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欲加之罪(五)
    被束缚许久的新疆诸部终于犹如饿狼一般被放出了伊犁城,虽然看上去都是些散兵游勇,但是有了新式武装设备如虎添翼,又有左宗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佬煽风点火,一时间,伊犁河边处处烽烟,靠近国境的部落原本就对俄罗斯的骑兵欺凌之行为十分有怨言,总督大人都亲自出马,焉有不从之理,虽然不敢对着俄罗斯人硬腰子,但是随军出征,或者是提供草料还是简简单单的。

    几日之间,大军浩浩荡荡就到了夷播海以南,马上就要出了国境,马洛列夫大为吃惊,权衡之下,还是回到了浩瀚都城,又发出使节,诘问左宗棠,为何无故侵入俄罗斯之土,他是总督大人,代表了中国官方的意思,是不是意味着,准备和俄罗斯帝国正式开战?

    左宗棠笑着放下手里的毛笔,这时候他已经驻扎在了和尔衮,此地乃是夷播海之西,颇为大的集市,同治十一年,设置了和尔衮县,只是前些日子俄罗斯人连续骚扰,原本繁荣的集市,变得人烟稀少,左宗棠笑道:“本座只是在新疆境内巡视州县而已,如何说是和俄罗斯人开战,贵国的将军似乎有些在开玩笑吧?”

    “可贵国之土尔扈特部已经越过阿尔泰山,进入了俄罗斯的领土,”使节的说话声十分大声,几个帐下的土司汗王酋长不禁暗暗皱眉,“这难道不是用实际行动和俄罗斯开战吗!要知道土尔扈特部乃是中国之部属!”

    “本座只是新疆总督,只管军政,藩部之事,论规矩,我是管不到土尔扈特部的。”左宗棠轻描淡写的说道,“图穆德尔汗乃是郡王,超品,本座反而是他统辖的,怎么能管得住上司的行踪呢?不过大约贵国也不知道这样的规矩,若是知道。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冒犯中国了,先是不告而夺浩罕之土,又肆意妄为。进入中国行为不轨。这样礼数的事儿,大约贵国的总督和将军,是不知道的。”

    “你……”使节为之气结,“贵国的中央政府对于此事没有任何指示吗!”

    “有关于诸部的行动,我已经上报给北京了。请你不用操心了,当然,在此之前,各个部落的行动我无法控制,也无法指挥,他们走到哪里,遇到什么人,我实在是无法预测到。”纳西尔丁汗从帐外走了进来,十分不悦的盯着使节,“所以刚好你来了。请转告贵国的将军,请注意避让,不要和中国的人员发生冲突。”

    纳西尔丁汗用哥萨克语高声喝了几句,那个使节顿时发现了什么一样,“这个浩罕的亡国之君,中国还要包庇于他吗?”

    “浩罕国主清白,又不是罪犯,为什么我国不能收留于他。”这个人还想着和左宗棠斗嘴皮子,实在是自不量力,可笑极了。纳西尔丁汗抽出了腰间的弯刀。对着使节怒目,“居然敢在总督大人面前无礼,实在是该死,我愿意和你一对一的决斗。只有活的人才可以走出这个帐篷!”

    几个部落的首领大声鼓噪,唯恐天下不乱,之前还觉得纳西尔丁汗美丰仪,重服饰,未免有耽于享乐而至于亡国的片面印象,如今一见。到底还是有草原子女的雄风在的。

    左宗棠止住了跃跃欲试的纳西尔丁汗,对着脸色发白的使节说道,“纳西尔丁汗乃是天朝皇帝统辖的藩属之国主,如何不能庇佑之?好叫使节得知,纳西尔丁汗要举兵返国,”左宗棠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哎,我这实在是阻挡不了,只能是礼送国主归国了。”

    使节心里大骂,浩罕的国主明明如同下属一般站在你的身边,你还做出这么多的腔调出来,把浩罕国主捧的如此的高,明明若是没有你的支持,纳西尔丁汗也不敢如此嚣张,不过有件事一定要表示清楚的态度,并问清楚左宗棠的行止,“浩罕国主若是中国无法约束,我大俄罗斯自然会自动教训,只要他还敢进入俄罗斯的领土,这事儿是简单,”使节对着左宗棠说道,“作为新疆的最高官员,您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中国官方的意见,希望大人能够谨慎处理,约束各部,”使节看了看不怀好意盯着自己的各部首领,“若是大人越过了夷播海之西,进入了俄罗斯领土,这就是视为对俄罗斯帝国的挑衅,沙皇陛下已经会做出严厉和暴风雪一般的反击。”

    “如今正是春暖花开,那里有什么暴风雪,你这个使节文不对题,”左宗棠满不在乎的说道,“贵国的骑兵频频侵入伊犁境内,我对着你们抗议,到底是都白玩了,你们如今倒是好,这样的尊重我们,看中我的身份,罢了,你既然如此说,”左宗棠脸上露出惋惜之色,“我自然不会触怒贵国皇帝,我就在此地,”左宗棠指了指,“检阅诸部团练,绝不会跨入夷播海以西,这不是怕了什么贵国的报复,只是中国体制,大臣不可轻易踏入外藩之土。我如今就把话儿说明白了,各位都一概听清,中国对于藩属,仁至义尽,只有藩属不经中华,自行断绝朝贡,绝无天朝弃藩属于不顾的事儿发生,如今一样,日后自然也是一样,浩罕国,还是在的!”

    左宗棠大会诸部于和尔衮城,申明中国理藩之政策,说出“中国绝不会不要藩属,藩属有难,必然撑腰的”藩属原则,各部对着天朝的仁德之策十分感动(存疑),一力要帮助浩罕复国,纳西尔丁汗热泪满面,准备用弯刀砍掉使节之头,与俄罗斯人决裂,以表示永远臣服中原之心,结果被侍卫夺下,俄罗斯使节抱头鼠窜,刚刚回到浩罕都城,把这事儿和将军一汇报,身后就又传来不好的消息,诸部和纳西尔丁汗一齐出现在浩罕国土之内,和哥萨克骑兵打了几仗,各有胜负,这还不算是最差的消息,只是土尔扈特部在北边出兵直接威胁到俄罗斯本土之外,在新疆乌里雅苏台一带颇有威望的承化寺活佛大喇嘛也是越过边境,朝着境外诸部传教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