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十四、偶现麟角(二)
    弘德殿内,俊才侍读做出和往日不符的高调言论,“由此可见,浩罕之国,必然要保住,如此新疆可得无恙,新疆无恙,陆地上稍安,如此方可与世界列强一较长短,”皇帝看着王庆琪说话的样子,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徐桐何时遭受过这样的激烈言语,在御前申辩,亦是不会有如此撼人之语,他一时语塞,随即勃然大怒,“你这是狡辩!不尊圣人之语,却学了什么鬼谷子纵横家的学问来,”徐桐看到皇帝含笑看着王庆琪,怒气又上升了一层,“学来蛊惑圣心!老夫饶不了你!来人,请板子!”

    这板子是伺候皇帝的人代替皇帝领受的打手心,昔日都是载澄代替皇帝领受的,皇帝年岁渐长,加之又亲政了,这板子已经许多年未请了,没想到这一日请了板子,还不是因为皇帝的缘故,只是王庆琪自己的缘故。

    翁同龢站了起来,准备开口缓和气氛,皇帝站了起来,对着徐桐笑道,“徐师傅切勿动怒,仙卿虽然是说话冲了些,可到底也没说徐师傅的话没道理,没瞧见,他亦是没有说要动武而已,如今这理国治政,朕亦是有心得了,”皇帝背着手环视众人,颇为自信,“上兵伐谋,若是不用刀兵就能解决问题,自然是最好,仙卿之语有道理,”徐桐随即又有发作起来,皇帝连忙说道,“徐师傅之言老成谋国,乃是至理,国朝以仁义治天下,藩属虽然不恭顺,天朝却不能见利忘义,自然浩罕国主的折子,朕会驳回去,天朝岂能看上浩罕这点土地?未免是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燕雀岂知雕鹗志?徐师傅,朕意,派遣一饱学之士和俄罗斯大使理论,务必要让俄罗斯人幡然悔悟,痛改前非,不仅退出新疆,更是要退出浩罕国,这才是仁义之道,徐师傅你看如何?”

    翁同龢悄无声息的往后退了一步,载澄捂住嘴巴,窃笑的看着徐桐,徐桐犹自嘉许皇帝不已,“圣恩浩荡,外夷必然会归服王化。”

    皇帝戏谑的笑了起来,正准备开口,“皇上,”王庆琪喊了一句,等到皇帝转过脸来,见到王庆琪低着头悄悄的说道,“帝师尊贵,不可取笑之。”

    皇帝明白了王庆琪的意思,他的原意是让徐桐出马去和俄罗斯大使交涉,看看外夷会不会听这位耻与洋人为邻的徐师傅说的那些孔孟之道,可王庆琪一番话倒是让皇帝想起了昔日倭仁的遭遇,顿时心里一软,虽然皇帝不怎么待见这些师傅,但是也不能轻易让别人耻笑了去,于是改口说道,“那就让翰林院派人去找俄罗斯大使,务必要让他痛改前非,一个不行的话,那就一个个轮着上!只是这些人,未免资历浅了些,无可奈何啊!”

    徐桐这才知道皇帝原本意中让自己去和洋鬼子论辩,虽然有些恼怒,但是他顾全大局,名节不可失去,也就浮皮潦草的收了蓬,结束了这一日的讲课。

    翁同龢也出了们,皇帝招手让王庆琪上前,“你说的话很好啊,我往日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热血的性子,可实在是合我的胃口!”

    王庆琪笑道,“当不起万岁爷夸奖,这也不是热血涌上心头,所以冲撞了徐师傅,我心里后悔的紧,眼看这板子要上手了,实在是怕——幸好万岁爷为我开脱!”

    “你还怕什么,”太监上前给皇帝整理腰间的配饰,皇帝睁开双手,“幸好也有你的提醒,不然徐师傅明天就要告病了,是应该给他留些颜面,不能闹得太过,毕竟帝师的体统在这里,仙卿,你说了这番话,可逃不了好去,要派差事给你!你明日儿就把你的意思写一道折子上来,我要世人都知道,我亦是有如此张良萧何在侧!”

    载澄打着哈欠走了过来,“万岁爷您自己个的体统都不顾及了,您怎么我啊我的。”

    同治皇帝神情微微一滞,不悦的看着载澄,见到他眼圈漆黑,人也十分纤瘦,不觉愣住,“你这个小子,怎么精神这么差?昨天夜里又去那里鬼混了!”

    “只不过是听曲儿有些晚了,不打紧,回去歇息几个钟头,又是一条好汉。”

    皇帝半是羡慕半是恼怒,叹道:“你那个阿玛,管着朕倒是紧,由着你到处放荡,什么时候得了马上风,可就有你好受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载澄摇摇摆摆的走了出去,“万岁爷您自然是不懂的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