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欲加之罪(二)
    见到德龄不发一言,太后笑道,“这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装什么糊涂呢。”太后起身,喝了一口茶,“死了这么些人,到底也是可怜,哎,只是,若是为了对付俄罗斯,也不得不如此了。”太后脸上露出刚毅之色。

    “也没死人,只不过把这些人远远的打发到了回部了,”德龄回道,“十年之内不许在伊犁出现。”

    “哦?如此以来更好了,”慈禧太后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些俄罗斯人,侵占了浩罕不说,还时不时的来新疆骚扰,不仅是我,怕是左宗棠也早就不耐烦了,如今趁着这个机会,咱们找茬去,把事儿先挑起来,嘿嘿,让他们也尝尝,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太后盘膝坐在炕上,隔着窗看着窗外的丁香花身影婆娑,“天山脚莺飞草长,正是北疆最好的春天,过了严寒,出动,想必是没什么问题了吧?”

    “太后为何笃定,土尔扈特部会效力?”

    “若论和俄罗斯人的仇恨,想必新疆各部,只有土尔扈特部最为切齿,”太后说道,“之前只是朝廷不欲生事而已,这才按住他们,朝廷又送枪又送炮,还送参谋团,帮着他们武装起来,还给他们胆子,又给了实惠,你说,他们怎么会不效力?”

    reads();……

    天山之北。

    新疆的春天还是挂着凌冽的西北风,但是草甸上的嫩绿色已经布满了所有看得见的地方,不少野花迎风怒放,色彩斑斓,映衬着天山山脉的皑皑白雪,十分的好看。

    草丛之中有不少野兔在啃食着草根和嫩芽,这些野兔这么嘴,今年春天这块草地就稀稀拉拉的不成样子,放牧必然就不成,素日里放牧的人会用羽箭一一把这些兔子射杀,只是这几日,天山脚的这一大片部落形成的城池,人影纷乱,却是无人来料理这些野兔子了。

    图穆德尔汗肃穆的站在了土尔扈特部所有贵族长老的面前,他们正被图穆德尔汗用快马一一传递消息,要求速速来大汗营帐议事,当年土尔扈特部东归之后,乾隆皇帝也怕土尔扈特部过于强大,影响新疆局势,故此沿着纳木河把土尔扈特部分成了新旧二部,分而辖之。平息阿古柏之乱后,图穆德尔汗立有大功,又十分恭顺朝廷,为安定人心,表扬嘉奖之意,又将两部一同,重新归于图穆德尔汗帐,图穆德尔汗虽然有些圆滑,但是处置事务十分公正,几年来,亦是将两部融合起来,不见分歧。

    不一会,几个首领尽数到了,额头上绑着白绷带的大长老看人都到齐,转过头对图穆德尔汗说道,“汗王,大家都到齐了。”

    众人看到图穆德尔汗的身边站着几个中原服制的人,却不说话,图穆德尔汗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对着众人说道,“可恶的俄罗斯人,咱们都到新疆,庇佑在天朝大皇帝的羽翼之,他们还这么放肆,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处置,大家说说吧!”

    大长老跳了出来,凄惨的说道,“这还需要说什么呢?长生天在上,绝对不能饶了这些俄罗斯鬼子!”

    有个人犹豫的说道,“咱们自然要为自己的兄弟们报仇,只是,这俄罗斯骑兵是他们皇帝排出来的,哥萨克人,我们以前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他见到大长老又要开口骂人,连忙摆手,“长老,你别说我胆小,让我去和他们拼死,大家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弟,谁也不怕那些鬼子,只是,我们对付俄罗斯的军队,若是他们发作起来,到时候总督大人呢又是这么像是天山上烧开水,一直温吞吞的,吃亏的可是咱们!”

    “是啊,万一朝廷不管咱们呢?”

    也有人十分激动,“大汗,您去年去京城,拿回来那么多火枪火炮,怕什么俄罗斯鬼子!”

    “朝廷不会不管咱们的,”图穆德尔汗听了一会,咳嗽一声,开口了,“不然,”他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这些京中出来的参谋们,为什么会在此地?”

    “那些火枪火炮是天朝大皇帝给咱们的,不是给咱们打野鸭子野兔子的,是给咱们一个机会!”图穆德尔汗目光炯炯,“给一个咱们报仇的机会!”

    图穆德尔汗唱起了长调,曲调婉转凄厉,大家都沉默了来,这长调唱的是东归途中的艰辛:“冰雪看不到边际,马上没有了粮食,女人们死在了路边,孩子冻成了僵尸,而万恶的敌人,还在路上虎视眈眈,用刀,想要我们死……我问着长生天,谁来解救这个部落,和成吉思汗的儿子?”(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