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偶现麟角(三)
    皇帝失笑,不免摇摇头,王庆琪在一旁皱眉,皇帝见到王庆琪皱眉,不由笑道:“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不用在意,朕与他一同长大,是难得的情分,我不愿意苛责他。”

    “是,”王庆琪回道,“可澄郡王也要主意自己的身份,他可是皇上的侍读,又是议政王的嫡子,实在是不好如此啊。”

    “他的那个父亲都管不了,我还能管的了嘛。”同治皇帝喟然叹道,“且不说他了,你的这个折子,”皇帝指了指王庆琪,“可要用心写。”

    “嗻,”王庆琪微笑打千行礼退下,皇帝背着手,含笑看着王庆琪退下,太监不在跟前,养心殿之内才有了片刻安静,皇帝才安静了一会,陈胜文就走了进来禀告,“万岁爷,李师傅来了。”

    皇帝收起笑容,淡淡的点了点头,“请进来。”

    李鸿藻进了暖阁,大礼参拜,皇帝双手虚扶,“李师傅请起来,今个有什么事儿吗?”

    “听说徐师傅在御前说了一些话,倒是被王侍读一句句的应了回去,”李鸿藻脸上十分严肃,“臣以为,帝师尊贵,不宜轻易让人折辱之,王侍读为人堪忧,请皇上罢其侍读之位,以正人心。”

    “李师傅多虑了,你说王侍读为人不正,我倒是觉得其为人极正,徐师傅为人迂腐,我不愿苛责于他,他倒是变本加厉了,李师傅朕就和你说句实话吧,”弘德殿的这些师傅里面,只有李鸿藻皇帝是最亲近的,“朕本欲让徐师傅去和俄罗斯人理论,但是王侍读劝诫朕,要注意帝师体统,朕这才罢了,可见其人虽然和徐师傅意见不同,亦是注意尊师重道的。”皇帝如此说,李鸿藻也是无法。只好唉声叹气,皇帝笑道,转移了话题,“朕欲在军机处添人。李师傅你是老臣,见识的人多了去,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议政王似乎不置可否……”

    “那他也没说不愿意的意思,只是说这适合的人难找,”皇帝笑道。“难不成,李师傅,你也说这样搪塞的话给朕听吗。”

    “臣不敢,只是这事儿,轮不到臣下说话,”李师傅说道,经过今天的遭遇,李鸿藻已经知道,徐桐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必然是不可能入直军机的。翁同龢才刚刚丁忧回来,身上没有正经的差事,更不可能让他入直军机了,再者,恭亲王也必然不会再许一个清流领袖的人物进到军机处搅混水。

    那剩下的人,就十分少了,论资历,论才干,怕是不多了,大约只是那几位。李鸿藻自然也懒得拿这个举荐的彩头,原本准备是就此打了马虎过去,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心福至灵。继而说道:“皇上垂问,那臣亦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臣以为,如今有一位极好的人选,可堪大任。”

    “哦,”皇帝挑挑眉。“李师傅,你且说来。”……

    “万岁这意思?”宝鋆靠近了恭亲王,恭亲王正盘腿坐在炕上,默不作声的抽水烟,“要往军机处安排自己的人了?”

    “是啊,”恭亲王点点头,放下了水烟,他也是难得抽几口水烟,只是在烦闷的时候,“咱们这位皇上的意思可真是难懂了,今个又夸我,不让我去了议政王这个位置,可转眼就要安排人进来了。”

    “这还不简单,只是为了让王爷您不好说话罢了,王爷您不是也这样做了吗。”宝鋆摇摇头,“万岁爷长大了,心思也多了起来,倒是和太后一模一样的。”

    文祥歪在炕上,摸了摸自己的鞭子,“这添人是一定的了,只是皇上要选谁呢?”

    “横竖不是选咱们的人,”宝鋆摇摇头,“原本这沈小山机会极大,太后不再垂帘了,他在上海也做的极好,想必是能入皇上的眼的,只是怕,”宝鋆啧啧出声,“皇上会反其道而行之啊。”

    “不管如何,叫小山先入京吧,”朱学勤对着恭亲王说道,“若是有什么机会,朝见也方便。”

    恭亲王点点头,又颇为担心,“皇上若是叫弘德殿那帮人进军机,这该如何是好?”一个李鸿藻就已经头疼了,若是加上徐桐等人,就别活了!

    且李鸿藻为人方正,虽然鄙视洋务,到底也知道轻重,与国有益的事儿不会轻易阻拦,换做徐桐,可没有那么好说话了,昔日他的宅子在东交民巷,与各国使馆颇近,他居然在宅子门口贴了“望洋兴叹,与鬼为邻”的对联出来讽刺洋人,险些闹出了一场极大的外交风波,如此不知轻重不择手段的攻击洋务之事,实在是可怕。

    “不会的,”朱学勤笑道,他在军机处似乎极少说话,也不太建言献策,只是默默做好自己的差事,很是务实,但是每言必中,“皇上是实在的洋务派,这点王爷还没瞧出来?若是不是皇上一力推动,这京津铁路,还不知道猴年马月修得好呢。”

    恭亲王点点头,听着朱学勤继续说道,“皇上尊师重道乃是本分,其余的不会多想的,皇上与其说是弘德殿的师傅们教出来的,还不如说是皇太后教出来的,不用担心皇上会放纵了徐桐等人,皇上至多只会给他们大学士的尊位,允许他们对着朝政指手画脚,绝不会让他们乱了洋务大事,皇上这点数还是有的,”朱学勤递上了一本折子,“这是侍读王庆琪的折子,王爷您说,这里头难不成没有皇帝的意思?”

    恭亲王摊开了王庆琪的折子,细细的读了起来,读完了眉心连跳,宝鋆看的莫名其妙,“这折子上说的什么?王爷。”

    恭亲王叹道,“皇帝的意思,我看到了,难道还要对着俄罗斯人用强,夺回浩罕吗?”

    “皇上是极为看重洋务,这一点儿也没错,”恭亲王摇摇头,哑然失笑道:“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意,亦是有自己的主见,施政也有自己的侧重点,同而不和,奈何奈何啊!”

    “同而不和?”(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