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浩罕之乱(七)
    “各位看官,今日我且不说八里桥,也不说两门英烈,且说说如今西北的一桩新鲜事!各位爷,大家伙知道西北有什么新鲜事吗?”祥福茶馆里头,一个说书人摆开了龙门阵,说书的开头,还吊了吊大家的胃口。

    “是平阿古柏的事儿?这可不新鲜了!”

    “那是什么?什么屯田的?这事儿咱们不感兴趣,你若是说这个,且打住罢了!”一个茶客不耐烦的说道。

    又有几个人猜了什么均是猜不中,大家纷纷来了兴致,要说书人快快说书,别卖关子了。说书人笑眯眯得团团拱手,“这说的西北的一件奇事,单单说一位书生,唤作张承志的,昔日在乡间读书有成,不大不小的中了一个秀才,正准备上京赶考的时候,那时候天妖星阿古柏在西北作乱,还拉上了白虎精,这闹得新疆鸡犬不宁啊,这个张承志看的报纸上的军报,气得丢了毛笔,发誓要投笔从戎,为国尽忠!这才一路到了西北,且不说这一路千辛万苦,单说他到了迪化的时候,还亲自上城墙参与了攻防战,好身手啊!百步穿杨,一连射死了几位阿古柏坐的三大天王,这才吓得阿古柏弃城而走,张承志文武双全名声大噪!新疆的各部百姓送了一个雅号,叫做‘天山大侠’!”

    众人听得入迷,脖子都伸长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说书人唾沫四溅的在说着,“直到阿古柏平定了之后,左总督大人正准备大用,起码要拜这位天山大侠为布政使,没想到这位张秀才虚怀若谷,且不计名利。一概金银赏赐都放封存,就此挂冠而去,游戏人间。几年之间,走遍了新疆各地。到处都是他惩恶扬善的故事,这一日,他闲的无聊居然就到了浩罕国,好家伙,这时候刚好是浩罕国奸臣勾结俄罗斯人意图谋反,这国主被奸臣所困跳楼自尽,遗命让少主继承王位,可这少主毕竟年幼。虽然颇有智慧,可国中大乱,如何能力挽狂澜,正在大哭之时,张承志从天而降,他也是忠义之人,浩罕国乃是天朝藩属,如何能落入蛮夷之手?奈何国中混乱,无法竖起义旗,他也只好忠肝义胆无处发泄reads();。”说书人一拍惊堂木,“三百里护送浩罕国少主奔赴伊犁,祈求庇佑于天朝羽翼之。这张秀才还在路上设伏,用计谋杀了好些俄罗斯人的骑兵,实在是痛快啊!这正是:‘千里奔袭,天山大侠露峥嵘,单骑护藩,忠肝义胆显英豪!’”

    茶客们听得十分痛快,这可比平叛的事儿听得带劲多了,不少人多赏了铜元,那个说书人又是团团作揖叩谢。几个茶客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个张秀才可真是厉害,若论在西北。也就是那学政大人比得上了。”

    “那位学政大人啊?”

    “就是新疆学政王老爷啊,别瞧着昔日西出阳关的时候愁眉苦脸。人家在新疆过的可是滋润极了,每到一处,各部都是隆重迎接,他管着各部子弟的出身呢!如今在新疆,听说没有什么一个秀才的身份,出门都不好打招呼!他的话在新疆,可比巡抚布政使说话好使!”

    一个茶客嗤笑,“这些部落的人,懂什么学问?辱没斯文而已!”

    “可不能这么说,昔日就是咱们对着西北这些地方太过纵容了,没有好好的管理,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了乱子,如今一等公左大人坐镇新疆,就是要把这些不好的规矩一一的改过来,若是这些功名就能收了西疆各部的心,那便是最好不过了,所谓上兵伐谋,不动刀枪而尽收王霸之功,这才是最高明的手段儿!”

    “你说的也是有理。”

    一个穿着皮袍的人放了帘子,隔绝了外头的吵杂声,转过身对着坐在上首慢条斯理喝茶的中年男子说道,“式侯,这些话你可都听见了?”

    “无稽之谈居多,”被称之为式侯的如今京中最红的名士李慈铭,他面色平静,态度也颇为温和,完全不见名士该有的尖利刻薄模样,“军机处的奏报,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个秀才,哈哈哈,也罢,不说了。”

    李慈铭笑而不语,穿着皮袍的男子倒是来了兴趣,“这个秀才到底是如何一个人。”

    “只是一个惹祸精罢了,中枢正为此事头疼的紧呢,把战火带到了国内了。新疆好不容易安定来,这子,又要起风波了。”李慈铭说道。

    “中枢的意思必然是求稳,”皮袍男子撇了撇嘴,“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当政者都不愿意大动干戈,我瞧着此事弄不起来,最后总是风消云散的,式侯兄你说呢。”

    李慈铭微笑,“不见得,你外头的话没听到吗?这些话,虽然无稽,可人人都爱听,这意味着什么,咸丰末年以来,朝廷用兵,都是胜,这人心气劲儿都起来了,那就都是爱听这种救藩属于水火之间的故事,也愿意对着外人强硬,更别说是俄罗斯这种旧敌了。”李慈铭放了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开水冒出了热气,在室内消散,李慈铭盯着慢慢消散的热气,“这是老百姓心里头的意思,我怕是十二镇也是这个意思。”

    “怎么,十二镇在朝中难不成也说得上话吗?”

    “他们说不上话,自然有人帮着他们说上话,”李慈铭说道,“但凡乱世,武人必张,这是铁律,且就看平洪杨之乱到如今,出了多少个公侯伯子男了?只要是当兵的,就不会不想打仗,不会不想打胜仗。再说了,所谓的正道人士都要裁撤军队和水师,这水师还有点作用,起码吓住了日本人,可这陆上的,若是再没动作,怕是都要担心咯。”李慈铭站了起来,整理衣服,“再者,”他指了指天,“上头的那位,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