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六、金色大厅(五)
    “预先搞好关系,是不会有错的,”太后随着众人鼓掌,又一个节目结束了,差不多今日的演出到了尾声,“中国还没到和西方列强在欧洲开战的实力,可若是有人在他们的老巢添乱子,那可就是帮大忙了,在亚洲我们容易伤筋动骨,而他们在欧洲也是一样。”太后站了起来,演员们开始谢幕,欢呼声口哨声鼓掌声充满了整个**,“明天要和他们谈交易的事情,叫庆海盯紧一点,听说奥匈的军火也不错,若是能买,也买一些,我就不去了,准备晚上的晚宴,我要款待奥皇一家。”

    “是,那微臣多嘴问一句,太后知道微臣的未来吗?”高心夔问道。

    “哈哈,伯足,你也慌了?”太后转过头笑道,“也想知道未来?恩,我看一下,”太后想了想,“你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接下来么,恩,要赶紧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

    次日晚上,在奥皇的特兰诗亚皇宫里,太后用中国带出来的御厨准备征服奥国上层认识,今天慈禧也第一次见到了著名的茜茜公主,奥匈帝国的皇后,约瑟夫一世大约是对她说了什么,茜茜皇后紧紧拉住皇太子鲁道夫,过来感激的追着慈禧太后说了一些感激的话,鲁道夫虽然对母亲的亲昵有些别扭,但脸上的笑容十分的开朗。太后对茜茜皇后说,自己也是一个有儿子的母亲,当然能体会到母子分别的痛苦,攀谈几句,两个女人大有知己之感,约定好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来中国访问。

    今日用的菜式是满汉全席里头的,奥匈帝国是中欧较为封建的国家,这话的意思呢,就是比较注重排场和体面,所以太后命随行的御厨要施展出全副手艺。满汉全席最少也是一百零八道菜式,远在海外,一时之间凑不齐这么多,所以删减内脏之类外国人可能不吃的食材之后。又加上奥匈本地出产的果蔬肉类,凑成了四道点心,四道蜜饯干果,二十八道热菜,十道饽饽。五道粥羹,甜品二道,并奶茶一道共计五十四道半幅满汉全席。如此招待奥皇等人,太后还觉得简单了些。

    或许是小别胜新婚,约瑟夫十分高兴,当然,也有布达佩斯一家军工厂在中国人的金钱帮助下,脱离了停产的险境,几百号工人没有发生暴动,其中的技术人才还有可能去中国打工。赚海外补贴。他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君主,兴致来了,谁也挡不住,就在宴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他宣布,希望慈禧太后成为皇太子鲁道夫的教母。

    太后十分惊讶,“弗兰茨,可我并不是信仰上帝的人,怎么能做鲁道夫的教母呢。”

    “没关系没关系,”约瑟夫一世笑道。“我不是很关注宗教的事,这只是一个称号,我希望我们两国皇室之间的联系能更紧密些,如果鲁道夫能在您那里得到更多的教导。那就是更好了。”

    茜茜皇后对于此事也不反对,于是这件事就定了下来,收了一个干儿子,怎么能不大出血给见面礼,仓促之间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幸好唐五福知道太后经常要送人礼物。早就准备好了一些丝绸锦缎瓷器之类,见到事情已经成了,除了苏杭织造最好的丝绸二十匹之外,又擅自做主拿了一整套帝后专用的明黄色瓷器套件共计两百零八件送给了鲁道夫,太后对于御用瓷器犹可,看着那些丝绸二十匹心里在滴血:这些日子用游轮运来整整一船丝绸,在欧洲发售,不知道换了多少钱回去,今天,好么,一下子就送了最贵最华美的二十匹出去了。

    宴会开始了,这一定是一场引人注目的宴会,先上了点心:茶食刀切、杏仁牛奶、香酥苹果、合意饼,四道乾果蜜饯:虎皮花生、奶白葡萄、蜂蜜鲜桃、蜜饯青梅,前菜四品:洪字鸡丝黄瓜、福字瓜烧里脊、万字麻辣牛肉丝、年字口蘑发菜,万字原本是麻辣肚丝,怕外国人不食内脏之物,所以改成了维也纳的小牛肉。

    几道前菜之中,最显示刀工味道的就是洪字鸡丝黄瓜,鸡胸脯肉撕成细丝,黄瓜亦是切成细丝,翠绿的黄瓜和嫩白色的鸡肉丝,在盘中摆成了一个“洪字”,颜色有些寡淡,茜茜皇后看着就没有动手,太后再三邀请,她才勉为其难尝试了一番,送入口中,眼中却是亮了起来,“怎么样味道很不错吧?这个是开胃的菜,不能弄的味道太大,但是味道是十分的美味,清淡鲜美。”

    接下来的,玉掌献寿、明珠豆腐、首乌鸡丁、松树猴头蘑、墨鱼羹、荷叶鸡、牛柳炒白蘑不一而足,几道菜品之间,陆陆续续上了羹汤点心饽饽之类的,供客人填饱肚子,用的中国人的菜式和餐具,采取的是西洋的分餐制,这也是入乡随俗的一种,奥地利有很少的黑松露,御厨用粟米面加板栗点缀松露蒸烤出来的五福卷,香味奇异,入口绵软,约瑟夫一世十分喜欢,连连称赞。

    唐五福满面红光的指挥着上菜,这一日他是出尽了风头,奥匈贵族询问这道菜是怎么做的,太后自然是不能尽数知道,所以都是唐五福跑前跑后解答一番,众人对于唐五福把这些记得十分清楚,很是惊讶,连连赞许他用心,得了洋人的赞许,那里不开心的,更是脚下如同生了风。

    这半幅满汉全席就已经是吃了两个时辰,众人连连赞叹,最后上了蒙古奶茶和糖蒸酥酪,作为了最后的消食,佐餐的是本地的红白葡萄酒和带出来的绍兴黄酒和竹叶青,侍从们正在摆盘,高心夔急急的走了过来,在太后耳边说了什么话,太后眉心微皱,随即展开,“失陪一下。”

    过了一会,太后就回来了,约瑟夫一世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殿下。”

    “没什么问题,”太后举起了酒杯,笑道,“只是国内有一点点小事情,无关紧要。”(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