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万里风沙(三)
    >,!

    彭玉麟进了洋楼,上到了第三层,只见一个宫女引着自己出了楼房,到了露台之上,露台上阳光热烈,一个白色帆布遮阳伞下面,安放着一个鎏金的宝座,遮阳伞和宝座,一个正式到极点,一个懒散到极点,两者似乎有些不协调,一个带着双眼花翎的武官已经跪在了地上,宝座上只有明黄色的靠垫,空无一人,彭玉麟转过头,看着一个穿着月牙色纱布旗袍的女子靠在垛墙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海边,彭玉麟转过身子,甩着袖子跪下请安,“太后吉祥。()”

    “起来吧,”慈禧太后偏过脸,露出了玉色的侧脸,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彭玉麟,“都说了,在洋人的地方,不要多礼,叫人看轻了你这个北洋水师的主管。”太后转过头,继续用望远镜看着海边,她显然也是看到了英国人军舰上的动作,她倒是不害羞,只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还啧啧称奇,“啧啧啧,这些英国人,真是放荡不羁,怎么学了法国人的一套。”

    彭玉麟大骇,却也不敢说什么,只好装作听不见,也不起身,“微臣万死启奏,请太后回銮。”

    “此事已经定下来,皇帝都没话说了,怎么你还这么多话,”慈禧太后转过头,放下了望眼镜,走到了宝座前,仰起脸迎了阳光,“京中的春天,可没有如此好的阳光,雪帅,是不是瞧见洋人们的军舰,比咱们好多了,心里存了胆怯的意思啊?”

    彭玉麟回道,“若是微臣和北洋水师在此地,半点也不惧,虽然如今出来一瞧,单单论英国人在印度的这些军舰,就远胜北洋水师,可微臣倒也不惧,只要操练得当。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唔,”太后点点头,拿起了宝座边上的一些印度本地出产的水果,有芒果香蕉石榴。这些都不应该是中国三月出产看得到的,没想到这里尽数有了,还有极为甜美的荔枝,一串鲜红的荔枝,被沾着晶莹剔透的绿叶衬托着。格外诱人,安茜剥了一颗荔枝给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吃了一口,赞道:“好甜,”吩咐安茜,“你把英国人送来的水果分一分,大家都吃一些,前些日子都在海上,没什么新鲜水果可吃的,侍卫们和水师官兵都叫人去采购。让大家都尝尝鲜。”安茜笑着答应了,“给纳兰大人和彭大人都多送点,听说外头还有西瓜,也拿一些来。”

    彭玉麟见太后不接话,只好自己继续说道:“只是太后在此地,微臣十分不安,这不安胜过了洋人军舰厉害,到了此地,英国人已经照会北洋水师,不许北洋水师继续护送太后。接下来有英国人的印度舰队护送,这没有北洋水师护送,微臣实在不敢让太后立于围墙之下,微臣万死。请太后归銮。”

    跪在边上一直没有做声的步军统领纳兰福也磕了个头,“奴才也和彭大人一样的意思,虽然步军6战甚是了得,不输这些洋鬼子的兵丁,可远在他乡,且又是海上。奴才实在不敢自夸护得太后万全。”

    “这是英国人的地盘,能让你们停泊加尔各答,就是已经是他们的底线了,怎么可能允许北洋水师继续西进,摸熟了印度洋,那怎么还叫英国人的洗澡池?”太后笑道,“我本意让你们来瞧瞧英国人的军容,就是让你们清醒着些,不要夜郎自大,英国人的海军力量,远远在北洋之上。”

    “至于英国护送一事,自然是无忧,”彭玉麟正欲说什么,太后竖起了手,阻止彭玉麟开口,“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再者,如今又不是和英国人打战,他们也做不出这种要掠俘他国太后的事儿出来,可是英国人邀请我去参观的,赫德这时候还在船上,准备着同行,这一节不用担心,我已经撤帘归政,只是出来散心,英国人抓了我,有什么好处?”

    纳兰福又要说什么,“好了。”太后不让两个人说话,这些话整日听得烦躁,“如今我也不瞒你们,直说罢了,皇帝刚亲政没多久,可朝中的人做事当差,都喜欢来打听我的态度,我是什么意见,我不忍心抛了外头的臣子,也不不愿和皇帝生分,虽然皇帝和我乃是亲生母子,可时日久了,未免会生罅隙,反而不美,我想着常住圆明园也是无用,少不了聒噪,趁着英国大使邀请的机会,这才躲了出来,寻个清净,这下你们知道了?”

    纳兰福额头上汗水刷刷直流,怎么他觉得头顶的太阳越热了起来,他虽然身处御前当差,可这些话,却是第一次从太后嘴里听到,彭玉麟不为所动,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可太后继续说下去了,“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见这光读书是不够的,我出来,就是瞧瞧外头的世界,也带着底下的人见见世面,如今外国留学归来的人不少,可多少人重用了?就说你彭雪琴的北洋水师,留学归国的人才,几个用上了?听说不少人还嫌弃他们以夷变夏,坏了中国规矩?哼,那些人我是当种子用要让他们芽生根的,不是让你们把他们放在文书室抄抄写写的,或者当个佛像供起来的。”

    太后说的轻描淡写,可彭玉麟听出了其中的不满之意,“如今总理衙门各部招商局等,最是擅长洋务之事的人,我都带出来了,这第一个,是相互交流,第二个,也是存了一较长短的心思,咱们不可能一辈子跟在洋人屁股后头,好了这些事儿,和你们说也不懂,反正我这次也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再者,我又不是皇帝,不用劝谏我一心想着玩,游玩本来就是我这个太后该做的,出去,出去,”太后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彭雪琴给我好好看看英国人是怎么操练的,学点起来,不要摆什么臭脸,他们瞧不起咱们是正常的,毕竟他们水师厉害多了,人家是天下第一海军!只要咱们若是能学到洋人们水师的精髓,你就算是卑躬屈节,那也是卧薪尝胆的勾践,将来必然能青史留名的,好了,跪安吧!”

    彭玉麟无言只好退下,怒气冲冲的下去准备折腾北洋水师的上下各级军官了,慈禧太后看见纳兰福还在地上,不觉得皱眉,“你还不跪安?”

    “奴才请问太后行止,”纳兰福说道,“英国人们已经问过奴才,御驾何时能够启程。”

    “不急,”太后看了看天边的景色,悠悠说道,“你就说,我有些晕船,要休养几日,且北洋水师没有休整完毕,我甚是不放心,加尔各答的景色甚美,我要好好住上几日,再启程。”

    “嗻。”

    “还有,护卫要外松内紧,免得叫洋人们笑话,咱们在这里大惊小怪的,”太后问纳兰福,“知道我要见谁?知道就好,抓紧着先,这人不见到,那我加尔各答是白来了。”

    “嗻。”

    太后端庄的微笑,等到纳兰福退下,唰的一下跳了起来,“安茜,”太后连声叫,脸上的淡定从容端庄瞬间消失不见,又朝着安茜招手,“快快快,把望远镜给我拿来,我还要看看洋人们的动静,哦,o!m!g!”太后拿起望远镜,甩开花盆底鞋子,大呼小叫:“这些洋鬼子!呸!真不要脸!”

    正在走下楼梯的纳兰福听到楼顶的尖叫,不由得滑了一部,差点跌倒在地上。(未完待续。)

    ps:周末啦,大家开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