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万里风沙(六)
    太后的话里有别的意思,石达开咬咬牙,默不作声,太后又问,“那还有别的皇族后裔吗?”

    “或许有,各邦王公昔日都和皇族通婚,算起来,这些人里头,多多少少都有皇族的血液。”石达开说道,他在此地多年,这些事儿都清楚的紧。

    “你去找个人出来,”太后说道,“不拘什么人,只要是土人就可,若是有中华血统便是更好,出身要高贵,假托为印度皇帝后裔,再联系本地土著,不要自己单干,多联系朋友,得道多助,之后怎么办,你会了吗?”

    “这,可印度末代皇后还在仰光,翼王何不派人去游说皇后一二,若是让她出面,这事儿,又有几分可靠了。”高心夔说道。

    “如此更好,”慈禧太后点点头,“你们要枪要炮,自然继续会给,你们放在印度,捣捣乱,英国人就能少关注中国,虽然咱们不是朋友,可自然我也不希望是敌人,再者说,国家大义如此,你为中国做出如此之事,将来天日昭昭,自然不会埋没了你。”

    石达开惨然一笑,“这么多年,石某还是给人使的一把刀。”

    “我却和洪秀全不同,从来没有狡兔死走狗烹的事儿,石达开,你还不放心?”太后摇摇头,“昔日阿古柏作乱,英国人要我放弃你们,作为条件平叛西疆,这我都不同意,将来我是想不到有什么大的代价能让我放弃尔等了。”太后拍拍手,“你瞧,这是谁?”

    一个太监带着一个穿着四团龙补服留着辫子的青年出来,那个青年看到石达开,怯生生得叫了一声“石叔!”

    石达开不敢置信的看清了来人,大叫一声,跌跌撞撞上前,跪在了那个青年跟前,痛哭流涕,“幼天王!”

    “石达开。如今没有什么幼天王了。”高心夔看到石达开这样,不知道触动了自己什么情肠,感同身受,眼角也要滴下泪来。只是强自忍住,“这位是承平伯。”

    石达开抱着那个青年哭了一阵,“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了天京,没想到,如今还能与你有重见的机会!”又抬起头仔细看了看洪天福。见到洪天福身子健壮,虽然脸上有些郁郁,石达开放下了心,洪天福也是含泪搂着石达开,帮着石达开抹去了眼泪,“石头叔,不要难过了,姑姑也还在,她好好的,我也娶了妻子。如今已经有两个小孩了,我在京中很好,能读书,能出行,只是不能出京,”洪天福看着石达开,“石叔,形势比人强,有些念头歇了吧,好好过日子吧。我和定忠在京中,无时无刻,不想着石头叔你们呢。”

    石定忠是石达开的幼子,在大渡河分别之后。已经十年未见了。石达开默默流泪转过身子,真心诚意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石某愿为太后效死!”

    “不用效死,”太后挥挥手,让洪天福退下,“我要你好好活着。昔日各自为主,做的事儿,我不怪你,听说你治军甚严,也没有虐杀百姓之事,我怜你英雄了得,石达开,要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上位者来说,杀一个人,是最简单的事儿,可若是培养一个人,那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所以我从来不愿意轻易杀人,你们就是如此,留着有用之身继续努力吧,”太后站了起来,把高心夔手里的圣旨递给了石达开,“这是出京之前,皇帝亲手写的诏书,你接旨吧。册封尔等三王为此地国主,永为天朝藩属。这东西只是定你们军心用的,不能让英国人知道,所以要仔细保管,知道吗?”

    石达开跪在地上,双手奉上,“石某有一事,请太后恩准。”

    “你说。”

    “石某愿代替幼天王,不,承平伯,在京中为质,请太后让承平伯来印度当国。”

    太后微笑不语,高心夔摇摇头,“翼王你这就差了,如今你们朝不保夕,如何能让承平伯来此地,受颠沛流离之苦?这单单是颠沛流离就罢了,只是英国人当前,这身家性命还能不能保住都还未可知,太后倒是不怕你们再动叛乱,只是,承平伯在京中,比在你这里好。若是翼王想着让承平伯就藩,如何不多加努力,在印度为承平伯打下一个大大的基业呢。”

    “洪秀全已死,我也不欲多加杀戮,故此留了洪天福,第一,说实话,只是为了羁绊你们,不过你们若是心中没有此人,这人我自然也就是白养了,第二,我要向天下表明,反叛如太平军者,如洪秀全之子者,我都能容许下来,大度如我,历朝历代想必是没有了。”太后夸了下自己,见到石达开还是跪在地上不起来,微微皱眉,“洪天福没有军事上的才干和天分,倒是对于财计颇有心得,如今就在户部当差,办事得当,你说他原本就是普通人,这样普普通通过一辈子就罢了,你为何要把他扯进来,进到你们这些刀光剑影的世界里呢?”

    “太后怜悯我等忠义,我等自然不敢忘却忠义,如今自然是在太后驾前为臣,只是昔日石某受天王重用,不敢忘了大恩,此地若为天朝藩国,这国主自然也必须是承平伯,不会是别的任何人!”

    石达开再三跪请,太后无法,“罢了,那等到你这里局势稳了,每隔三年,你或者陈玉成,或者李秀成,亲自上京来接承平伯来此地,接的人留在京中就可,承平伯在京中遥领国主之位,平时事情你们三个处置。”

    石达开又磕头致谢,“那请太后赐国名。”

    “国名么,”太后复又看了看地图,标志着蓝色线条的是恒河,交错的河道布满了印度和缅甸接壤的河谷平原,太后哼了一句歌,“再一杯那古老神秘恒河水,我镶在额头的猫眼,揭开了庆典。”

    “就叫孟加拉国吧!对了,加尔各答英国港口官,送了几个印度舞女来,翼王,夜露深重,咱们一起看看吧,听闻此地舞娘甚是了得,却是难得一见,喝几杯,再出发回去厮杀。”

    “这……是。”(未完待续。)

    PS:放假出国旅游,这一段绝对是会很有意思的旅程,哈哈哈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