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八、中枢之事(四)
    听到勤政殿叫起,刚刚回到值房的军机大臣们不免面面相觑,皇帝的性子倒是比天气变得还快,这才刚刚出来,怎么又叫起了?

    文祥已经醒转,大家都看着他,恭亲王这时候脸色发白,神情十分可怕,显然是不能拿主意的了,宝鋆问着文祥,“文公,这事儿,怎么办,您说句话吧。”

    文祥喘了几口气,摆摆手,“问我没用,问李相吧。”

    大家又看着李鸿藻,李鸿藻死命的捏须,“且不急,”他是想要尽数废除洋务党人,可不是如今这样激烈和不负责任的方式来废了这些恭党,“御前大臣都是诸王大臣,位份尊贵,更是皇上的长辈,我们请他们过来一起商议一番,只要好好说,好好劝,皇上听得进去,想必是没事儿的。”

    文祥点点头,朱学勤连忙叫苏拉去请今日的御前当差大臣前来,一会儿,惇亲王醇郡王科尔沁亲王伯彦讷谟古六额驸景寿东阁大学士承恩公,皇后的祖父,珣嫔的父亲塞尚阿五位都到了。

    御前大臣,日日在内廷当差,这几天知道有了不妥当的地方,更不敢疏忽,都是全数在里头伺候的8,一闻恭亲王宣召,都到了军机处。

    塞尚阿今年已经76岁,老当益壮,丝毫不以年迈还在御前当差为苦任,进了军机处,倒是先抢着给恭亲王行礼,胡林翼搀扶去塞尚阿,又把内里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不偏不倚的说了清楚,愚钝如惇亲王,也知道这里头的事儿不好了,深吸一口气,讶然说道,“六弟,怎么会闹得如此?要我说一句,皇上虽然是咱们的晚辈,可他也是天子,这一节可不能错!”

    塞尚阿眯着眼不发一言,醇郡王怒不可遏,连连跺脚,“五哥说的什么话,”他一脸刚毅,“凡是君上有了错处,咱们那里不能劝谏的,就算是言辞激烈了些,也是咱们的本分,有什么不能说的!”

    伯彦讷谟古是晚辈,两个长辈说话,他不方便插嘴,于是只问恭亲王,“那万岁爷叫咱们一起进去,咱们该怎么说?议政王,您该拿个总。”

    “我是什么都不能说了,皇上把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恭亲王苦笑,听到伯彦讷谟古发问,摇摇头,“你们听李师傅的吧。”

    贾帧已经告老,文祥和李鸿藻算是元老级别的了,李鸿藻沉思,“咱们这些都是皇上日日见的人,想必咱们劝着,皇上能听进去,只是这话,需要软和些。”

    “是这个理,”惇亲王点点头,“比如这家里头的少爷不懂事,家里头的管家叔叔西席一齐关上门来劝一劝,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几个人商议妥当,于是进了勤政殿,还没进东暖阁,恭亲王就叫太监,“拿厚垫子来!”

    惇恭醇三位皇叔,皇帝亲政前太后就已经下旨,入朝不用跪拜,今日居然要厚垫子来,可见今日所奏的大事非同小可,说不定,必然又要生风波了,太监们心里警钟敲得巨响,口里连忙答应下来。

    御前大臣和军机大臣分成两排,跪了下来给皇帝请安,同治皇帝高踞宝座之上,看着众人嘿嘿冷笑,还没等惇亲王开口,皇帝就先发话了,“不用多说了,你们的意思朕都明白,这里头有旨意一封,五叔,你们拿下去,明发!”把手里头的一张纸递给了陈胜文,一面急促地说:“恭亲王无人臣之礼,我要重重处分!”

    惇王心里咯噔一响,把那张纸接到手里一看,大惊失色,朱笔写的是:

    “传谕在廷诸王大臣等:朕自去岁亲政以来,每逢召对恭亲王时,辄无人臣之礼;且把持政事人任人唯亲,种种不法情事,殊难缕述;着即革去亲王世袭罔替,降为不入八分辅国公,并撤出军机,开去一切差使,交宗人府严议具奏。其所遗各项差使,应如何分简公忠干练之员,着御前五大臣及军机大臣会议奏闻。钦此!”

    还未看完,惇王已经俯下身,不知是惊恐,还是愤慨,用枯涩发抖的声音说道:“臣不敢奉诏!”

    听惇王这一说,可以猜想得到,必是恭王遭受严谴,所以其余诸人,包括恭王在内,一起伏在地上不说话了,皇帝自己也是中心激荡,不能维持常度,有许多话要说,却说不出口,唯有不顾而起,径自下了御座,头也不回地出了东暖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