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九龙治水(四)
    次日三位新任的军机大臣就进宫在养心殿叩见皇帝,皇帝嘉勉了几句,就让几个人退下,恭亲王带着三人一起出了养心门。军机处原本是临时机构,这值房也只是在隆宗门外简单的几出小排房,简陋狭小,军机大臣加上章京再加上苏拉,林林总总数十人,蜗居在此处,还是太后垂帘之后,深知军机处当差之苦,又道有失宰辅体面,原意迁居至文华殿,奈何文华殿在太和门边上,略微偏远,不利于军机处在御前奏对,故此太后下旨在隆宗门外,靠着崇楼把原来的矮小值房拆掉,起了三进极为宽敞的宫殿,以供军机大臣料理政事,这才一解困顿之苦。

    几个人到了军机处,军机大臣都迎了出来,恭亲王一一介绍,其实也不用介绍,大家都是熟识的,旨意上曾国藩排在第一位,但是他十分冲和,且敬重塞尚阿,一力要让塞尚阿走在前头,塞尚阿虽然有些老顽固,那也只是在家中,绝不会在外头表现出来,本朝虽无明朝内阁一般,以先进军机处为达者,日后这内阁首辅亦是按照年限来,但是名次先后,不可乱了规矩,故此两人十分推让,最后还是塞尚阿走在前头,曾国藩次之,沈桂芬殿后。

    三人到了值房,这是众人议事之殿,恭亲王坐在了正堂之上,其余等人雁翅排开,一一落座,恭亲王说了一些场面话,然后开始分派诸事,近来政事越发繁忙,新来的三个人都分到了不少事务,塞尚阿管着理教院和理藩院,曾国藩管教育部,协管礼部,沈桂芬责则只有一个:是漕运海运分管,其余的就没了,只是说明“参赞军政务”。

    塞尚阿虽然觉得自己管的东西未免少了些,可到底是新起复到军机处的。不宜太过要权,也就罢了。其余二人都是人精,更是不会说什么,众人略微坐了坐。也就散了。

    宝鋆拉着曾国藩到自己的值房去,说要协商十一月皇太后千秋节的仪注。恭亲王笑道:“你这厮,曾大人还未坐安慰,你就让人当差,这事儿且不忙。让三位先安顿下来,日后还怕没有当差的时候嘛?”

    宝鋆这才作罢,军机章京领着三人到了自己的值房,各人值房都不靠在一块,虽没有各自有套院,也是十分宽敞,又有苏拉上前禀告应诺,各人又看缺了什么,要仆役一一添全,如此折腾半日。才算空了下来。

    曾国藩正煮沸了一壶茶,就听到外头有脚步之声响起,曾国藩含笑站了起来,外头就走进了胡林翼,胡林翼看到曾国藩,微笑拱手,“涤生兄大喜!弟终于在军机处等到了涤生兄。”

    “润芝啊,”曾国藩拉住了胡林翼的手,两人一起到了炕上坐下,曾国藩亲自给胡林翼倒了杯热茶。“我本意是不欲进此是非之地的。”

    “涤生兄素日自诩为官避事生平耻,如今奈何做望而退却之态了?”胡林翼笑道。

    “在地方亦能当差做事,奈何入京呢?”曾国藩脸上十分疲劳,他如今已经是六十三岁。但是精神头来看,还远远不如七十岁的塞尚阿红光满脸,精神抖擞,“京中掣肘甚多,干成事儿的少,不易居啊。”

    “涤生兄乃是平洪杨第一功臣。又在地方上大办洋务,深得帝心,您不入值军机,还能轮的到谁?”胡林翼说道,“就算是皇上有别的心思,也不足为虑。”

    “皇上的心思兄大约能猜到一些,只是,哎,恭亲王昔日有提携帮助之恩,我实在不欲与其放对之。”

    “皇上也未必有此意,只不过是见不得一家独大罢了,弟在军机处独木难支,甚是尴尬,百花齐放春满园啊。”

    曾国藩捻须点头道,“这话却是没错,我在地方上观京中,纷争所有,但是君臣尚能一心图强,老夫入值军机,若是能秉公心行正事,想必不会辜负皇上和你们的一片苦心。”……

    章京刚刚来到了塞尚阿的值房,“皇上的旨意,叫老大人预备着,今年诸藩入京朝贺,一定要加上土尔扈特部汗王和承化寺大喇嘛,西疆临国边境的藩属土王,也请大人斟酌添加。”

    塞尚阿点头应下了,恰好理藩院尚书,协办大学时庆海到了,于是两个人又是见面亲热一番,论起在皇家的辈分,一个是皇后之祖,一个是太妃之父,两个人正是同辈,塞尚阿年纪大些,就喊庆海是老弟,“老弟,我离开军机处太久了,这些年新政颇多,政事大多不认得了,理教院又是新设,这些活计我可不太懂,到时候要多靠老弟提点提点。”

    庆海连忙道不敢,“您是皇上的丈人老太爷,身份尊贵,散漫做去,谁也不敢说你的不是。我当差这么多年,只记得一条,上头叫咱们做什么,做好便是,绝不能学别人搪塞拖延,或是阳奉阴违。”

    塞尚阿哈哈一笑,“那也要为主子分忧,不能一味着尸位素餐呀。”两个人心领神会,又是哈哈一笑,庆海是理藩院尚书,塞尚阿就问道:“这皇上的意思,要特意加上新疆的藩属,是为何?”

    “我想着必然是为了俄罗斯人之事,别说是新疆,前几日兄长还未上任的时候,皇上已经下旨,让漠北诸部首领今年也要入京觐见。昔日蒙古诸部都是在热河朝见,今年又加上新疆诸部入京,还有一个浩罕国主,这必然是一番盛事,小弟肩上的担子重的很啊,到时候说不得要仰仗鹤汀老兄的虎威了。”

    “咱们都是为皇上当差的,说什么仰仗不仰仗的外话,”塞尚阿笑道。

    庆海复又叹道,“八旗中人,能干的少,能被皇太后,被皇上看上的更少,老大人如今复入直军机,可谓是简在帝心,必然能成就一番事业了。”

    两个人正在谈笑之间,塞尚阿带进宫的家人跌跌撞撞的奔了进来,塞尚阿沉下脸,“大惊小怪,一点规矩都不懂,客人在这里,让人笑话!”

    “太爷,太爷,太爷大喜,”那个家人满脸喜色,听到呵斥也丝毫不惧,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结结巴巴的说道,“珣嫔娘娘,珣嫔娘娘有身孕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