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惊雷清风(三)
    “丰台大营乱了没有?”

    “这,”阿鲁特氏心中雪亮,“额娘的意思是,只要丰台大营那里没动静,咱们就不用担心?”

    慈安太后点点头,继续说道,“是这个道理,我知道你的父亲受了委屈,不过皇帝拿着要撤了议政王的世袭罔替给你出气,这也是给足面子了,皇帝要出气,你拦不得,我更不会去拦,或许只有姐姐才拦的动,可如今是皇帝亲政了,外头的事儿,咱们少过问,这才是后宫自立之道,明白吗?”

    慈安太后淡然发问,阿鲁特氏身上却是冒出了一身密汗,懦懦开口,“儿臣知道了。”

    “不过你担忧的也是,议政王是皇上的六叔,这算起来也是家里头的事儿,”慈安太后说道,“只是这时候皇上在火头上,你别搅合进去,免得让皇上不乐意,要知道皇上是最重感情的,所以会为了你的父亲发大火,只要记得这点,就不会错。”

    “这几日,外头的命妇必然要进宫来朝见的,你打点好精神头,别让外头的人觉得,皇帝发落了恭亲王,就连皇后对着外命妇也不待见了。”

    皇后出了舍卫城,一路走了出来,准备回上下天光,鸣翠扶着皇后往前,看到皇后有些魂不守舍,便说道,“太后说的有道理,娘娘安心吧。”皇后摇了摇头,“话虽然是如此,可咱们也不能干等着啊,你说,鸣翠,要不要打发人告诉皇额娘?”

    “还用娘娘吩咐吗?”鸣翠说道,“您还不知道德龄公公那边?想必这会子,消息早就传出去了。”

    “如此就放心了,”皇后定下了心,“皇额娘知道了,就知道此事该如何处置,我这做小辈的,也可以稍稍定心。”两个人正在说话之间,鸣翠眼尖,在碧海花波之中瞧见一顶软轿朝着牡丹台行去,扶着轿子前行的丫鬟看清楚了,“那不是瑨贵人的丫鬟吗?难道皇上宣召了瑨贵人?”

    皇后的脸绷得紧紧的,鸣翠撇撇嘴,“这厢说让主子好好做照顾外命妇,那头又叫瑨贵人上赶着去伺候万岁爷,太后偏心。”

    “别说了,咱们回去,”阿鲁特氏有些不悦,“她有句话是说对了,皇上是重情的,我不能惹皇上不高兴!”

    瑨贵人到了牡丹台,皇帝这时候倒是心情好了起来,把勤政殿的事儿告诉了瑨贵人,瑨贵人瞪大了眼睛,用帕子捂住嘴巴,“万岁爷您可是真厉害,臣妾以前在外头就听说,这议政王咳嗽一声,满朝文武都不敢说话的,只有万岁爷的霸气才能震住议政王呢,臣妾实在是服了呢。”

    同治皇帝搂住瑨贵人,就坐在太湖石之上,远处是烟波浩渺的福海,得意极了,“还用说,朕是天子,凭谁都要听朕的,这不也是给你出气吗?桂莲,”皇帝叫了瑨贵人几年前做宫女的名字,笑道,“让他知道,尊卑有别。”

    瑨贵人就是以前在钟萃宫伺候的小宫女桂莲,兜兜转转,这时候已经成了贵人了,瑨贵人微微一怔,没想到皇帝还有这样的心思,瑨贵人的眼睛慢慢湿润了,“皇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哈哈哈,别说什么了”皇帝哈哈一笑,“这会子刚刚凉爽了些,你陪我去游湖吧,若是再唱几首小调,朕就是最开心了!”

    军机大臣次日又和御前大臣联袂请见,皇帝不以为意,也就宣召了,没想到进了勤政殿,恭亲王又是赫然在眼,皇帝越发大怒,任何人苦劝皆是不听,一发狠又是下旨:“军机大臣一概退出军机,”又命:“李鸿藻主持军机事务!”

    李鸿藻这时候如何敢承担这样的重任,只怕担下来,外面的人唾沫星子都要把他淹死,这时候只能是共进退,这时候大家也不好意思继续在军机处呆着了,恭亲王一发狠,“咱们撂车!”

    于是大家都回家,只有御前几位大臣还把皇帝的旨意压下,不肯发布出去,只是这时候中外都已经知晓圆明园内发生了这样大的风波,人心各异,流言蜚语满天飞。

    这是惇亲王等人第三日求见皇帝了,这时候也顾不得礼数,惇亲王跪在地上,“皇上,请三思啊,恭亲王有大功于朝廷,且前些日子刚刚许了他世袭罔替,如今如何能骤然罢黜!”

    “好啊,你们这些人,一起合起伙来对付朕,”皇帝不耐烦离开,心里却在咬牙切齿,“陈胜文,告诉通政司,明个,我要叫大起!”

    “大起”是在京的一二品大员,亲贵大臣全部都到场的朝会,陈胜文悚然而惊,皇上这是要当众宣布自己的谕旨让恭亲王万劫不复了吗?(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