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七、含笑帷帐(四)
    皇帝到了勤政殿,坐了下来,不一会,军机大臣们就都到了,恭亲王依旧没有跪下,只是鞠躬请安,皇帝微微皱眉,点点头,“都起来吧,今个有什么事儿?”

    “臣等有本敬上,请皇上一观。”恭亲王说道。

    “拿上来,”皇帝漫不经心的拿起了那个折子,打开一看,开头就是说的极为不客气,“当此兵燹之余,人心思治久矣!薄海臣民,无不仰望皇上亲政,共享升平,以成中兴之治。乃自同治十一年皇上躬亲大政以来,内外臣工感发兴起,共相砥砺,今甫经一载有余,渐有懈弛情形,推原其故,总由视朝太晏,工作太繁,谏诤建白未蒙讨论施行,度支告匮,犹复传用不已,以是鲠直者志气沮丧,庸懦者尸位保荣,颓靡之风,日甚一日。值此西陲未靖,外侮方殷,乃以因循不振处之,诚恐弊不胜举,病不胜言矣!臣等日侍左右,见闻所及,不敢缄默不言,兹将关系最重要者,撮其大要,胪列于后;至其中不能尽达之意,臣等详细面陈。”

    “关系最重要”的话,一共六款,前面一个,和别的都是废话,只有“慎言动”一款,就说得相当露骨了:

    “皇上一身为天下臣民所瞻仰,言动虽微,不可不慎也。外间传闻皇上在宫门与太监等以演唱为乐,此外讹言甚多,臣等知其必无是事,然人言不可不畏也。至召见臣工,威仪皆宜严重,言语皆宜得体,未可轻率,凡类此者,愿皇上时时留意。”

    皇帝铁青了脸,“外出游历,乃是母后皇太后钦定下来的,朕即位以来,巡视同文馆,体察八旗民风军务,抑或来园子,并无游乐之事。尔等听风就是雨,谣言无忌,也这样拿到勤政殿来说,如何能为国之肱骨,立足于朝堂!”

    军机大臣们都跪成了一排,默不作声,“正是为了此事,”恭亲王扬起脸,“圣人垂拱而治天下,皇上乃是万乘之君,如何能时时游荡于外,失却天下人之望!且臣等还有别的要事禀奏,皇上才看到这里,想必接下来的都还没看到,容臣面读。”

    皇帝铁青着脸,不发一言,恭亲王拿出了折底,站直了身子,“上旬皇上提起革去八旗之事,臣等均觉万万不可,八旗乃是大清立国之本,太祖皇帝钦定八旗,之后从龙入关一统天下,立下赫赫功劳,如今八旗绵延各地,乃是国朝立足的根本,虽武备不修,难以为继,可八旗民心所向,不可轻视之,洋务大开,民间日富,八旗原本就有怨言,如今若是革去八旗丁银,更是断了他等之活动,如此以来,人心不稳,若有恐怖之变,必然一毁同治元年以来兴旺局面,到时候皇上悔之不及,不若从长计议,才是为君之道。”恭亲王越说越急,越说越大声,越说越重,说到最后,似乎都是一个教训子侄辈说的话了。

    皇帝越听越不顺耳,“朕只是说要改革八旗之事,昔日定下的八旗青年要参军亦或者办洋务的差事,要不就是进学读书,这亦是改革之事,什么时候说过要革了八旗的制度!再者,你亦是说这八旗丁银,于如今之事,于他个人,无非是杯水车薪,可八旗繁衍人数之多,累计之数,算在户部,乃是一笔巨款,若是用前明宗室较之,亦在伯仲之间,如今赋税虽多,可用处也多,军备、洋务之事,都要用海样的银子,还有这改革官制,吏员改官,百官俸禄又是一大笔开销,”皇帝一样样的说着,显然对着朝政的具体事务十分清楚,“更别说,各省的学校了,都是要户部拨款的,朕思来想去,这才要拿八旗丁银想法子,你却是如此的样子,还拉了军机处一帮人来一起进谏,李师傅,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皇上,”李鸿藻磕了个头,“八旗之事乃是国朝多年流转下来的,如今皇上刚刚亲政,朝政不稳,不宜有如此大动作。”这话的意思是李鸿藻并不是说不赞成改革八旗丁银之事,只是觉得如今不是时候。

    皇帝是年轻人,正是兴冲冲的时候,如何能听得进去,恭亲王听到李鸿藻的意思,又说道,“太后垂帘之时,凡大政,无不和臣工仔细商议,皇上才亲政,更应该多听外头的意见,多纳谏!”恭王讲到最激昂痛切之处,陡然有击案的暴响,一惊抬头,才发觉皇帝的脸色青得可怕。

    他指看恭王,厉声说道:“朕这个位子让你好不好?”(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