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惊雷清风(二)
    御前大臣原本就有规劝皇帝的职责在内,大家想到这时候还在西洋的皇太后若是日后回来,见到国内一地鸡毛一塌糊涂,御前的几个人能得了好,那便是见鬼了。景寿是最知道太后的手段的,他从顾命大臣被免去一切职位,之后起复了,又因为儿子的痨病想和荣寿公主结亲,被慈禧太后训斥了一番,这样几起几落之后,他如同瘟鸡一般,是最怕慈禧太后的,所以,虽然他不发一言,可坐在那里的姿势最是僵硬,双眼不安的看着值房里头的人。

    塞尚阿心里直乐,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不顾及尊上者的面子,才招惹来的祸事,自己的主意是还不如让皇帝的旨意下发了,恭亲王回家自己呆着,上个请罪折子,这日后皇帝气消了,自然会想起这个兢兢业业十几年的皇叔来,不然,这满朝的政事全都托付在皇帝自己身上?像|[m世祖宪皇帝那样以批折子为乐的皇帝,估计是没有了。这时候这些人,还指望着,想着把皇帝的旨意顶回去,皇帝的气岂能消掉?自己的儿子被打了,做老子的可以打,就靠着八旗的那些废物,也敢在承恩公头上动土?崇绮可是皇上的老岳父,皇上心疼阿鲁特氏就是有人情味,塞尚阿冷笑,他巴不得闹得不可开交才好,所以也就不把话里的意思说出来,只是一味着闭目养神。

    这些人,嘿嘿,大约是不知道到底谁是主子了。

    苏拉回来禀告,只有一句话,“皇上在镂月开云,谁都不见!”

    这就无法了,只是众人一致认为,这旨意发不得,胡林翼觉得如此把皇帝的旨意凉了下去,似乎有些不妥当,只是亲王大臣都是异口同声,自己不便发言,只是婉转提醒,“母后皇太后眼下不在京里,咱们都是御前当差的,有些宽慰皇上的话,咱们不方便讲,不如请能说上话的人,劝一劝皇上吧?”

    一国之宰辅,说这些暗通款曲的事儿,胡林翼不免有些脸红,醇郡王一拍手,“让我府里头那位进园子,赛翁,您的福晋不如也请进园子一趟?”

    塞尚阿点点头,“只怕没用,我府里头那位,和万岁爷可不熟。”

    “如今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惇亲王也不顾及自己说话是否得体,“六弟,你看,咱们就先当做这事儿没有,明日见了皇上,再做定夺如何?”

    皇后阿鲁特氏到了舍卫城的时候,慈安太后正穿着一袭黑底西番莲纹泥金团寿旗袍,跪在蒲团之上朝着佛像,双手合十默默念词,皇后到了里间,也顾不得舍卫城如此安静的氛围被自己打扰,跪在地上,对着慈安太后的背影说道,“额娘,外头发生了大事儿了。”

    慈安太后的发髻上有一个精巧的和合二仙金簪子,她的发髻梳的一丝不乱油光发亮,听到皇后有些惶恐的声音,一动也不动,只是淡然开口,“什么事儿?让你这个六宫之主如此慌乱?”

    “皇上在勤政殿吵了架,下了旨意,要把议政王免了,还把他的亲王世袭罔替改成了不入八分辅国公!这会子勤政殿都闹成一团了。”

    “哦?皇帝怎么发了这么大火?”梅馨扶起,慈安太后站了起来,转过头让皇后也站起来,“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你会过来。”

    皇后也跟着皇帝一起叫慈安太后“额娘”只是没加上皇字,以表示嫡庶尊卑有别,皇后上前了一步,“皇上一个人蒙在牡丹台,谁都不许见,儿臣没法子了这才来求额娘。”

    慈安太后淡然看着阿鲁特氏,“我去见了皇帝,我说些什么?”

    皇后顿时语塞,慈安太后转着佛珠,“皇后啊,你也太浮躁了,空闲的时候还是多看看佛经吧,要知道你这个位子和皇帝是一样的,内廷之中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睛盯着你,你这样慌乱,别人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儿呢。”

    “这事儿,不是小事,也不会是大事,皇帝刚刚亲政,血气方刚,姐姐又不在宫里头,恭亲王虽然是臣子,也是皇叔的身份在上头,平时多碎嘴了些,皇帝讨厌约束,自然就不喜欢议政王,平日日积月累的下来,这怨气不是这么一下子能消解的。”慈安太后半闭着眼,“咱们插不上手,该皇帝自己个解决。”

    “但是,这可乱了套了。”皇后怯生生的说道。

    “乱不了,放心吧,”慈安太后转动着手里的珈深楠木镶碧玺佛珠,“我问你,丰台大营乱了没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