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一、何患无辞(一)
    承化寺乃是西宁来此地传教的大喇嘛棍噶扎勒参经过朝廷的统一,带领僧俗名中在这里建成了辉煌的喇嘛庙,在阿古柏叛乱的时候,他率领僧兵讨伐征战,阿尔泰一带为之一清,科布多参赞大臣昔日就长期躲在千佛寺里头躲避阿古柏叛军之搜索,平息之后,科布多参展大臣上折子为承化寺大喇嘛表功,同治皇帝亲书匾额“千佛寺”赐予棍噶扎勒参大喇嘛,千佛寺一带,又因此地平安,不少蒙藏回汉等部依附千佛寺生活,皇帝也将此地作为棍噶扎勒参大喇嘛之辖区,仿照藏地之例,不收此地赋税,供大喇嘛之所需。∥网⊥⊥.┭.棍噶扎勒参大喇嘛性情纯良,不以收税为厚利,如此一来,反而商贸往来更多,一时间号称漠北极乐之土。

    大喇嘛又十分恭敬,再三邀请参赞大臣派流官来承化寺管理政务,表示自己绝无有自立一国之心,去年大喇嘛入朝,深受朝野欢迎,皇帝更是下旨,仿照前后藏活佛喇嘛等例子来接待棍噶扎勒参大喇嘛。≈≠∥≧网v.┮.不仅是为了酬功,更是看重了棍噶扎勒参大喇嘛能抗击俄罗斯人。

    承化寺设立之初就一直在抵抗沙俄的侵略,同治十年到十三年这三年之间,阿尔泰一带,就受到三十多次沙俄野心分子的骚扰,棍噶扎勒参大喇嘛一直率领着僧兵民众进行抵抗和战斗,这是宗教人士之中难得的英雄。

    故此,在大喇嘛离京的时候,皇帝下旨,册封棍噶扎勒参大喇嘛为承化寺活佛,赐金印金册金宝,准许转世,就在雍和宫,这雍正潜邸改造的喇嘛寺里坐床成礼。≠≤≧≤网≡.╋╬.╊大喇嘛离京之时,兵部又大量送了许多火枪火炮,以供“维护治安”之用。

    “他是中国人的和尚。为什么来到俄罗斯传教!”土耳其斯坦总督下属的将军,主持对付三汗国的刽子手思科别列夫大雷霆,“该死的中国人,居然派了这么多草原上上的兔子一般。蜂拥到了俄罗斯!”

    这些可不是温顺的兔子,而都是有着钢牙的野狗,而且眼睛雪亮,只会挑着软柿子捏,且火枪厉害。各式各样各国产的火器都能在这些人的手里瞧见。虽然看上去是杂牌军,但是火器依然十分犀利,对着传统战斗方式精通的哥萨克骑兵不太熟稔火器战法,渐渐的落了下风。

    若是就这些人倒也不惧,只是还有那个新疆总督还在国境边冷眼看着一切,“那个该死的老头子犹如夷播海里又臭又硬的石头,”思科别列夫咒骂不已,他已经再三派遣使节前往总督行辕表明自己的立场,绝不会再度让俄罗斯的军队进入中国国境,可是那个死老头子绝不让步。≠≈≮??.┯╳.┼c╃o╊m“我已经保证绝不会再进入中国境内,为什么,他还不收手!”

    汇报工作的文书暗暗吐槽,你的话若是能信,那中国人肯定是猪了。翻脸无情是您的专长……但是这时候的思科别列夫绝不是扯谎,浩罕形势一日三变,大帐中帐小帐各级领观望的居多,随从浩罕国主动攻势的更多!不仅如此,布哈拉汗国和希瓦汗国一同派遣使节前往新疆,预说自己臣服之意。≮v≦≤.╬.所幸被骑兵截了下来,但是这不可不防,两汗国离着中国甚远,如今居然也有了此意。稍有不慎,土耳其斯坦总督府在里海咸海一带的统治定然会分崩离析。谁都知道沙皇对于大6上领土的渴求,沙皇必然不会放过破坏自己胃口的人,包括总督,包括自己。想到将来可能在西西伯利亚吃雪,他不禁颤抖了起来。“写给总督大人的求援信,他那里有消息了吗?”

    “我刚好禀告这件事情,”文书无奈的皱眉,“总督大人要弹压蠢蠢欲动的哈萨克部落,还要应付土尔扈特部来的人马,现在又加上了承化寺的和尚,您是知道的,鞑靼人都信仰佛教,总督大人怕承化寺的和尚们出境传教,会影响到总督府东北部的稳定。”

    思科别列夫举起手来,“我的上帝呀,你见过拿着火枪火炮传教的和尚吗!”

    阿尔泰山口以北,虽然不是天山左近肥美的牧场,但春意盎然,生机仍然蓬勃,青草之中有大路蜿蜒通向天际,道路的两边跪满了人群,五体投地,人人手里握着一根洁白的哈达。

    鼓乐之声响起,旗帜招摇之下,众多双手合十穿着大红色喇嘛服的僧人双手合十,念诵佛经簇拥着最里面的大喇嘛朝着北方走去,大喇嘛并非安坐在宝座之上,只见他穿着明黄色的龙纹僧袍,赤着双脚,面露慈悲之色,徒步朝着北方走去。一个伏在路边的部落领模样的人见到大喇嘛踩着湿冷的泥水走过自己的身边,不禁大喊,“佛爷,请您踏在我的背上,让我为您护送一程!”

    “不须如此,”大喇嘛停下了脚步,弯腰从领的手里接过了哈达,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从南方来,特意来这里传教,我听说管理这里的官员不愿意让我来,已经在前面设下了层层阻碍,我是不怕的,只是怕耽误了佛祖的法旨,你们都是信仰佛祖的实惠人,希望你们能行个方便。”

    那个贵人见到活佛接过了自己的哈达,大喜过望,五体投地跪在地上又磕了三个响头,“谨遵活佛法旨,小的愿意为活佛开路,把阻碍的人全部都斩杀!”

    领下令,他的部族勇士牵着马,跟随在喇嘛们的周围,朝着北方走去,领再三请大喇嘛上马,大喇嘛微笑拒绝,仍然用双脚丈量着这里的土地,慢慢的,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跪拜祈福献上哈达,大喇嘛的哈达越来越多,人们脸上原本惶恐不安的表情渐渐平静,复又渐渐激动起来,大家渐渐的形成了洪流,将一切敢于阻拦的人,冲击的粉碎。

    走走停停快走到了一处集市,前方打探消息的人回报,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站在前头等候大喇嘛,说要和大喇嘛见面,只是说一句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