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欲加之罪(三)
    迁牧百多年,可祖先的苦难,大家都未曾忘怀,深深得刻入后世子孙的血脉里。不少人跟着图穆德尔汗一起唱了起来,歌声传出了大帐,外头的人也纷纷跟着一起唱,天山脚下,歌声伴着雾气一起升腾,“……靠着大汗的睿智,千辛万苦,回到了天山的故乡,不用再看俄罗斯人的脸色,有了自己的牧场,羊儿有了草料,孩子们露出了笑容,人们欢歌高唱,长生天,长生天!给我们敬爱的天朝大皇帝献上哈达,没有他的收留,土尔扈特人永远是迷途的羔羊!”

    “土尔扈特部永远是迷途的羔羊!”草原上顿时安静了下来,似乎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候着大帐里头的消息,图穆德尔汗环视众人,“俄罗斯人和我们的仇恨,就算用夷播海的水全部洗刷,也难以解除,为了解决这样的仇恨,为了给天朝大皇帝分忧,土尔扈特部一定要为枉死的子民们报仇!”

    大长老说道,“尊敬的大汗,刚才谁说的很对,在伊犁的总督大人,还不知道他的态度怎么样,我怕我们擅自行动,会给他怪罪,或者说,万一大皇帝怪罪下来,怎么办?”

    大长老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头的内里,只是这么一问,为了给大家解惑而已,图穆德尔汗点头,“天朝大皇帝请了我和承化寺的活佛大喇嘛一起进京,又给了火枪火炮,就是让我们能有实力对付俄罗斯人!”

    “朝廷怕也没什么好心,”有个人看了看边上的几个中原男子,大声的说道,反正是蒙古语,大约他们是听不懂的,再说了,听得懂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想拿咱们当枪使!大汗,咱们可不能傻乎乎的冲在前头,中了朝廷的奸计。汉人是最奸诈的了!虽然我们现在又在一块,说不定汉人们又是觉得咱们势力太大了!”他话里的意思,总是觉得在北京的朝廷就是汉人的朝廷,不然为什么他们的皇帝不住在帐篷里?

    图穆德尔汗摇摇头。“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当然,我们可以选择在这里慢慢的堕落下去,这天山的牧场,我们有一部分。但是不够多,左右都是别的部落,我有大皇帝封的郡王,别的部落少了草场,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牧场还是太少了,少到我们的部落,远远不能继续维持下去,这是事实,将来我们不是慢慢消亡。就是消散到别的部落去,”图穆德尔汗说着可怕的事实,“这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草场越来越贫瘠,而我们的孩子越来越多!”

    “不用刀枪和俄罗斯人说话,怎么能拓展我们的牧场!”……

    “儿子怕会养虎为患……”同治皇帝有些犹豫,特别是准备发动之前议定好的事情的时候,皇帝有一点点优柔寡断的意味,突然又觉得这样是不是太冒险。来寿康宫请安的时候,突然又说起这事儿。

    正好是四月份的时候,阖宫准备收拾包袱去圆明园,窗外莺声悠扬。太后见到同治皇帝有些犹豫,不由得笑道,“皇帝,你觉得,中华千余年以来,为何藩属朝贡不绝。不以中华易主而断绝藩属臣服天朝之礼?”

    “自然是天朝乃是礼仪之邦,君子之国,故得万国敬仰。”太后笑而不语,皇帝也哈哈一笑,“这是腐儒的说法,儿子自然是不信的,若论为何藩属事中国恭顺,自然是天朝国力昌盛。”

    这点对于同治皇帝来说,感触颇深,自己的皇阿玛当朝时,缅甸南掌泰国浩罕等藩属国均是不朝,有些是迫于洋人淫威,不敢行事,有些是自觉强盛,又见中国内不能平息叛乱,外不能抵御侵略,于是自高自大起来,无需朝贡行臣子之礼。如此藩属朝贡之事少了不少,更有藏南川西云贵等地的土司蠢蠢欲动,似乎一声之下,这天朝就要四分五裂了。

    平息了阿古柏之乱后,浩罕国主亲自入朝请罪,于是西北稍定,又借着石达开入印度,捎带着敲打了一番西南土司并缅甸,两次北洋水师出动,震慑南洋,稳住琉球国,苏禄国主又来朝,如此一来,藩属又归心甚多,你说这都是天朝上邦以理服人才有如此多藩属归顺,皇帝是半分都不信的,这都是靠的国力。

    “是的,为何能臣服于中国,看的就是中国的国力,简单的来说,看军威、文化,文化咱们暂且不说,就说是军威好了,军威强盛,藩属乃是洋人才不敢轻视你,昔日靠着军舰驶来就想讹诈银子去的事儿,将来是不可能发生了,洋人们如此,藩属亦是如此,不管是这内藩还是外藩,都是一样的,你若是强盛,他们自然是心悦臣服,你若是衰落了,就算你说再多的之乎者也,他们也不会正眼理睬。”

    安茜把太后素日看的书,都一一拿了出去,太后继续说道,“蒙古人,自从本朝以来,一直是北边最好的屏障。土尔扈特部东归之后,素来是最敬重中央,同时,他们和俄罗斯人是死敌,我翻阅过理藩院的书籍,昔日东归,十不剩四,可见其惨烈,我如今派出美国观察团……咳咳,不是,是咱们十二镇的军官去辅助,又给火枪火炮,他们有了这些个装备,骚扰俄罗斯一番,岂不简单。”

    “自己若是强大,养多少头老虎都不怕,”太后笑眯眯的说道,“自己若是衰落,就算是看门狗,也会朝着你的小腿咬上一口。所以全在自身,再说了,那些东西,让给俄罗斯人,还不如给自己人,不如给土尔扈特部!不管怎么说,起码是咱们自己家里的人!”……

    “我们必须要冲在前头,”图穆德尔汗突然笑了起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众人面面相觑,图穆德尔汗眼中露出精光,“因为,大皇帝许诺我们,夷播海之北,打下多少土地,多少土地就是咱们土尔扈特人的!”(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