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一、何患无辞(四)
    “这些事儿,就交给皇帝操心吧,我是不管了,”太后摇摇头,“瑨贵人似乎还算不错,对着皇后,对着我们,都恭敬,不失礼数。既然皇上喜欢,咱们不好多说什么,你也别多说什么,免得好像是我假借你的嘴巴说出来似的。”

    丽贵妃叹道,“可这宫里头,不是这样简单的,咱们以前是清净,是因为我们这些人和娘娘您差距的大了些,所以起不了什么纷争,心甘情愿的听着娘娘吩咐,而且娘娘从来不使小性子,也不争风吃醋,这才大家心悦臣服的,话说起来,娘娘倒是像个男的一般,大度的紧。”

    “这话说的,咱们在宫里头不容易,你们日常又没事儿打发,互相体谅原是应该的。”

    “娘娘大度,可这年轻一辈的倒是不见得如此想了,瑨贵人如此缠着皇帝,别的人必然有怨言,皇后虽然宽厚,想必心里也会有疙瘩。”丽贵妃继续说道,“咱们这些老婆子,这一门心思可都放在皇帝身上,娘娘是知道的。”

    “这个自然,”太后也十分感激丽贵妃等人昔日一力同心照顾皇帝的事儿,自己忙于朝政,照顾皇帝的事情都托付给了他们,昔日在承德,自己无法跟去,也是他们照顾着,这情自然是十分感激,“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孝顺妹妹你们。”

    丽贵妃自管自的说了下去,“先帝爷就这么一根独苗,这些太妃太嫔们,眼睛自然盯在皇帝身上,瑨贵人六宫专宠,必然生是非,太后娘娘,请恕罪,”丽贵妃起身行礼,“云妹妹已经去瑨贵人的住所了。”

    “这是去做什么?”太后微微皱眉,“是要教训她?”

    “臣妾知道瑨贵人和东边的亲厚。太后不好意思出面教训于她,所以云妹妹和我商议了一番,她来出面说几句话,申饬几下。就是够了。”

    “可别闹出什么事儿来。”

    “云妹妹性子虽然刚强,但是知道轻重,瑨贵人是皇帝心尖上的人,不会轻易让她没脸的。”

    “说到底,还是这样多嫔妃妻妾的缘故啊。”太后听到丽贵妃这么说,也就不再过问了,女人之间的事儿,捅破天也不会大到那里去,她叹道,“若是和小门小户一样,只娶一位妻子,这样内宅的烦恼就没有了,只是,皇帝嘛。总要多子多孙的,不能把子孙后代的事儿当做小事,”这时候,太后似乎又变成了最袒护自己儿子的老母亲,“皇帝多些妻妾,自然多开花多结果,之前珣嫔虽然掉了孩子,可到底也是有了这么些希望的。”

    “皇帝不常去后宫,去了大都陪皇后,别的时候都去瑨贵人处。珣嫔也是难得,我听到一个事儿,”丽贵妃看了看左右,“珣嫔的胎是被别人害了的。”

    太后眉心一跳。“这是什么混话?”

    “有小太监在说,是被人用滑胎的药悄悄的加在了珣嫔的饮食里,珣嫔这才滑胎了,不然她的身子再差,也不能够说三个月不到孩子就掉了,要知道。珣嫔的胎都是……”

    “好了,”太后说了一句,丽贵妃随即止住了话头,不再说话,“这还是捕风捉影的事儿,当不得准,我会叫人细细的去问,你也别说这事儿了,免得叫人以为咱们容不下皇后。”

    丽贵妃称是,“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总之,日后不拘什么事儿,你都来告诉我,也免得我成日在寿康宫无聊。”

    “今年是太后娘娘的四十大寿,咱们这些人一直都准备着孝敬太后娘娘呢,”丽贵妃笑道,不再说别的话,“几个太嫔太妃之前听着太后娘娘,在内务府的工厂投了银子,如今可都是阔绰的紧,每年的俸禄加上分红的银子,都用不完,太后日常又免了我们进献的东西,仁德厚爱,我们倒是不能没有表示,素日都是自己花钱,却不能忘了太后的主意才叫大家有了出息,这次极好,抓到时候可要孝敬孝敬太后了,几个姐妹一起投了钱,预备着外头请三庆四喜这些大班,挑个好日子,叫进园子里,痛痛快快的听几天戏,不走官中的钱,都让姐妹们一同付就是。”

    “那是极好,”太后笑道,“咱们既热闹又不让人碎嘴,免得又有人上折子,说都和俄罗斯人开战了,咱们这些荒地的长辈还画着内务府的钱歌舞升平的。”

    丽贵妃笑道,“这里头又是一件新鲜事,日后太后得了北海上好的狮子油,一定要分润几瓶给我。”

    “什么狮子油?北海?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太后有些摸不著头脑,连忙问道。

    “外头起了消息,说是和俄罗斯闹了纠纷,是太后为了求北海里头的海狮子,说那海狮子熬出的油,加之麝香云片茯苓等香料药材,研制成狮子油,敷在肌肤之上,可使得肌肤红润无皱纹,有让人青春永驻之效,外头的外命妇诰命们都传遍了,不少人都挑唆着要去买呢,我那娘家嫂子,还特意进园子告诉我,要我在太后这里求几瓶,若是有,太后还能不给我吗?不过这要打下北海才是——我日日来太后这,那里不知道,太后是最不擅这些脂粉的玩意了,那里会说是要求什么北海的狮子油呢。她被我说了几句,讪讪的出去了,只不过面上表情似乎还是不太信,以为是我藏私呢。”

    “狮子油?”太后讶然失笑,“那海狮熬出的油涂在脸上,怕只是能抵挡风沙罢了,那里有什么青春永驻的奇效,若是真有,我这心里都痒痒起来了,这年头,外头的谣言可真是不少,又说是我要求库伦的白玉,如今又是出来什么北海的狮子油,我抢着要。这些流言,把皇帝都当做什么了,为求天马征伐大宛的汉武帝吗?不过,”太后收敛了笑容,微微凝思,“这些谣言虽然无稽,可未必是空穴来风,不可以等闲视之,再这样传下去,朝廷的威信可就没有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