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五、九龙治水(一)
    “是,”恭亲王说道,“这是紧急的军报,故此军机大臣都来了。”

    “恩,”皇帝问恭亲王,“你们商议出什么结果了吗?左宗棠此举,合适与否?”

    “臣以为不甚妥当,”恭亲王说道,“对外宣战之事,从来都是中枢的权责,地方督抚只有平叛之责,如此以来未免越权了。”

    “那要左宗棠干看着俄罗斯在新疆境内嚣张吗?”皇帝不悦地说道。

    “这,自然是不行的,”恭亲王说道,“曾纪泽已经到了哈密,想必不日就能到俄罗斯人的总督府去交涉。”

    “这是其一,”皇帝说道,“还有这俄罗斯人,就交给左宗棠处理吧,想必这些小摩擦,无伤大雅,左宗棠是老臣了,想必也懂得轻重。”

    恭亲王等人称是,宝鋆又说:“今年原本朝俄罗斯人购买军舰两艘,臣以为,可暂停合同,横竖咱们也还没拨付银子给俄罗斯人?”

    “这?”皇帝有些犹豫,“这订购的军舰用于何处?北洋还是南洋?”

    “是北洋。”

    “那就先停下来,北洋水师之中,还是少些俄罗斯军舰为好。”皇帝说道,“横竖没给钱,不怕失了银子。不过这说头要有缘由。”

    “是,”恭亲王说道,“奕劻办事得力,臣在总理衙门得空不少,交给他处置就可以了。”恭亲王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说了,“俄罗斯大使日前找到总理衙门,说昔日购买金州之事,未免草率,言语里的意思,要求中国再支付一笔费用,以作缓和两国局势之用。”

    “岂有此理,”皇帝轻轻呵斥道,“难怪俄罗斯人一直不忿。态度古怪,原来是看中了金州出产的金子,”皇帝恍然大悟,“昔日购买金州。太后的意思,一是为和俄罗斯人缓和关系,二是看中了金州有出产金子。素来没有买卖成功反悔的意思,难不成,这俄罗斯见到金州有了出息。又眼红了?可笑!”

    “金州之土,面积堪比东北三省之地,虽然颇为寒冷,但是有金矿一样,就知道其之价值,”宝鋆听到俄罗斯人这样,马上就不干了,金州出产的金子,尽数解到内库,自己看着眼馋。这些金子虽然没有直接进了户部,可这户部给大内所用的银子,却是一直没有增加,第一,是内务府开始赚钱,第二个,就是金州有了出息,这和皇庄一样,都算是皇帝的私产。若是要给俄罗斯人再一笔钱,这钱可就要从户部出了。这怎么可能!“不可对俄罗斯人妥协。”

    “这银子我宁愿用来买军舰和俄罗斯人对垒,也不愿意白白再送给俄罗斯人,”皇帝定下了调子,“议政王你就这样去办吧。浩罕国主。就让他先入京朝见,什么事儿以后再说,他这么一个人养几年,花不了多少钱。”

    皇帝干净利落决定了这事儿,于是又发问:“前些日子,我说军机处事多。要补人,你们有什么人选没有啊?”

    李鸿藻低着的脸上表情微微一动,看了看身侧的胡林翼,恭亲王回道,“是,臣等已经商议过了,”李鸿藻微微冷笑,这也就是他哪几个人讨论过,自己何从听到过?“上海巡抚沈桂芬为人老练,甚有谋略,可堪大用,历任山西巡抚,上海巡抚,吏部的历年考核都是优等。”

    皇帝不置可否,转过头问李鸿藻,“李师傅是什么个意思?”

    李鸿藻回道,先是表扬了几句,“沈桂芬为人甚是干练,确实是干才,不过,”世人都知戏肉都在这转折之后,“韩非子云‘宰相必起于州郡’,国朝虽无前朝一般,宰辅从县官知府布政使六部九卿这么一步步做上来,但本朝是资历、经验、履历都是极为看中的,军机大臣虽无宰相之名,却有宰相之实,绝非大学士这样的加衔,可以轻易授之,沈桂芬虽然熟谙政事,但是只是两任巡抚而已,总督之职还未历练过,骤然入直军机,怕人心不服啊。”李鸿藻说完了,最后还闲闲的加了一句,“昔日太后垂帘之时,亦说未经一品职位历练,轻易不得入直军机,臣愿皇上鉴之。”

    宝鋆听着心里窝火,若论历练,你李保定可是连北京城都没出去过,正欲开口驳斥之,但是随即想到他先是内阁学士再任户部侍郎,再进都察院左都御史,再加大学士入军机处,虽然是靠了皇帝帝师的身份,但也是这么一步步的走下来的。另外的胡林翼更不用说了,李鸿藻此言,不是没有道理的。

    恭亲王微微皱眉,瞥了李鸿藻一眼,文祥说道,“李大人此言大谬,军机处乃是中枢机要之位,绝非内阁那样的清闲,臣不是说年老者不得入内,只是这年富力强些才能担得起军机处连轴转的差事,沈桂芬人在壮年,又是政务练达,资历虽然有不足,且是道光二十七年的进士,”文祥刺了李鸿藻一句,李鸿藻眉心一跳,他是咸丰二年的进士,从文魁的角度来说,他才算是新人。文祥继续说着沈桂芬的履历:“中进士之后,就选庶吉士,授翰林编修。咸丰七年,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同治二年,外放署山西巡抚,严禁种植罂粟,又大开贸易,山西大兴。赴上海之后,又主持开通松江至苏州的铁路,使得两江出产之货物可极为方便的出海卖给洋人,又改革上海海关的制度,增加了关税银子,缺不至于让老百姓抱怨,可谓是德政;采取减税鼓励之策,上海等地工厂遍开;又极为维护老百姓权益,设定了上海最低的工厂工作收入,百姓委实悦之,臣以为,沈桂芬入值,正当其位。”

    文祥难得说话,但皇帝是十分看重他的话的,这么一番话说出来,李鸿藻闭目不言,皇帝是点点头,“这话说的不错,才干确实重要,不过皇太后说的也对,这资历也是极为看中,不如就先学习入值吧?”皇帝用商量的口气和恭亲王说道,“等过一些日子,再行转正。”

    恭亲王微微舒了一口气,“是,臣等遵旨。”

    “不过朕以为,这军机处才补一个人,未免少了些。”皇帝继续说道。(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