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一、三月初三(九)
    小潘不以为然,这是年轻人的通病,不知道天高地厚,只是知道自己的能耐,非要跌个头破血流才知道好歹,不过自己的师父这么说,小潘到底不敢违逆,嘴上不说,心里却已经打定注意,内务府那么多厂子,都是让安德海管着,多少也要让他让一个出来,若是安德海退让了,这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形势比人强,日后就说不得要让他都叫出来了。

    小潘于是不再说此事,“万岁爷瞧着可真宠王大人。”

    “这是自然,万岁爷这时候才能安心睡上一会,”陈胜文是看着同治皇帝长大的,这份感情没的说,陈胜文有些忧愁,“外头的事儿那么多,万岁爷刚刚亲政,凡事都是要强,不肯懈怠的,这白天里处置政事,这天下事千头万绪的,晚上还要想着这些烦心的玩意,龙体怎么能安眠?”

    “主子娘娘也没有好法子?”

    “太医院开了安神的药来,万岁爷不肯用呢,”陈胜文说道,“圣寿才二十,不用这些药物也是有道理的。”

    两个人正在闲谈,不一会,西暖阁里头有了动静,陈胜文连忙起身进去,看见皇帝已经揉着眼,醒了过来,精神头分外的好,而王庆琪收起手里头的书本,站在地上,皇帝摆摆手,让陈胜文出去,“嘉若,”皇帝叫着王庆琪的字,笑道,“朕倒是睡着了。”

    “听说万岁爷这些日子睡得不安稳,微臣从古书里头寻得一个古方,用含苞的丁香晾干,和粟玉粒一起做枕头芯,如此就能安眠了。且不费功夫,亦不服用汤药。”

    “若是如此?那边是极好了。”皇帝笑道,“你这心思巧的很,只是为何,如今还未成亲?朕记得你还比朕小几岁。”

    “微臣性子冷傲,且不喜和人来往,家父去的早,只有一个远方的长辈将我抚养长大,”王庆琪温和的说道,“家中无产,自然就没有好姻缘,再者,”王庆琪顿了顿,“微臣并没有意中人可以成亲的。”

    “没有意中人,可以成亲?”皇帝嘴角勾起了笑,“这女子么,也无需要中意,”同治皇帝点点头,“嘉若既然无意,就搁着吧,日后寻到好的再说。”

    皇帝又叫王庆琪留下来陪自己用饭,陈胜文这时候走了进来,“瑨贵人差人来请万岁爷,说身子不甚爽利,请万岁爷去瞧瞧。”

    “叫太医了吗?”

    “已经宣召了。”

    皇帝看着王庆琪犹豫不决,王庆琪十分识趣,“微臣还有差事要办,就不能陪皇上用膳了,请皇上恕罪。”

    皇帝点点头,“那罢了,罚你做一副春日双鹤图来给朕瞧瞧,若是画的好,朕亲自给你题词。”

    王庆琪鞠躬退出,瑨贵人是皇帝新纳的宠妃,虽然是新纳的,可是皇帝的老相识,皇帝到了瑨贵人的宫中,见到瑨贵人闷闷不乐的躺在榻上,见到皇帝进来,作势准备起身行礼,被皇帝拦住,躺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了?太医怎么说?”太医还在边上把脉。

    边上的小丫头伶俐的回答道:“娘娘这些日子一直寝食难安的,吃什么都吐。”

    皇帝想到了什么,突然有些欣喜,看着较弱的瑨贵人,“瑨贵人,你不会是,有了身孕吧?”……

    “娘娘,太医已经去把脉了。”鸣翠对着皇后说道。

    皇后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无声无息的叹了一口气,“皇上大婚也有两年了,怎么,后宫之中,这么些人,一个肚子有动静的都没有?”

    “娘娘急什么,娘娘的福气还在后头呢,”鸣翠安慰着皇后阿鲁特氏,“这事儿急不得,母后皇太后也是入宫多年,这才有了万岁爷,保不定什么时候娘娘您也开花结果了。”

    阿鲁特氏摇摇头,“瑨贵人,身子不痛快,不会是有了身孕吧?若是有了身孕,那就怕……”

    “这还是没影的事儿呢,”鸣翠说道,“已经安排人去盯着瑨贵人那边了,有了什么准信,立马能报过来。”

    “再说了,”鸣翠把小银盘里头的柿饼献给皇后,“瑨贵人那是什么身份?一个粗使的丫头,被万岁爷瞧中了,这才封了答应,又晋了贵人,也只是和万岁爷以前认识有些旧情,东太后开恩罢了,上不了台面的。”

    “有旧情这就是难得了,”皇后摇摇头,“想着那时候皇上还小呢,这就认识了。”

    “东太后也真是,一个宫女罢了,上赶着巴巴的安排到自己宫里头,又安排到了养心殿御前伺候,万岁爷这才想起来,不然,老早把她忘到天边去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