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二、戮力同心(六)
    桂祥说了什么,皇太后只是微微皱眉,“好了,历朝历代都是有宠臣的,皇帝外头如今也不容易,军机处的人不贴心,弘德殿的师傅么也捣乱的多,让皇帝省心的不多,他不仰仗你们几个同窗,还要靠着谁呢,我是预备要你去北边历练历练的,只是母亲十分不肯,说家里头就你一个男丁,不能到那些打打杀杀的地方去,皇帝也不愿意放你出去,说过段日子,让你去兵部盯着,派一个正经的差事,我这才罢了,皇帝喜欢谁,愿意提拔谁,都不打紧,别失了分寸和尺度就好,载澄虽然是放荡了些,可对着皇帝还是忠心的,你自然不用说,王庆琪我见过一次,答对还算得体,想必也做不出什么坏事来。不过你既然说了我自然要留心,凡事谨慎些总是没错。”

    桂祥应下,随即不说此事,只是说起京中别的时事,说这库伦会盟联军北上的消息一出,市面上的毛皮价格就涨了三成,但是过了几日,库伦到张家口的官道通畅,毛皮价格又降了下来,山西河南干旱,不少人逃荒到了直隶山东,一下子这招工的工钱就低了不少,不少人心思就动了起来,也想置办几张洋机器,办个作坊,倒有不少成了气候,大部分都是折了本,哭都哭不出来,如今这田地上的出息比起蚕桑手工纺织或者是别的工厂,算是极低了,所以这田地种田的人不多,这田租倒也降了下来,只是这粮食的价格,在京里头涨了不少,逃荒的人不少去了关外,也有人咬咬牙,坐船去了金州,看看自己有没有运气,桂祥说了一大通,见到皇太后有些心不在焉。于是就起身跪安。

    太后这才惊觉,问道“皇帝要派你什么差事,你知道了没知道?”

    “万岁爷说我以前在总理衙门历练过,不妨再去。我倒是觉得自己不太精通这些,且也见识过世面了,倒不用和同文馆的学子们去挤着,”桂祥说道,“皇上说让我在户部和兵部选一个。我正没主意呢,太后您的意思?”

    “兵部,”太后说道,“如今正用兵,你镀镀金,有了后勤转运居中帷幄之功,升迁快些,国朝亲贵外戚都是可以领兵的,你将来有了机会,领兵外出。说不得也会有大出息。只是不要独断,在衙门多听听上司们的意见,江忠源是知兵的,不过听说性子倔,你不要仰仗着是我弟弟,皇帝舅舅的身份骄傲,让上官下不来台,闹出了笑话,可没人喜欢你。”

    桂祥苦笑道,“臣弟怎么会是这种人。太后放心吧。”

    桂祥退下,太后翻了翻奏章,见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于是放下。托着腮沉思一会,微微摇头,还是不放心,叫唐五福,结果安德海走了进来,“五福去准备午膳了。娘娘有什么吩咐?”

    “去告诉德龄,查一查王庆琪的行踪,每日做什么。”

    安德海眉心一跳,点点头,“是。”

    “还有,看看皇后在做什么,若是得空,让她来一趟。”

    皇后住在碧桐书院,片刻之间就过来了,皇后盈盈拜倒,“参见皇额娘。”

    “恩,起来吧。”慈禧太后点点头,“有些日子不见你了,都在忙些什么?”

    这话说起来似乎有怪罪之意,皇后原本坐下了,这会子又站了起来,“丽贵太妃娘娘和几位太妃太嫔凑了银子准备为皇额娘贺寿,托付给儿臣,儿臣这些日子,准备戏台戏班和请进宫的外命妇名单,此外还有赐礼的玩意,许久不来给太后请安,是臣妾的过失。”

    太后摆摆手,笑道,“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我这里头,不比以前,咱们一家子人不多,也不用这么拘束,不用每日来请安行礼,你别忙着请罪,请客的事儿,不忙,叫下头的人办着就成,实在忙,就叫丽贵妃自己去盯着,那里有她起哄倒是劳累你的意思呢,快坐下,”鸣翠扶着皇后起身坐下,“我叫你来,是问问最近皇帝的饮食起居怎么样。”

    “皇上还是晚上睡不好,”皇后应道,“时不时就会惊醒,睡觉的时辰倒是久,只是这时常惊醒,总是觉得有碍于龙体,”皇后搅着手帕,“叫太医瞧了,说是无妨,吃些安神的药就成了,只是皇上又忌讳,说年纪轻轻的,吃什么药。”

    “大约还是压力太大了,”皇太后叹道,“他亲政之后第一次和外国人打仗,而且还是和俄罗斯人打,这心里头压力必然很大,说起来,这祖宗家法也是不好,什么军报夜里来就要马上处置的!”

    太后抱怨了一句,随即说道,“这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时不时接到军报,睡觉里头必然也是想着这些事儿的,自然是睡不好,你们平日也要多宽解皇帝,不要老是让他闷着。”

    “是,眼下马上就要到端午节了,儿臣想着,也不要请外头的人,自己园子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不拘在那一处,只是别在大殿里头。”

    “很是,”太后点头,“就连我们这些老婆子也不用去,你们年轻夫妻几个人自己乐呵。”

    “是。”

    太后又若无其事的问起来,“这些时候皇帝都叫谁伺候着啊?”

    皇后低头回道:“瑜嫔有几次,慧妃有几次,其余的都是瑨贵人了。”

    “瑨贵人这么得皇帝欢心?”皇太后皱眉,“可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

    “太医说她身子寒气重,不易受孕……”

    “这怎么了得,”太后惊讶,“那怎么能让她继续缠着皇帝?我是不好说,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儿,你怎么还不劝着皇帝?你是皇后,身份和皇帝是敌体的,什么事儿,不能由着皇帝自己做。”

    皇后有些无奈,“儿臣怕皇上说儿臣妒忌,容不下人。”

    “有些事儿该说还是要说的,我也不怕别人知道,皇帝是嫡子,我希望着,后头也是嫡子,你是皇上亲自选的,皇上自然满意,你也不能一味贤德,总是要自己抓紧才好!”(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