宁可和洋人拼死,也不可失了尊卑伦常”

    “这……”恭亲王这时候那里还能不知慈禧太后想要做什么,连忙又说道,“启禀太后,这事儿,已经查明,是冯二等人雇了人偷偷杀了法国商人一家,又煽动土人情绪,这才把天津之事搅得不可收拾,这事儿原本也是咱们理亏,如今曾国藩交涉得道,已经到了不需赔款的这步,臣以为,还是答应了此事为好。”

    宝鋆等人也连连赞同,一干御史清流等脸上露出怒色,却也插不上话,只有董元醇在上蹿下跳。说什么也不可同意了这条款。“本朝还未曾有派使节去道歉的,诸君看来是要敢为天下先啊”董元醇讽刺道。

    一时间有几个人也大声附和,殿内弄的乱糟糟的,恭亲王见局势有些控制不住了。转过头,看了一眼李鸿藻,“李师傅,你快说句话,”恭亲王有些急了。脱口而出,“为了皇上亲政的大局,大局为重”

    李鸿藻无声叹了一口气,“罢了,”李鸿藻抬起头,神色坚定,“太后,圣人云,有则改之,天津之事。虽有洋人跋扈为患地方之故,但冯二等人蓄意作乱,行残杀洋商之事,乃是极为清楚的事,容不得抵赖,君子之道在于明德自察,既然是做错了,”李鸿藻闭上了眼,无奈的说道,“道歉也是寻常之事。”

    一干人等看的目瞪口呆。怎么会如此?最是方正最顾及体统的帝师,居然说出了对洋人低头认错的话。

    徐桐是协办大学士,也是在场的,徐桐也磕了个头。“臣附议。”

    一时间,恭亲王的人也连连磕头,“臣等附议”

    太后见到如此,反倒是笑了,“大家都是这个意思?”

    董元醇悄悄俯下了身,不再说话。恭亲王应道:“大家都是这个意思,请太后用印准了此条约。”

    “罢了,”太后的话里透着一股解脱的味道,“军机处用印,明发天下,定下了就不要再拖了,速速了解此事。”

    “太后圣明”

    太后好像恢复了信步闲庭从容不迫的样子,“既然今个是大叫起,又处置好了和法国人的事儿,大家伙都在,有件事儿,我倒是要在这里一并说了就是。”

    群雄雌伏,“请太后训示”

    “今年已经是同治九年,皇帝十八岁,也大婚了,古人说话,成家立业,这成了家,自然就该立业,我从先帝那里接过了这千斤的担子,这么几年下来,自诩没有大过,不过也没什么大功,只是办了洋务,建了海军,算起来,有几件实事干过而已,”皇帝的心砰砰砰跳了起来,不仅仅是皇帝,殿内的许多人的心都砰砰砰跳了起来。

    “宣宗皇帝以来,洋人之患渐起,先帝在时候,还加上了这闹长毛太平军,从广西起事,一路杀到了天津,还分兵北伐到了直隶,太平军占据了江南,捻贼又在中原作乱,好不容易抵挡住了,这英法两国又进犯中国,先帝不得已去秋狩木兰,留下我,还有议政王,一同抵抗来犯之敌,所幸将士用命,百姓支持,群臣用力,祖宗保佑,这才胜了一局,为同治朝这十多年无外敌的太平局面打下了基础。”

    “顾命大臣悖逆主上,我不得已,用先帝钦赐的同道堂之章发落了他们,这江南的发逆刚刚平定,捻军剿灭了,想不到新疆又乱了起来,”太后说到这里,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多来,实在是太他么的不容易了。

    “阿古柏那么不可一世,如今也压下去了,办洋务建水师,建新军,增建官职,改革科举,这么多年,办了这么多事,本宫扪心自问,先帝交给我的差事,”太后的声音高亢了起来,“没有办砸”

    恭亲王神色复杂,只听着慈禧皇太后继续说道,“皇帝已经长大成人,读书理政亦颇有成就,今日本宫在这里昭告天下,即日起,撤帘归政九月初十,重阳节后,皇帝行亲政大典”

    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李鸿藻身子剧烈的震动,殿内也一片哗然,没想到之前还不肯放权的皇太后居然如此干脆利落干脆利落的归政皇帝

    有眼捷手快的大臣已经伏在地上山呼,“太后圣德”

    “太后圣德”

    梁如意一摆手,两个太监上来,就把皇帝身后的黄纱九折黄花梨木屏风搬了下去,皇帝刷的站了起来,单膝跪地,“皇额娘,儿子还需多历练,请皇额娘继续垂帘”皇帝这话说的哽咽了。

    穿着朝服宝冠的太后坐在宝座上,众臣不敢多看,只有恭亲王抬头窥了一眼太后,只见太后脸上带着笑意,却又十分威严,似乎是莲台上的菩萨,雍容华贵怜悯世人。太后秋水般的眼睛看到了恭亲王,微微一笑,缓缓站了起来,“我意已决,再无更改,议政王,军机处将本宫这个意思明发天下,从今之后我再不过问前朝之事,一切军国大政交给皇帝自己处置,你们跪安吧”

    群臣山呼万岁鱼贯退出,神色有些激动,有些落寞,有的震惊无比,有的却是兴致勃勃,文祥看着恭亲王,恭亲王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似乎轻松了不少,“去军机处,拟旨吧。”恭亲王转过头,看着沐浴在夕阳下的勤政殿,心里若有所思。

    这是不是,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

    “皇帝快起来吧,”慈禧太后拉起了皇帝,看着眼角有泪的皇帝,“刚才皇额娘处置天津教案的法子,你学会了吗?”

    “学会了,皇额娘,儿臣不孝,还怀疑皇额娘。”同治皇帝哽咽的说道。

    “学会了就好,”太后按了按皇帝的肩膀,手里的温度透过朝服,让皇帝能清晰的感觉到,“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是皇帝,只要记得,什么事儿,都不用怕”

    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八,太后御勤政殿圆明园,议定天津教案条约,并突然宣布撤帘归政,群臣大哗,帝苦劝,太后不停,将帘子撤下,退居深宫,不再过问政事。皇帝于同治九年九月初十行亲政大典,咸丰十二年至同治九年乃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期,后世历史学家对这十年评价极高,认为,近代以降,落后于西方的局面,能够慢慢的拉回来,发轫于这段时间,且一致认为,这段时间君臣颇能同心同德,排除小分歧小矛盾,一致为了国家的强盛而努力,是政治最开明而且政治斗争最少的时期。

    第四卷《晨钟暮鼓》完,敬请期待下一卷《紫禁春色》未完待续。

    ps:《紫禁春色》马上就要到了,大家说,要不要打赏给我催更捏,,,,我准备是先停几天好好构思下一卷的内容的,什么时候更新就看大家的热情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