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五、德意志国(一)
    太后搭乘“十月柳”号邮船在五月初的时候到达了汉堡港,德意志帝国外交副部长在此地迎接,随即换了中等船只,一路沿着易北河南下,到了梅塞,下了船,换乘铁路前往首都柏林,易北河是德国最大的河流,其中的商船来往频繁,且都是冒着黑烟的内燃机船,行驶速度极快,易北河两岸都是连片的工厂,自然风景倒是看不见,都是看到这些工业化的东西,太后十分感兴趣,对着驻德国大使连连发问,驻德国大使乃是一位家道中落的旗人破落户出身,算起来也是镶蓝旗下的,马佳氏,名叫安澜,在德国数年,眼看着威廉一世从普鲁士国王升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因为是穷苦人出身,对着德国的风土人情,底层情况都分外留意,太后垂问,安澜都是如数回答,“我听说威廉一世是在法国即德意志皇帝位的?”

    “是,就在法王的行宫凡尔赛宫的镜厅,那里由数百幅落地玻璃镜子构成,十分富丽堂皇,奴才也随着各国使节前往凡尔赛观礼,那一日,在色当被俘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也在那里观礼……”

    “不用说,法国人如丧考妣,是吧?这一手,未免有些过度咯,”慈禧太后笑眯眯的说道,“在他国皇帝行宫加冕,又让被俘的法国皇帝观礼,这梁子,可就结下了,日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想想接下来的一战,再接下去的希特勒,再接下去的二战,法德两国可算是世仇了。

    “听说皇帝威廉是准备回柏林加冕的,但首相俾斯麦坚持要在巴黎,羞辱法国人的同时,以宣扬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国的权威,所以这才在镜厅加冕的。”

    俾斯麦,想想就要见到这位铁血宰相,真是心里十分激动。维多利亚女王,太后并不是十分欣赏,毕竟,她的出身在那里。成就一番事业当然是很轻松简单的(当然了也有同性相斥的嫉妒心在里面),而俾斯麦,却是不同。

    1815年4月1日,奥托?冯?俾斯麦出生在普鲁士王国一个名为兴奥森的小镇上。他的家族为传统容克地主,拥有很多土地及庄园。俾斯麦的父亲。斐迪南?冯?俾斯麦是一位地主和退休军官。

    俾斯麦原为布兰登堡的一个采用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容克贵族。他狂热地维护容克的特权和君主制度。历任联邦议会的普鲁士代表、驻俄和驻法大使。1862年得到国王威廉一世的赏识,被任命为首相,他立即推行代表容克地主利益的“铁血政策”。他在议会上公开宣布:“德意志看得起普鲁士,不是它的自由主义,而是它的实力…当前各种重大的问题的解决,不是靠演说和大多数人的决议……而是靠铁与血。”

    “铁与血”的政策成就了俾斯麦和普鲁士王国,通过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三场战争,为普鲁士王国统一德意志扫清了一切障碍。

    “自德国统一后,首相俾斯麦便不希望再有对外战争,以便让德国可以休养生息。培养国力。因此他并不像其它欧洲国家一般,大量掠夺殖民地。但他又担心法国报复,因此他采取结盟政策,孤立法国。去年奥皇和沙皇一同访问柏林,三帝同盟的架构马上就可以看的出来了。”

    “三帝同盟?”太后微笑,“安澜,欧洲之势,犹如春秋战国,外交来说,从来都是远交近攻。你见过三个接壤的大国能形成同盟吗?就算有了,也必然是镜花水月,转瞬即逝。我听说奥匈和沙俄正在巴尔干虎视眈眈呢,同盟什么的。在政治家的眼里,是一张废纸。”

    “俄罗斯驻德国大使已经和我私下谈过,请太后若是此时方便,也可以顺道去俄罗斯访问。”

    “哦?想当年,我花了大价钱买了金州,就是为了和俄罗斯人搞好关系。免得他们动不动就在北边搞事,没想到阿古柏叛乱之中,还有俄罗斯人在捣鬼,他们的心思可真难猜啊,什么意思,不在亚洲上的领土就可以卖掉,别的土地却是垂涎三尺?也是醉了,浩罕国主已经上书好几次,要求左宗棠大军入浩罕,协助他们抵抗俄罗斯人的入侵,看来,沙皇的农奴制改革很成功啊。”

    太后说了一大通,还是没说明,要不要去俄罗斯,“那太后,奴才要怎么回复他?”

    “先看看,我要先看看在德国人这里得到什么,再做决定,”慈禧太后说道,“你是搞外交的,知道的也很清楚,咱们西边,可不是那么平静,英国人有了印度,还侵占了阿富汗,可俄罗斯也要南下,里海和咸海已经成为俄罗斯的内湖,两个庞然大物就在身边,我有心一个都不理会,明哲保身么,到底也是做不到,若是能在欧洲寻得一两个盟友,基于共同的目标和敌人结成联盟,那就是政治上最大的收获了。”

    “所以我要先看看德国人的态度,”太后下了车厢,外头德国的外交迎接人员已经到了,为首的就是德意志帝国皇太子,腓特烈威廉。

    他的妻子就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维多利亚公主,他早年也是在英国留学,今年是42岁,爱德华亲王是32岁,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今年55岁,三位欧洲强国的统治者或者是未来的统治者,都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可惜,除了亚历山大二世,爱德华和腓特烈都十分的憋屈,一个长时间被笼罩其英武的母亲光环之下,一个,只是担任了100天不到,就去世了。

    算起来,还是自己最有福气了,慈禧太后喜滋滋的下了马车,腓特烈王储朝着慈禧太后鞠躬行礼,而太后伸出了手,“王储。”

    腓特烈留着一口大胡子,这是中欧人习惯的装束,他低头亲了一下太后的手背,“欢迎您来到德国。”(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