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八、中枢之事(二)
    皇帝一声喝下,殿内众人均已惊呆,恭亲王身子巨震,手里的折子毫无知觉的掉了下来,身子一软,就跪倒在地,大家心神巨震,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大殿之内死寂一片,还是胡林翼机敏,连连磕头,高声喝道,“万岁爷请慎言!”

    皇帝红着脸怒视恭亲王,文祥原本就是身子孱弱,加之殿内闷热,听闻一国之主说出这样的话,一声哀号,顿时晕厥了过去,这倒是给了人台阶,宝鋆也不顾及这时候该不该说话,连声叫人:“快快快,抬出去,取凉水来!”

    陈胜文连忙交了两个小太监,搀扶起文祥,皇帝也被吓了一大跳,“快叫太医。”等扶起来时,文祥已发出**之声,殿上君臣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未曾昏厥过去。但就是这样,已是一件令人震动之事,从开国以来,两百年间,皇帝居然说了这样的话!

    李鸿藻双眼通红,砰砰砰磕了几个头,“皇上,这等话,如何能从皇上的口中说出!”

    恭亲王一时间已然浑浑噩噩,脑海里一片空白,惊愕之余未免又有些灰心丧气,耳边传来李鸿藻劝谏的话就没听进去,只听到李鸿藻的话语声越来越高,抬起头来,皇帝的脸也越来越白。

    “文祥公忠体国,力疾从公,如刚才的光景,皇上岂能无动于衷?倘或拒谏饰非,圣德不修,诚恐国亡无日!”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皇帝又有些来气,“我亲政才一年半,莫非就这一年半,把国事搞得糟不可言?所有的责任,都推在我一个人身上?”

    “臣等不敢推诿责任。只要皇上进德修业,人心日奋,虽然内忧外患,交替迭生,总还有措手之处,大小臣工,亦决不敢敷衍塞责,营私自肥。天下者,皇上之天下,如果皇上不以社稷为重,大小臣工,何能勤奋效力?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

    “我不懂你的话!”皇帝愤愤地说,“从那里看出来,我不以社稷为重?”

    “圣躬系四海之望,乘舆轻出,就是不以社稷为重。”

    “还有呢?”

    “圣学未成。皇上如今第一件大事,就是勤求学问。皇上践祚之年,与圣祖仁皇帝差不多,圣祖十四岁擒鳌拜,除大患,在皇上这个年纪,已经着手策划撤藩。御门听政,日理万机之余,不废圣学,不但常御经筵,而且没有一天不跟南书房的翰林,讨论学问。皇上请细想,可曾能象圣祖那样勤学?”

    “还有呢?”

    恭亲王此时不能说话,所以也只能是李鸿藻继续说下去,“八旗之事,乃是国朝根本,不可轻易动之,”其实他说这个话是不合适的,但是李鸿藻也只能咬牙继续说下去,皇帝向来敬重这个师傅,恭亲王不能说话,只好他来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丁银更是八旗日常敷用,不能随意改之!崇琦其人,用心险恶,用奇巧之事邀功于上,臣请罢崇琦礼部八旗司员外郎之职!”

    皇帝只是吐着粗气,犟着头不说话,他环视了众人,“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吗?恭亲王,你说!”

    恭亲王默不作声,“是,臣等皆是此意!”

    “很好,”皇帝突然不生气了,起码在面上,看不出来,“你们退下,朕想一想,再定夺。”

    恭亲王等人磕了个头,无言退下,皇帝坐在宝座之上,嘴勾着一丝冷笑,拿起手里的一个调任官员的空白纸,上面写了一列的人头,都是近期要提拔的人员,户部左侍郎魁龄拟升任工部尚书,皇帝的记性很好,这个人和恭亲王的岳父,已故的桂良是同宗的,“说的如此公忠体国,还不是一味得任人唯亲!哼,”皇帝拍下了那张纸,叫陈胜文,“载澄那个小子呢?!”

    “今日没进宫,叫人打听了,听说被议政王打坏了,躺在床上动弹不了。”

    “哼,苦肉计吗?”皇帝阴着脸,“折子里头皮里阳秋说朕整日闲游,又不擅进学,更是懒怠政务,好啊,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这外头的人都要管个够!”

    陈胜文不敢接话,只是让皇帝自己发泄,不一会,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进来磕头禀告,“禀告万岁爷,承恩公准备进宫,就被一群无赖围住,拆了轿子,放了火,还把承恩公打了一顿!”

    “好好好,”皇帝原本就此忍下,没想到,还居然有了这样的变故,皇帝的眉毛倒竖,“好的很!叫起,把御前大臣都叫进来!”(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