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浩罕之乱(六)
    纳西尔丁汗抚胸朝着站起来的新疆总督理藩院尚书兵部尚书衔兼管青海甘肃军务事一等公左宗棠行礼,“外藩小国浩罕国纳西尔丁,给天朝皇帝陛下问安,总督大人安好。”

    “圣上万安,”左宗棠朝着东边拱手示意,“汗王请坐。”

    那个秀才被总督大人冰冷不悦的眼神惊吓住了,冒着冷汗,双腿瑟瑟发抖,好不容易挪移到纳西尔丁汗的身后,左宗棠慢条斯理的说话了,“贵生也请坐吧。”

    秀才这才又慢慢挪移到纳西尔丁汗下面的位置,左宗棠心里十分不悦,新疆好不容易平安了些日子,又是眼前这个不自量力的人,带着这个倒霉鬼把祸水东引了来!

    所谓圣人发怒不上脸,左宗棠心里虽然不悦,也只是展示在那一眼里头,起居八座的封疆大吏,不会把自己的不满表露出来,等到两个人坐下,侍卫奉上茶水,左宗棠喝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国主此番求见,是为了何事?”

    “烦请天朝出兵,不,就请总督大人出兵,”纳西尔丁汗站了起来,恳求道,“俄罗斯人欺凌浩罕,小国不能与之敌对,如今又让天朝惹祸上身,下国十分不安,求总督大人出兵,与俄罗斯人理论一番,将俄罗斯人驱逐出境,浩罕小国,愿意世世代代臣服天朝,绝不会有反叛之心。”

    左宗棠半合了合眼,“中国体制和贵国不同,地方官员未有中枢命令,不得出兵或者是和外国协商,此乃法则也,再者,”左宗棠轻描淡写得说道,“贵国数代以来,名为藩属,却无臣服之意,旧时的张格尔,之前的阿古柏,这都是贵国出来的,”左宗棠还掩下了下半句话:若论对中国西北之地野心者,俄罗斯人第一,这浩罕排的上第二,绝对没有人有意见。

    “这绝非我国之主流也,”纳西尔丁汗急切的解释道,他透,“浩罕之所以繁荣,只是因为恰好在中国和俄罗斯交通咽喉之地,并非己身国力昌盛,旧时老汗亦是有此领悟,趁着大人你平定阿古柏,亲自带了阿古柏赴京请罪,更是在夷播海之东,尽数退出,明晰两国地界。”纳西尔丁汗面露悲戚之色,“老汗临终前,念念不忘要以臣礼服于东方,遗命要我定然要忠诚于天朝,并做好天朝西北之屏障,这事儿,我也上了血书给天朝大皇帝,请您务必要明白浩罕国如今的处境,和解除这个困境之后浩罕国上下臣民的感恩戴德之心!”

    其实之前自杀的汗王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是民众推选了他作为汗王而已,不过左宗棠也没有戳破此事,只是说道,“中枢无命令,本座不能轻举妄动。”

    “那俄罗斯人侵入夷播海之东,逼近伊犁,饮马伊犁河,这可是侵犯了天朝的威严了!总督大人守牧西北,岂能平凡视之?”那个秀才见到浩罕国主词穷,连忙跳了出来,“守土有责,如今若是不能把俄罗斯人逐出新疆,大人怕是难逃其责。”

    能在外国混出样子的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比如,咳咳,左宗棠不悦的冷哼一声,“此事本座已经派人前去交涉了,说不定俄罗斯的骑兵只是迷了路,等我宣示于他,必然会退却。”话里的潜台词就是别的事情,他是管不了啦。

    “夷播海之西就是浩罕之地,俄罗斯人凶残,浩罕国上下仰望天朝王师如同久旱逢甘霖,且浩罕国与夷播海之东诸部落乃是信仰回教,均是哈萨克之族,浩罕大变,必然会影响到新疆境内,就不说俄罗斯是否会继续攻入新疆,且说将来的难民风波,必然会影响到总督大人如今推行的屯田之策,事关新疆大计,大人不得不察啊。”

    论起推太极的本事,一百个浩罕国主和一百个秀才也比不上沙场政坛厮杀多年出来的老油条左宗棠,左宗棠只是一味推脱,纳西尔丁汗咬咬牙,知道不露出点实际的东西,怕是中国人绝不会动心了。不顾及藩属国主的身份,单膝跪了下来,“下国已经准备好了折子,”纳西尔丁汗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本子,外面包着是羊皮纸,隐隐是地图的东西,秀才接了过去,奉到左宗棠的案上,左宗棠本东西,眼睛瞬间迷了起来,“只要天朝为浩罕主持公道,浩罕国愿以地图版籍,纳土归降!”(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