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六、金色大厅(三)
    舞台上的卡门欢快的跳起了舞蹈,她飞舞着自己红色的裙摆,自由自在的跳动着,飞跃着,高声的唱着自己的歌曲,歌声嘹亮通透,宛如云燕,直入天霄,太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台中的表演,听到卡门序曲响起的时候,左手忍不住跟着节奏打起了拍子,根本不顾及坐在边上神魂不安的约瑟夫一世,等到序曲结束,约瑟夫一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之前听到有关未来的预言,从来没有像和眼前这个可怕的女人说的这么真切,“太后殿下,我知道了这么悲惨的命运,我该怎么去解决?”

    大幕拉起,又一幕结束了,太后脸上也隐去了灯光,太后转过脸看着约瑟夫一世,“皇帝陛下相信我的话吗?”

    “对于帝国的命运,我有所预感,”约瑟夫一世脸上有着忧色,“匈牙利和奥地利的二元制,是一个隐患,还有我之前失败的外交政策,对国力,对声誉都是有影响的,”约瑟夫担忧的看着对面,那个黑发的少年,有些忧郁的坐在那里,“而我的儿子,鲁道夫,还只有十五岁。”

    总的来说,约瑟夫一世是一个不太强硬有主见和有目标的君主,他在位期间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迅速,而国力却一直不强,自己对外政策毫无主见,先后和法国、德国、意大利打了几仗,又得罪了俄罗斯,之后更是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漩涡里面,看上去十分强大的奥匈帝国瞬间解体。

    “外交不要多管闲事,内政注意平等,这就够了。贵国是多民族的国家,很需要一视同仁。”太后淡然开口,装尽了世外高人的范儿,能这样开地图炮,指点江山而不用治理江山,心里实在是酸爽。“贵国和德国的位置一下,四周都是敌人。怎么处理邻国的外交关系,我的意思是不要多管闲事,我就是这么和俾斯麦说的。”

    “那我的家庭呢?我的家人呢?我的妻子和儿子,甚至我未来继承人的命运?怎么办?”约瑟夫倾斜了上半身急切的问道。他虽然有很多情人,但是还是十分关心家人的,这点来说,还算是好男人,皇太后看着约瑟夫一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里涌起了几丝柔情,约瑟夫半跪了下来,拉住了慈禧太后的手,“请您一定要告诉我,我愿意为了他们付出任何代价?”

    “真的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太后坐在天鹅绒的软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看着约瑟夫一世,身后的侍从官看到两个人,吓了一大跳,连忙走了出去。守住包厢的门口,不需任何人进出。

    “是的,只要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要去干涉你儿子的感情生活。”太后拉起了约瑟夫一世,“我们都明白,在皇室里面,婚姻不是靠自己感情来决定的,但是,不要去干涉你儿子的感情生活。”

    “你的妻子和儿子的命运是联系在一块的,而他们的命运又都由你来决定,”太后望着约瑟夫一世。“用温柔能撬开冷漠的外壳。”

    “感情生活。”

    “是的,弗兰茨,就像你可以拥有很多情妇,没有人来约束你一样。不要去约束别人的感情生活,明白了吗?”

    “那我的妻子呢?”

    太后指了指台上的女主角卡门,“神灵说,她和卡门的结局是一样的,亲爱的弗兰茨,你该怎么办。明白了吗?”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转过了身子,开始专心看着台上的表演,过了许久,一个疯狂的男人把匕首插进了卡门的胸膛,卡门死了。约瑟夫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卡门是第一次在维也纳,第一次**演出,东方的太后不可能知道这个结局,难道?

    我会不知道这个结局,真是笑话,不知道多少年前我就会唱卡门了。剧终了,太后站了起来,自得的笑着鼓掌,演员们排成几排和外面的贵宾们答谢,约瑟夫一世也站了起来漫不经心浮皮潦草的鼓了几下,“难道我的妻子,也会和卡门一样,被人刺杀吗?”

    “这不是欧洲皇室最流行的死亡方法吗?”太后说道,“我听说威廉一世就经受过好几次刺杀了。”

    “那我必须要加强茜茜身边的保卫,”约瑟夫一世下定了决心,对于自己这个表妹和皇后,他肯定是非常爱着她的,“我不容许她受到意外的伤害,我等不及了我马上就要去接茜茜!”约瑟夫一世转过头大声叫着侍从官,叫他准备好马车,“我要她一直留在我的身边,留在维也纳!”

    “带上你的儿子更好,弗兰茨,我喜欢和我的儿子多说话,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吃了吗没吃这样的废话,但是情感是需要交流的,你的儿子小时候就离开了母亲,你非常忙,无法照顾他,两个人就有了距离和冷漠,你平时应该对女人那样对你的儿女们温柔一点,这样他们不怕你,才能和你好好交流,命运里昭示的事情就不会再出现,你悲惨的孤独的圣命道路才会有可能发生改变。去吧,我真羡慕你,”太后依旧坐下,接下来还有不少节目可以看,她不准备离开,来到这个艺术之都,不好好装几次比怎么行?“你有你的妻子,而我却没有了,好好珍惜吧。”

    约瑟夫一世似乎明白了什么,拉起太后的手,深情的亲吻了一下,下面的贵妇们又一阵惊呼,艳羡的眼神差点要在太后的身上烧出几个洞来,“我要怎么感谢你呢,亲爱的茜茜。”

    太后恶寒,叫和自己皇后一样的名字的茜茜,真是不舒服,“我不需要你的答谢,作为一个君主,你能给的东西很多,但是我也都不缺,我只需要你的友谊,是的,友谊,弗兰茨,你是一个充满情感的君主,”太后转过头,反手拉住了约瑟夫的手,两个人握住了手,“你或许还不信,不过这些事情是会预兆的,只要这种预兆出现,你就会相信神明的话,到时候,我只需要你一个约定。”太后微笑,“仅仅一个约定。”(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