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九、风起北疆(一)
    太后到了清漪园,随意地在万寿山逛了逛,又坐了会子船,就起身离开,显然对着清漪园十分不感冒,这倒也正常,马上就到冬天,都是水的地方,谁都呆不住,离开清漪园还是先去了香山,一路沿着整齐宽广的山道,扶着唐五福的手上了香山顶,见满山红叶,秋风吹过,红叶似乎似火焰一般跳跃了起来,秋高气爽,只是有些冷,太后出了一身汗,却不得不披上了披风,今日不是重阳的正经日子,所以英烈祠里头并没有多少人,侍卫们也没有清理英烈祠,只是把大殿腾了出来,太后端正衣服,肃穆进香,今日没有陪祭的大臣在,所以也只是捻了三炷香,默默祷告一番,也就礼毕了,太后沿着大殿朝着西边走去,又出现了连片的石碑,上面刻满了人名,这是西征捐躯的诸将领士兵的名字。

    太后正在默默探视,唐五福进了大殿,担忧的说道,“主子,”他欲言又止,“宫里头传出了消息,”

    太后看着阵亡的人名,看到唐五福的表情,心下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咯噔一下,“什么消息?”

    “珣嫔娘娘今天突然腹痛,流产了。”

    珣嫔一声**,睁开了眼睛,皇帝那苍白的脸出现在了珣嫔的眼中,见到珣嫔醒过来,关切的问,“你醒了?”皇帝的声音发紧,“身子要不要紧?”

    珣嫔正准备说什么,脸上却露出了痛楚的表情,皇后在边上抹着眼泪,“珣嫔,孩子没有了,你别伤心啊。”

    合宫之内都是凄惨的样子,皇帝强自忍住,转过头低声喝道,“没了就没了,有什么打紧的。都给朕出去,不许吵到珣嫔!”

    伺候的太监宫女们鱼贯而出,不敢惊扰到这九五之尊的情绪,皇后用手绢拭泪。也不知道这伤感有几分真心。“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掉了呢。”

    珣嫔在床上默默流泪,殿内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闻得皇后有些干恶的感觉,“太医说你的身子弱,头两个月本来就是难担住。”皇帝温言说道,还把珣嫔的被子掖了掖,“你好生调养身子,不要担心别的,孩子日后总是有的。”

    皇帝起身,对着皇后说道,“你照顾珣嫔吧,朕去养心殿批折子了。”

    皇帝郁闷的起身,默默去了养心殿,永寿宫离着养心殿最近。皇帝也不传轿辇,只是一路走了过去,太监们都不敢惊扰,只是默默陪着周,深秋的天气,风吹人有些冷了,皇帝倒也不觉得冷,走到了养心殿的后殿,进了暖阁,盘膝坐在炕上。心不在焉的看了一本“请开察哈尔煤矿筹办煤铁局折”,看了大半会,也不知道里头说什么内容,只是浮皮潦草的写了一个“知道了”就搁在了一边。陈胜文小意的端了茶进来,“万岁爷喝点茶润润喉咙吧。”

    “恩,你传旨,把珣嫔的母亲,请进来照顾她,她没了孩子。”皇帝意气萧索,“难免心里郁结,见到家人必然好些。”

    “是,”陈胜文说道,“皇太后的车架已经进顺贞门了。”

    皇帝微微皱眉,“怎么惊动了皇额娘?”

    “是德龄公公传出去的消息。”

    “罢了,”皇帝舒展开了眉心,“做儿子的不孝,还让皇额娘担心,你传王庆琪进来。”

    皇帝怔怔的看着窗户外的灰色阳光,如此发了一会子呆,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外头传来的说话声……

    慈禧太后就着安德海的手,淡然看了看自己面前低着头的五品文官朝服的男子,“你就是王庆琪?”

    “回皇太后的话,微臣正是王庆琪,”王庆琪跪下请安,“同治九年的进士。”

    “那这么几年,能在翰林院当差,又在弘德殿行走,学问想必然是难得的了,”太后让王庆琪站起来,“你上次那个折子,倒是颇为激进啊,你心里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请太后恕罪,”王庆琪回道,“如今这官场,素来都是危言耸听才能有些影响的,为了出名计,微臣不得不做惊人之语。”

    “你倒是坦荡,”太后说道,王庆琪抬起头了头,太后看清了王庆琪的样子,先是微微吃惊王庆琪样子俊俏,随即有些疑惑,“之前我见过你吗?”

    王庆琪回道:“微臣这是第一次得见天颜。”

    太后偏过头问安德海,“王大人似乎面善的很,咱们之前见过?”

    安德海惊讶的看着王庆琪,似乎在他的脸上要认出什么花来,他也看了许久,似乎又吃惊但是有些迷茫,“我也觉得面熟的很,却不知道那里见过,或许是王大人面善吧。”

    “大约是大众脸,”太后随即不再多想,“我进去见皇帝。”太后来了,王庆琪自然是靠后等着皇帝召见。安德海和王庆琪一起站在养心殿外的檐下,天色突然阴了下来,原本惨淡的阳光随即不见,乌云集结了起来,随即淅淅沥沥的下了雨,安德海神色不定的变化着脸色,时而抬起头,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王庆琪,随即低下头,反倒是王庆琪神色自若,垂着手默然看着檐外的淅沥秋雨。

    皇帝垂着头,听到了清脆的脚步声,“皇帝,”一个温和的声音想起,温暖的手搭到了皇帝的肩膀上,透着金丝绣臣的吉服,把力量似乎传递给了皇帝,皇帝惊觉,抬起头,才发现是自己的母亲,“皇额娘,”皇帝原本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他站了起来,面对着皇太后,“您来了。”

    皇太后放下了手,坐到了皇帝的对面,隔着厚厚一叠周折,和点起的灯台,对着皇帝微笑,她的笑容如此的温和,和以往皇帝时常见到的爽朗笑容完全不同,就如同昏黄的灯光一样,温馨甜美,“珣嫔的事儿我听说,就马上赶回来了,你还这么年轻,日后孩子多了很呢,别太伤心了。”

    “只是有些郁闷罢了,”皇帝振作了起来,“没关系的,皇额娘。”

    “没关系就好,”皇太后笑道,“别的事儿我不管,皇帝你的心情我是一定要管着的,交通部都快安排妥当,这大事儿,也可以准备起来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