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七、含笑帷帐(三)
    “皇额娘有高王二人依为智囊,虽然不入中枢,可隐隐和参政无异,我亲政了,可外头的人和事儿,靠着我的不多,”同治皇帝皱起了眉,脸上有些愁倦,“除了仰仗你们之外,朕也想不到别的人了。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王庆琪抬头帝一眼,“微臣才疏学浅,只是怕帮不了万岁爷出谋划策,只是承蒙皇上不弃,愿意分担一二。”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皇帝站了起来,拍了拍王庆琪的肩膀,“你出园子之后,去朕的翁师傅府上一趟,有些话儿,朕不方便叫奴才去传,只好委屈你做一趟传话的了,你就如此如此和他说了就是。”

    “这事儿,何不上了书房,请徐桐大人主持?”

    “徐师傅他不行,眼高手低的,可李师傅,他最是方正,我怕他不肯,再者,哎,如今朕不能和师傅们多见面,罢了,你就去传话就是。”

    “嗻。”

    王庆琪走了出去,同治皇帝在暖阁里头转了转,六月里的阳光甚是毒辣,虽然是室内点了冰,皇帝的头上还是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子,布满了整个额头,陈胜文走了进来,“万岁爷,皇后娘娘在外面求见。”

    “请进来。”皇后就着鸣翠的手,进了暖阁,行了礼,皇帝摆摆手,“这样大日头的,怎么过来了?仔细中了暑气就不好了。”又叫陈胜文,“把冰碗拿一碗给皇后用些。”

    皇后脸上有着忧色,“皇上,”说了一句就不说话了。皇帝挥挥手让伺候的人都出去,让皇后坐下,身子倾斜关切的问,“怎么了这是。”

    “臣妾失言,外头传起来有些不像样的话,还请皇上要谨言慎行啊。”

    “谨言慎行?”皇帝复述了一遍,微微冷笑,原本今日就是不豫,听到皇后的规劝,这下子又黑了脸,“这外出体察民情,素来是有的,怎么在皇后嘴里,倒成了不谨慎的意思了。”

    “可外头的话实在是难听。”皇后担忧的说道。

    “这些没影子的话都是外头闹起来给朕难堪的,你倒是当真了,”皇帝烦恼的挥挥手,“你是皇后,也该知道,我要让恭亲王世袭罔替的缘故,无非是想着若是他能乖觉一些,自己申请去了这个议政王的称呼,若是再识趣一些,退出军机是更好,这外头的人怎么闹起来,为什么这么说,你也该明白了,无非是造谣中伤而已,额娘在园子里头享福,没把这些不像样的话听进去,你倒是听进去了,巴巴的来见朕。”

    皇后听到皇帝有些不悦,连忙站了起来,脸上有些惶恐,皇帝发作了一会,觉得不对,又有了歉意,“是朕不对,这些日子,都在烦恼这些事儿,火气大了些,你快坐下,放心吧,朕心里有数,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

    皇后阿鲁特氏低低的应了一声,“是。皇上,这虽然是流言,可穿起来,到底是不好听,臣妾担忧的紧,我已经下了命令,不许宫里头的人再乱嚼舌头。”

    “如此就是最好,”皇帝又开心了起来,拍了拍皇后的肩膀,“皇后很能帮着朕,朕外头那么多事儿,内里可就不能担心了。”

    “是。”

    陈胜文走了进来,“万岁爷,议政王和军机大臣们递牌子求见呢。”

    “知道了,叫他们在勤政殿候着,”皇帝扬了扬脸,“载澄那个小子呢?”

    “今个没进园子呢。”

    “唔,皇后你等着朕用晚膳吧,这天色已经晚了。”

    皇后应了一声,皇帝走了出去,一时间太监撤去了一半,九州清晏静静的,窗外有几声丽丽莺声,婉转清脆,皇后就坐在炕上,想着心事,鸣翠走了进来,“老太爷打发人传话进来,问娘娘的意思。”

    “爷爷想问什么呢?”皇后问道。

    “问,”鸣翠左右,暖阁里头没有别人在,只有自鸣钟在打着拍子,她靠近了皇后的耳朵,“军机处是不是有进人的意思,老太爷说了,他才七十多,不算老。”

    “爷爷就是爱凑热闹,”阿鲁特氏苦笑,“政事上的,我怎么知道,罢了过几日就让他进园子,陪陪我,顺便让皇上也见见他。”

    鸣翠点头退下,皇后就歪在炕上,天气闷热,皇后有些懒怠,于是昏昏沉沉就睡了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一惊醒发觉全身大汗,窗外天色有些暗了,皇后连忙叫人,进来了小朱子,“万岁爷还在勤政殿?”

    “是,万岁爷还在勤政殿,陈公公正叫人来禀告娘娘,那里头出了乱子。”

    “什么!”(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