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一、大国小国(三)
    皇帝大为震怒,勒令从此断了捐官之路,捐官制度在咸丰年间就因为慈禧太后的建议,肃顺的推行之下,有了不少的改变,流毒不算太甚,军机处商议定,自同治十一年以来,捐官不可用于宦途,只能用在减免过路费等用途之上,加上朱学勤主持整顿吏治,大幅度刷不称职的官员,再将历史遗留下来的候补官员们统一进行考试,通过者一律发放到西北等地贫苦之地,不通过者,安排学谕、驿站、工厂等职务,如此以来,一方面减冗员,一方面又创设岗位,比如青海新疆蒙古云贵等土司藩王之地,均设流官,其中最多就是各地的学政官。这才好不容易把冗员的事儿,大大的减少了一些。

    可如此以来,发的钱可比以前多了许多,之前的候补官员,没有实缺,是不用支付俸禄的,如今得了实缺,银子是哗哗哗的出去,纵使宝鋆主持户部多年,见惯了海水一般的银子,见到这样的流出去,未免也有些心疼了,故此又有复开捐官之意。

    朱学勤也不赞成,“如今的捐官,只是商人们多买,一是体面,杭州的胡雪岩买了一个四品的道台,他若是去杭州府衙门,杭州府也要大开中门迎接,见了布政使,也只是躬身而已,这样的荣耀,就从商人这里头说起,开天辟地以来,是没有的;二是实惠,这说起来又是银子了,”朱学勤笑道,“对他这样富可敌国的商人来说,只要是他的产业,过境的厘金打八折,一年下来,节省下来的银子,估计可以买一艘军舰了。”

    “如此捐官虽多,大不了当官的少了人跪拜而已,商人们得了体面,别的么。与国倒是无碍,”朱学勤继续说道,“可这都已经让朝野沸沸扬扬,说是什么丢了士大夫的体面。一力宣称要废除之,礼部对此十分反感,已经上折子弹劾几次了,宝公,你还要再开例捐。还怕这身上的弹章不够多吗?”

    宝鋆笑嘻嘻的说道,“弹章多怕什么,再多,能有那些有爵位有军功有威望的督抚们多吗?”

    朱学勤笑而不语,这话的意思是说如今清流们的主攻对象,外头号称“中兴四杰”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彭玉麟。“没有这厚脸皮,怎么当差嘛。”

    宝鋆只是这么一说,见恭亲王不许,也就罢了,“那也只好再想法子了。实在不行,也只好发大币了,什么时候再发抄两位铁帽子王府的财就好了。”

    三个人正在说话,贝勒奕劻进来请安,行了满礼,又朝着朱学勤拱手,朱学勤亦是回礼,不敢以军机大臣自傲,“王爷,大久保利通来到了总理衙门。要紧急求见王爷。”

    “他虽然是日本的内务大臣,可也不是说见我就是见的,”恭亲王恢复了雍容的气度,“你问他。想干什么,若是还想要什么赔偿款,什么两分琉球,那就立刻请他归国,也不要再谈什么建交的事儿了,若是从秦汉算起。他日本国应该归着理藩院管了。”恭亲王知道了帝后的意思,也只能是遵命行事,奕劻如今是总理衙门协办大臣,当差甚是干练,恭亲王也是十分仰仗于他,“你和交涉就是,若是问北洋的行踪,”恭亲王苦笑,“皇上说,是信风吹得北洋水师偏离航线,这样答复就是,不过请他们放心,必然不会进入到日本海域。”

    奕劻垂着手听命而去,出了圆明园,在总理衙门处把恭亲王的意思和大久保利通说了,大久保利通是一个小个子干瘦的年轻人,细长的眼睛很容易让人想起浮世绘之中的人物,留着很奇怪的类似络腮的胡子,穿着西方人的燕尾服,打着领结,彬彬有礼的站在总理衙门的大堂里,听到奕劻的回话,大久保利通说话和煦有理,话里的意思可就不怎么和蔼了,“贵国是不惜和大日本帝国发生冲突吗?”

    “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奕劻耐心的说道,“贵国和中国一衣带水,乃是友好之邻邦,两国和睦事关东亚安稳,怎可轻言冲突之事?只是,北洋水师乃是国内航行,不会侵犯到贵国之利益,再者琉球乃是天朝藩属,贵国对琉球国王不敬之意,天朝宽仁大度,不欲追究之,但琉球不可能并入贵国,如此天朝难安藩属恭顺之心,还望贵国贵使能懂天朝的苦心。”

    旗人最讲礼仪,所以奕劻态度十分好,虽然他心里也对着这个小个子日本人十分不屑,大久保利通沉思许久,“贵国的水师何日能够返程?”

    “那我就不知道了。”奕劻摊手,“信风难测,北洋水师训练尚不熟稔,迷航许久,大约亦是有可能。只是请贵国放心,必然不会进入到贵国海域,天朝上邦,绝不会做这样的勾当。”奕劻刺了一下日本人的无耻行为,大久保利通无动于衷,不过他也知道,今天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了,深深一鞠躬,转身离开了总理衙门。

    大久保利通无暇看这圆明园遍地的美景,上了马车,沉思不已,亲随官对着大久保利通汇报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中国的恭亲王原本是同意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又传出了北洋水师突然迷航的消息!大阁先生!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大久保利通眯着眼,他的脾气远远没有表现出来那么的好,只是在外国,必须要收敛自己的脾气,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仅赔偿款没有指望,就连琉球的归顺,都十分困难情况下,他必须要冷静,再冷静,“中国的内阁,也不是说了就能算数的,还有更高的执政者,可以否决内阁的决定,这和我们日本是一样的,”大久保利通虽然深得天皇的信任,但也不是到了大权独揽,一言九鼎的地步。“中国人的好战分子占了上风,对于日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希望的是中国人继续和蔼大度下去,直到日本国能打败中国的那一天!”(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求下打赏,谢谢谢谢!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