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一、何患无辞(二)
    “无量寿佛!”站在集市外的一个道士高声说道,见到众多僧侣之中慢慢走出的大喇嘛,微微稽,“贫道满云子参见棍噶扎勒参活佛。≡≤≈≮≡?≮.╳┯.”

    棍噶扎勒参活佛见到那个道士衣襟之上绣着一朵莲花,点点头,“白莲教的道兄,您好,祝您扎西德勒。”

    “不敢在活佛面前称道兄,”满云子笑盈盈的说道,“小道,今日恰逢见到活佛,特意把北方的消息传递过来,俄罗斯哥萨克的骑兵,这时候在两百里外,大约两个时辰,就要到这里了。”

    棍噶扎勒参活佛微微惊讶,“如此,谢过道兄传递消息,本座十分感激。”

    “不敢当。≮≦≮∥.╬.”

    “贵教也入俄罗斯传教了吗?”棍噶扎勒参活佛看着满云子说道。

    “是,尊理教院法旨,为教化外藩之国,不得不来,”满云子说道,“请活佛放心,北边乃是承化寺传教之地,蔽教绝不会有沾染之意,蔽教的目的,还是要放在三汗国那里的,”满云子一挥拂尘,“总要为国分忧嘛。”

    “诸教尽数归于理教院之下,何来什么沾染不沾染,”棍噶扎勒参活佛大度一笑,“都是为国尽力,为本教弘扬,无谓分的如此清楚,贵教擅于传递消息,我承化寺想在俄罗斯人头上动土,建庙,少不了贵教的支持,贵教如今和承化寺一般,都是新疆的地主,自然需要协同一心,不分彼此。≧≡v∧v≈≦.┭.”

    “无量寿佛!一听活佛此言,便知道佛法高深,可得大自在了。”满云子笑道,“大喇嘛这番心意,贫道必然告之蔽教教主。还要告诉活佛一声,东边库伦那边也动了,活佛若是脚步慢了,被蒙古那边抢了风头去。可就不好了。”

    “多谢道兄,”满云子飘然离去,棍噶扎勒参活佛弯腰行礼送他而去,转过身。平淡的眼神露出了精光,朝着东边看去,地下的一干信徒还是跪拜祷告不已。

    “库伦?”……

    “库伦?”俄罗斯大使朱格列夫喃喃的复述了这个单词,他这时候正在总理衙门的大堂里刚刚咆哮过,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和明白。≮∧≤≥网≈≠.┭.为什么只不过是杀了一些微不足道下贱的牧民,就引得中国人如此大动肝火,新年之前哥萨克骑兵攻打了几个县城,都没见中国人如此激动,如今只不过是杀了几个牧民而已,中国人就这样按捺不住,要和巨无霸的俄罗斯帝国开战了?

    朱格列夫已经是在中国担任好多年大使了,可惜一直是没挪窝,不知道是中国人太喜欢他了,还是沙皇觉得他的外交手段十分高。能在中国挥更大的能力,所以他一直留任至今。郭嵩焘的回复十分巧妙,“这只是各部自己的行动,我们对于这些部落不设实际管辖,所以,这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至于左宗棠大人,他也只是在中国境内把贵国迷路的骑兵赶回去而已,并没和俄罗斯开战的意思,现在也只是呆在国境内嘛。”

    朱格列夫不想和这个出使过西洋。⊥≮网≤.╈担任英法两个大国使节,把太极拳玩的十分高明说话云里雾里的人继续废话,“我要求见恭亲王。”

    “恭亲王今天十分忙碌,可能没有时间召见贵使了。”郭嵩焘笑眯眯的说道。

    “中国和俄罗斯是国边境最长的国家之一。两国的关系十分紧要,我认为恭亲王做为主管中国外交事务的大臣,不可能认识不到两国关系的紧要性。”他的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什么事情,都比不上和俄罗斯处理好关系这件事要紧。

    “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是恭亲王他还是相大人。要处理各式各样的朝政,这日理万机的,非常繁忙,除了他要下达命令约束各部不能越过边境,并且帮助浩罕国主复国之外,还要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当然,大使先生,您说要求见恭亲王的要求,是非常合理的,但是这时候不仅仅是恭亲王,整个内阁军机处都十分的忙碌,因为库伦那边有了点小风波,说起来,还是跟贵国有点关系。”

    “库伦?”朱格列夫复述了一遍,还和俄罗斯有关系,库伦虽不是乌里雅苏台的府之地,但地处漠北,靠近俄罗斯,交通便利,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带的出口都要进到库伦,中俄贸易的展,使得库伦成为口外最为繁盛的地方,俄罗斯一直对此地垂涎不已,西伯利亚总督一直想要把这块地纳入治下,只是如今准备提上议程的莫斯科到西伯利亚的铁路刚刚提上议程,什么军事部队都无法快的到达西伯利亚地带,故此这才不得不先放过,只是渗透和情报刺探,自然是少不了的。

    说到底还是不如中国人,朱格列夫突然想到了中国的效率,张家口到库伦的官道,一年多的时间就修好了,还有各处都展起来的铁路,这些事情,在俄罗斯国内,光光是要收税的事情,就得吵上好几天。

    只要皇帝和中枢重视,就没有什么事儿办不成的,这是朱格列夫在中国的观感,只是他这时候隐隐觉得不对劲了,顾不得感叹,“请大人你明白告知,什么叫和俄罗斯有关系?”

    “是这样的,因为土尔扈特部汗王出击哥萨克骑兵报先祖之仇的事儿都传遍了蒙古各地,乌里雅苏台的各部领也已经在库伦自会盟,支援土尔扈特部图穆德尔汗,”郭嵩焘笑眯眯的说道,嘴里吐出来的全是朱格列夫无法接受的巨大令人震动的坏消息,“前几天已经越过泽勒图勒河,朝着北边进了,”郭嵩焘痛快的看着自己每说一个字,朱格列夫的脸就白了一分,“恭亲王这些日子大雷霆,正在为此事而担心,自然是无暇接见大使您了。”

    “你!”朱格列夫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十分好看,“贵国怎么可以如此的无耻!”

    “大使先生说笑了,您是知道的,我们对于藩属,一向是不去干涉他们内部事务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