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浩罕之乱(五)
    来到大清,是福海是祸?这个问题,盘旋在纳西尔丁汗的脑海里已经很久了,特别是在他逃跑了好几次才从俄罗斯哥萨克骑兵的铁骑之下偷生,到了伊犁之后,虽然按照藩属的规制进行了招待,可新疆总督一直未肯与自己见面,理藩院的员外郎,也是总督驾前的一个湖南佬,用极重的湘江口音不耐烦的应付自己,他真的很担心什么时候中国人就会把自己绑起来,送给俄罗斯人。

    浩罕的都城听说已经陷落了,这是必然的事,只是没想到噩耗会这么快,纳西尔丁汗收到了消息,再也忍不住了,不顾那个员外郎的推脱之辞,就朝着总督府闯去。

    总督府外头戒备森严,却被纳西尔丁汗带着亲随冲的七零八落,大约侍卫也知道纳西尔丁汗的身份,不敢十分阻拦,不然就靠着他们几个亲随加上一个落魄书生,早就被赶出总督府了。

    任何一个汗国的汗王都是极重视服饰容貌的,只见有着湛蓝眼珠子的纳西尔丁汗留着两片精致翘起的胡子,胡子被修剪的十分整齐,头带着一个白色的绣金边的帽子,身披白色的袍服,国主才三十出头,鼻子挺立,长眉入鬓,衣袖飘飘,正是男人最迷人的时候,只是这时候纳西尔丁汗眼中却没有了以往的镇定,显得忧郁不安和怒气冲冲,“这把我们都凉在这里多久了,再等下去我的王城都要被俄罗斯人侵占了!不行,今天我一定要见到总督大人!”

    守门的总督标兵正是出生入死过来的,焉能怕这个一个番邦小国之君,为首的侍卫长正是有点不耐烦,准备叫人动手扔出去的时候,一个读书人模样,穿着青衫的三十多岁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纳西尔丁汗,“哎哟,我的汗王。你怎么又在这里了?我不是说了吗?”这个人给侍卫长赔笑,又悄声对着纳西尔丁汗说道,“这事儿,复国还是出兵。这都不是总督大人可以说了算的。”

    “我知道不是他说了算,只是他把我丢在这里这么久了,我怕他忘了我,”纳西尔丁汗冷静了下来,朝着自己的亲随喊了一嗓子。“任何一个国家的事情,如果不是没人去提起,都是这样无声无息的淹没掉的,我想在中国也是一样的,你说大不了我可以去北京混口饭吃,但是,这和死有什么区别?”纳西尔丁汗坚定的说道,“不管结局如何,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您对中国的规矩还蛮清楚的,”那个书生擦了擦冷汗。“可这如今您也进不去啊。”

    汗王的亲随拿出来一方白色的毯子,就放在总督衙门的大门口正中央位置上,“进不去没关系,”纳西尔丁汗一挥白袍的下摆,盘膝坐在了毯子上,亲随们一起跪在身后,整齐的跪拜起来,“我就不信,这样总督大人会不见我,”纳西尔丁汗也不是傻子。知道必须由侍卫通报,于是悄悄对着那个自己依仗为智者的秀才说道,“你去和侍卫通融一下,只是要通传一番。绝不让他们难为。”

    原本门禁森严的总督衙门慢慢的聚集起了闲杂人等,中国人是最喜欢热闹的,虽然烈日当头照下,可不多会,也聚集起了不少人在围观,纳西尔丁汗如此不要颜面。秀才也无法,只好上前求爷爷告奶奶,仗着自己是读书人的身份,厚脸请侍卫长通传一番。

    这个秀才是昔日简拔各处读书人来西北担任学谕的第一批人,他走的有些远了,贪看风土人情,离了伊犁,到了浩罕王城,城中贵族也知道如今学成中文亦可在中国为官,这个秀才十分的吃香,日日都是王侯的座上宾,他也不欲归国,只在浩罕开设蒙学怕就能日进斗金了,没想到俄罗斯的铁骑如飞,瞬间就兵临浩罕了,老汗王退位,新汗王即位,打算着就是决一死战,没想到三战三败,王城就已经危在旦夕,这个秀才胆子包天,闯了王宫,一力鼓吹要入中国,保存自身,再求援之,这也是他自己的私心,不然俄罗斯人最不可能放过的就是中国人,纳西尔丁汗东来,难道可以抛下自己吗?要知道自己也是能当通译的。这样的见识,又是秀才,若是在新疆,起码可以放到一县学谕,别小看这些学谕,新疆诸部的子弟们,官府的命令听的少,只有对着这些师傅们还毕恭毕敬的,所以这秀才也能在浩罕国主前装大尾巴狼,侍卫长见围着的路人越来越多,也怕出什么问题,这才勉为其难进去通报,那个秀才就袖着手站在石狮子边上候着。

    纳西尔丁汗盘膝坐在毯子上,烈日照在头顶,他的鬓边沁出了汗水,汗水顺着脸颊流入了衣服里,他一动不动,盯着总督衙门站成两排的士兵,心里乱成了一团麻,中国人到底会不会帮助自己?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一个戈什哈出来,对着那个秀才说了什么,秀才脸露喜色,连忙跑过来,“汗王,总督大人愿意见您了!您快请起吧。”

    纳西尔丁汗嘴角露出了笑容,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挣脱亲随的搀扶,整了整衣服,昂首进了总督府。

    那个秀才满意的准备离开,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没想到那个戈什哈一伸手,把他拦住,“总督大人也要见你,一同进去吧!”

    秀才狐疑的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我也要进去?总督大人政务繁忙,在下就不去叨扰了吧。”

    “你带来的人,那里不适合去,快,别啰嗦,”那个戈什哈不耐烦的一推,那个秀才也跌跌撞撞进了总督府。

    秀才满脸委屈的跟在纳西尔丁汗的身后,绕过几处游廊,就到了白虎节堂,不是总督素日理事的地方,这里是召见大臣,应对天使的正厅,一个一品文官的老者已经高踞在堂上,见到纳西尔丁汗进来,也只是起身微微拱手,看到那个秀才,总督大人电一般的目光就朝着秀才瞪去。(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