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大国小国(九)
    马车仪仗队伍不一会就到了天津城外的火车站,今天火车站已经戒严,闲杂人等一概未见踪影,车站左近都是工部的产业,有准备好专门给帝后歇息的小小洋楼,接见日本国特使,内务卿大久保利通的地点就在此处。Www.【鳳\/凰\/更新快请搜索】

    相比较历史上的来华谈判之行,大久保利通可是丢脸丢到家了。历史上牡丹社事件,使得中国对琉球的管辖权和宗主国的地位尽数失去,还赔了日本人五十万两白银,这可是就是空口白牙讹诈去的,日本人不费一兵一卒,而在这里,只是签订了建交的协议,琉球国的归属问题悬而未决,可恶的中国人居然连两国共管琉球这样的建议都拒绝了。

    大久保利通,见到升座的帝后,微微鞠躬。“日本国特使大久保利通,参见清国皇帝陛下和太后殿下,愿两位福寿康年。”

    “多谢贵使,”太后看着身穿燕尾服站在自己面前的日本国特使,“本宫听说日本国对面君上,亦是用跪拜之礼,两国既然建交,彼此臣子遇到各国之主,仍是应该行跪拜之礼,为何贵使见到皇帝和本宫,不行东方之礼,却用西方礼仪,这是从何说起?”太后笑眯眯的说道,“难不成贵国嫌弃中国不足以和日本国敌体吗?”

    窗帘被风吹起,似乎帘后有刀斧手数十,随时等着太后摔杯为号,奔出将这位明治三杰剁成肉酱,大久保利通对着太后的刁难,有所准备,微微鞠躬,开口说道,“日本国已经进行了礼仪制度的改革,在国内全面实行西方制度,我们面见天皇也只是行鞠躬礼,再无跪拜之礼,这是日本的制度。请殿下谅解。”大久保利通复又说道,“且今日乃是太后当面,太后并非中国执政之君主,我亦是不用行跪拜大礼。”

    这样拙劣的挑拨。皇帝微微一晒,笑盈盈的看着太后,太后亦是微微一笑,“贵国虽然有贵国的制度,但是岂不闻有入乡随俗之说?中国使节在西洋各处。均是行西洋礼节,贵使乃是天皇驾前最得力的臣子,这个道理不会不懂吧?”

    太后话里的意思还是要求大久保利通行跪拜之礼,大久保利通微微皱眉,十分不悦,“西洋诸使节在中国亦未曾行跪拜之礼,日本和清国乃是平等的邦交之国,并非贵国之藩属国。”

    “日本如何能和西洋诸强相提并论?”太后毫无顾忌的闪动着自己的毒舌,“天朝富有四海,而日本只是偏居于角落之中。焉能和西洋诸强国比之!”

    大久保利通涨红了脸,这是红果果的羞辱,他的手紧紧的压在裤线之上,咬着牙,“请殿下注意言谈举止。”

    太后心里十分痛快,日本人也有这样的机会让自己训斥挑刺的时候,“好了,那贵使要求见本宫,有何指教?本宫洗耳恭听。”

    “有关琉球之事……”

    “琉球乃是天朝藩属,此事毋庸再言!”太后说道。“大清管着外交之事乃总理衙门,总理衙门的意思就是皇帝的意思。”

    大久保利通随即作罢,他清楚的明白了,有关琉球的地位。不能解决的原因就是出自面前这两位母子,对于无用功他从来都是不屑做的,“还有通商之事。”

    “通商亦不用多说,同治元年以来,门户开放,洋务图强。未有闭关锁国之意,贵国商贾来往,亦是如此,不会有任何偏见。”

    “西洋诸国有专属港口,并优惠之策。”

    “那是因为西洋有诸多先进技术,”这时候是同治皇帝说话了,“故此有关税优惠之策,不是朕没有礼貌,贵国如今有什么可堪中国之用的东西?若是有,朕亦是能给贵国最优惠之策。”

    太后看着僵硬的大久保利通笑而不语,日本人想着空手套白狼?自己不知道也罢了,知道了怎么能容许他们如此,“日本国也开始了维新,如此甚好,但贵国离欧洲颇为遥远,洋务之事若是有不知道的地方,也可以到中国里学习嘛,听说贵国的银矿甚好,开采能力如何,需不需要中国援助之?是不是叫石见银矿?”此地的银矿出产一度占到全世界白银的四成,直到下个世纪二战前夕都一直还有出产。

    “多谢殿下关心,日本国内的事务,日本国可以自行解决。”大久保利通心里很是恼火,面上却没有露出来,“日本国愿意和清国进行各个方面的交流。”

    日本人当然不肯把银矿交出来,太后只是这么一说,逗逗日本人而已,中国人还没有空手套白狼的本事,“我听说贵国要和英国签订一等铁甲舰的合同?可有此事啊?”

    “是,已经准备好签订合同了。”大久保利通心里十分震惊,为什么这位太后,对于工务卿在英国签订的合同如此清楚。

    “一等铁甲舰吃水有四五千吨之重,北洋水师如今还一艘都没有,只是有吃水二三千吨的二等铁甲舰四五艘而已,其余都是小船,”太后悠然说道,“那日后贵国的海军水平可就远远超于北洋水师了。”

    “不敢和中国比肩。”

    “既然贵国说要和中国互相交流,”太后笑盈盈的说道,“本宫倒是想到了一个好法子,不知道贵使意下如何?”

    “愿闻其详。”

    “北洋水师自从成立之后,未有于其他之国交流之事,英法舰队远来,亦是做敌对之事,”太后说道,大久保利通心里砰砰直跳,“岂能就闭门造车,而小看天下豪杰,所以,何不让北洋水师访问日本,与贵国多做交流,为东亚之和平携手做出贡献。”

    大久保利通大惊,如今日本海军还是初具雏形,对付琉球国倒也罢了,他们只是有几艘舢板而已,若是对北洋水师不惧,亦不会有北洋水师巡视中日海域边境,天皇就急诏自己要速速解决中日之事,务必不能现在激怒中国人,他不敢想象,连片绵延数里的北洋水树出现在东京湾的场景,对于国民,对于政府,是怎么样的刺激。他正准备拒绝,太后快速的说道,“本宫意已决,不用多说了,总理衙门会照会贵国外交部的,我舟车劳顿,就不多陪了,贵使也要启程返国,就请退下吧。”(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