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七、昭阳节使(一)
    荣禄朝着自己的小厮示意,那个小厮点点头,挤过人群,朝着那家中药店铺走了过去,没多会,就跑了回来,“是安公公府上的女眷。”

    “女眷?”荣禄说道,“怎么看上去这样的眼熟?”

    他还要去曾国藩的府上去拜见,一时间也不欲多事,随即也不再多想,只是暗暗记这个铺子的名号,一行人慢慢的朝着前头走去,路过了一座戏院,水牌上头写着“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雁门关”“白蛇传.断桥”这三出戏,荣禄虽然不爱看戏,却也知道,这三出戏是内廷里面的主子最喜欢看的,亲自删改订阅。

    小厮见到自己主子逗留,又解释道:“这里头雁门关的萧太后,是梅巧玲扮的,昔日西太后亲自赞誉他扮的好,特意辞了一件朝服,命梅巧玲每逢唱此出戏的时候,穿朝服饰演,这可是四九城独一份!老爷要不要等会也来瞧瞧?”

    “罢了,日后有空了再来吧。”荣禄摇摇头,淡然说道。

    大街上到处都是西洋马车,像荣禄这样骑马出行的人,反倒是不多了,接来一路无话,荣禄到了曾国藩的府邸,这里靠近了什刹海的位置,是内务府拨给曾国藩住的,日后若是曾国藩解职,这处宅子还是要收回去的。

    宰辅门前必然是人山人海的,这里头的队伍一直排到了大街上,牵着马匹的那个小厮咂舌不已:“这人可真多。”

    一个路过看热闹的闲人听到小厮如此见不了世面,鄙夷得开口笑道,“这里还叫多呢?兄弟,您是没去赛大人府上门口瞧瞧,他府前,那可是连道缝儿都挤不进去咯。”

    “赛大人也是军机大臣。那里有什么区别?”小厮不悦的反驳道。

    “同是军机大臣没错,可人家女儿争气,肚子里正怀着一位小太子爷呢!”

    荣禄让小厮别继续搭话。“你去递我的手本。”

    小厮拿着荣禄的手本朝着大门走去,不多会中门大开。杨岳斌跑了出来,看见翻身马的荣禄,拱手笑道“仲华老弟来了。”

    “提督大人。”荣禄笑道,“怎么今个也在京中?来京中也不通知小弟,该罚酒三杯。”

    “昨个才入京述职的,知道仲华老弟素日里都在丰台,要不就在讲武堂,忙的很reads();。”杨岳斌笑道,“所以不敢叨扰,先到了大帅这里,老弟若是要做东,愚兄必须到,不醉不归。”

    两个人携手进了曾府,随即大门又紧紧关上,外头的人惊讶无比,“这位爷是何方神圣?居然劳动杨提督亲自出来迎接。要知道咱们在这里都等了好几天,曾中堂的大门都没人能进去过!”

    “你眼拙了吧。这位是荣禄大人,和武云迪并称满洲双璧!”

    且不说外头人的惊叹,杨岳斌在游廊里拉住武云迪絮絮叨叨。“仲华老弟,看在昔日同袍的份上,明年的大比武,可要多关照老哥哥我啊,我当着这个库伦提督,”杨岳斌满脸无奈,“打仗捞不到打,这也就罢了,可这漠北。能有什么好兵?!”

    “漠北蒙古各部的骑士不是顶厉害的?”武云迪笑道,“伯王爷的科尔沁骑兵估摸着都比不过你那里的。”

    “嘿嘿。若是论骑士精英,伯王的比不过我那里的。科尔沁靠近口内,早就堕落的不成样子了,论骑兵,还是漠北的好。”杨岳斌自赞道,随即一脸不豫,“可老哥哥我手里头,使唤不动人!”

    杨岳斌抱怨道,“库伦乌里雅苏台科布多三地增设总兵提督官,原本就是新设,再说了那里头的藩王,把自己手里的兵看的严严实实的,派给我的都是些老头子,当然了,这些人骑术也算上佳,只是都是四五十岁的糟老头子,如何能用?明年各省提督派兵入京比武,一群乌压压的老头子骑兵,这不是让我变成笑话吗!我这个提督是没法子当了!外头人还说呢,说什么蒙古都没有正经总督巡抚的上官,我这个提督在那里,可就是土皇帝了,我呸!谁要换,我就和他换!”

    荣禄安慰道,“国朝平叛之战甚多,这有了战功的武将也多了起来,再加上讲武堂毕业出来的武官,原本的武官额就不够用了,总不能和以前一样,有着总兵的顶戴,还做传信兵的活儿吧?这也不合体统,为了大家都有个实缺,所以中枢和兵部想了许久,把这蒙古诸部还有新疆青海等地,都要一一派出提督总兵将军等。”

    “这初始创设之事,辛苦是辛苦了些,比不得中原各省享清福,”荣禄笑道,“不过这也可是容易出成绩的活儿,再者杨兄乃是曾督座第一得力之人,若非你,谁敢去库伦那个诸藩王齐聚的龙潭虎穴?杨兄若是在库伦拉起一只骑兵,比武之时大放光彩,谁还敢小瞧你?”

    杨岳斌死命拉住荣禄的手,“听得老弟一席话,胜过低头死命干十年,既然朝廷这么看得起老哥哥我,我就厚着脸皮问你这位朝廷的代表讨要了,库伦提督府是新设的,人才紧缺,这讲武堂出来的人,自然先多派几个给我!”

    “讲武堂毕业的武官每省分配都有定数,”荣禄苦笑,“除去留在丰台之外的,各省都是没有几个,今年我可知道蒙古还没有分派的名额,你若是实在想要,请旨就是。”

    杨岳斌跳脚,他是苗人,素来不拘于什么体统身份:“若是要请旨,我还劳动你干嘛,你和武云迪两个人一同在讲武堂当着教官,不问你要,还问谁要?我可是知道的,你别诳我,这讲武堂,嘿嘿,江尚书可是插手不进去!”

    这还没到曾国藩的花厅呢,荣禄就有些招架不住了,“兄既然如此说,弟不敢不效力,我请示了祭酒大人,必然会给兄一个交代的,只是兄若是在弟这么讹了人去,”荣禄笑道,“日后库伦若有动静,你献不出力,可会被人笑话哦。”

    “动静?”杨岳斌瞪大了眼睛,“难道?”(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