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四、偶现麟角(五)
    “何谓同而不和?从来只听说过和而不同。”

    “同而不和,自然说的是秉政者之心,自然是相同的,”胡林翼回答道,他正在自己的小花园里头,和兵部尚书江忠源对弈,边下了一个白子,他边说话道:“都是要发愤图强的,只是这手段就不一样了,手段方式不一样,这自然就有了争斗,若是派别一样,这争斗少了些,若是派别不一,党争就出来了。”

    “芝翁,以为如今朝局如何?”

    “朝局,也就是这样,一潭死水,若论好戏,前些日子那些好戏,是不会再有了,”胡林翼说道,在天元下了一个子,“这朝政,底下的人似乎都是风云变幻,你争我夺的,斗来斗去十分精彩,可咱们都清楚,朝局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的平淡死板无聊,偶有新鲜之事,也只是沉溺在寻常的琐事中,激起一点点水花,随即消弭不见,再也不为人所重视,”胡林翼眼要输了,随即就住手不下,只是捏着一颗棋子把玩,“本朝新鲜之事最多,可如今大家似乎也是习以为常,提不起什么兴趣咯。”

    他把那可棋子丢回到盒子里,站了起来,对着水边的落叶神,银杏叶子淡黄雅致,铺满了一地,小仆懒散,花园没有及时打扫,倒也别有风韵,“芝翁,说起来,这朝政自然是要归皇上亲统的,昨日皇上垂问于我,问兵马粮草如何,我据实报之,皇上似乎有兴兵西疆之意。这事儿……”

    “这事儿,皇上一个人做不了主,”胡林翼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说王侍读那一日上的折子,在朝野颇为轰动,这是皇帝的意思没错,可王侍读为人谨慎,这折子里头说的清楚,‘浩罕之国乃是天朝藩属,切不可轻易弃之’并没有说一定要动武,曾纪泽已经去伊犁了,想着一言退雄兵?这曾纪泽身上的担子可就大了。”

    “这事儿难得很啊,”江忠源摇摇头,“俄罗斯人若是有如此和蔼知礼仪,就不会日夜想着要侵吞邻国领土了,若是能让俄罗斯人退出西疆,已经是万幸,毋庸复论浩罕复国之事。”

    “这是没错,”胡林翼点点头,“恭亲王所虑之事,也有道理,与他国交战,不可轻开,这不同于平叛,谨慎些也没错,可王侍读的折子里头,”胡林翼苦笑,“这礼仪利益说的清清楚楚,叫人心动,朝野有了议论,也是正常,我这心里也是犹豫的很啊。”

    “这里头一句话我倒是极为欣赏,”江忠源笑道,“为政之道不可只察银钱之利,更需跳出俗务,体察总政,利国为先。”

    “是啊,一言搅动风云,这个王庆琪不简单啊。”

    “是皇上夹带里的人,自然是错不了,再者,也是两榜进士出身,这翰林华选,又是极为通透,知晓洋务之事,将来的前途必然是飞黄腾达的,”胡林翼笑道,“如今科举尽数选的是新式人才,再过几年,咱们这些老家伙,可就没有立足之地咯。”

    “您太过谦虚了。不过话说回来,芝翁,您说,这军机处会补谁呢?”

    “怕是沈小山吧,他已经从上海出发进京了。”胡林翼笑道,“他可是恭亲王的智囊啊,恭亲王如今也知道没有谋主的缺陷了,自然要努力运作沈小山入京。”

    “可曾督也在三日前入京,这时候怕是已经陛见了。”江忠源说道,“论起资格,怕是曾督更为适合吧。”

    “恩?”胡林翼转过身子,忠源,“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曾督的意思?”

    “是我的想法,怕也是湖广子弟共同的想法,”江忠源原本是不苟言笑之人,这时候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笑容有些不自然罢了,“论功勋,论资历,曾督乃是朝中第一功臣重臣老臣了,历任多省巡抚,又是连任两江直隶总督,论资格,自然是够够的,再者皇上怕也有此意,不然如何能独独宣召曾督入京?”

    “可如今帝王相争,入军机,怕不是好时候啊。”胡林翼喃喃说道,“我自然是愿意曾督入京的,在地方上再有威势也是藩镇而已,如何能比得上国朝宰相呢。”

    江忠源正准备说什么,胡林翼的亲随走了近来,“老爷,军机处来人,请老爷入宫议事。”

    “哦,你去准备马车,来人说了什么事儿吗?”

    “说新疆总督下令团练攻打在伊犁河边上驻扎的俄罗斯骑兵,已经打了几次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