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三、静极思动(二)
    七月初四,纳西尔丁汗得还旧都,喜极而泣,下了马,赤脚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被烧毁的王宫,在王宫前就写下了奏折,履行诺言,“版图并入天朝,设置州县于浩罕国。”

    伟大的天朝又怎么会这样不顾道义只顾利益呢,当然是下诏拒绝了,并申明,“天朝与之藩属,乃父与子也,焉有父为字抗敌而求回报,以失天下之心焉?”故不从其请,赐火药火器种子给浩罕国,又派左宗棠修缮伊犁到安集延之官道,左宗棠在官道两侧遍植柳树,后世仍有遗泽,世人称之为“左公柳”。

    至此,浩罕再无反叛之心,纳西尔丁汗因在战中妻子皆亡,上请中国赐宗室女子为正妃,皇帝仿照赐婚蒙古的习俗,在宗室之中找了一位女子,认为义妹,加恩封为公主,带着字典、书籍、种子、工具、商人等一同入浩罕,从此浩罕复强,国土虽然减少,可所出之产尽数入中国,和中国联系愈深,愈不惧怕俄罗斯人,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西边的新疆战事无碍,可北边的战事却越发不好了起来,乌兰乌德战局突变,西西伯利亚总督府把所有的兵力都排了出来,压在了乌兰乌德北海一带,这原本没什么,可黑龙江,又出了事情。

    “俄罗斯人的舰队出现在黑龙江的入海口?”恭亲王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十一日,吉林将军来报,俄罗斯之舰队出现在黑龙江入海口,炮击两岸,随即有士兵上岸,杀了庙街几个渔村之人。”

    “死了多少?”

    “大约在百多人之数。”

    “哎哟,”宝鋆惊叫,“这可是不少,皇上又要生气了。”

    “这人死了多少倒是其次,”恭亲王恼火的说道。“可这俄罗斯的舰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吉林!这可不是好事!难道俄罗斯沙皇准备和中国全面开战吗?”

    如今可是麻杆打狼两头怕的意思了,曾国藩细细看了看吉林将军的奏报,“这里头说此渔村尽灭,并无官员见到是否是俄罗斯人。只是见到舰队所悬挂之国旗,王爷,这事儿还需斟酌。”

    “恩?曾公你的意思是,”沈桂芬说道,“难道不是俄罗斯舰队?”

    “这还未可知。据俄罗斯方面来报,一个月之前,俄罗斯的波罗的海海军还在北冰洋,一个月就到了这里?就是为了炮击庙街,杀我们的渔民?然后就没有南下的消息了,未免有牛刀杀鸡之嫌。”

    沈桂芬低头不语,想了一会,抬起头来,目光炯炯有神,“这是有人借刀杀人?还是有人帮着俄罗斯人来了!”

    “到底是谁。也不重要,既然他们挂着俄罗斯的国旗,这笔账自然就是俄罗斯头上了,”文祥说道,脸朝着恭亲王,“北边出现了俄罗斯人的舰队,北洋水师也要动一动了。”

    恭亲王点点头,“曾翁说的有理,这事儿,透着一股蹊跷。若论洋人们在海上的作战方式,宣宗朝以来,咱们都是见过的,一路路的打下来。若是俄罗斯海军南下,必然是沿着吉林这么一路路的打下来,绝不会就打一炮就走的,若是要隐蔽的伏击北洋水师,那也不会出现在黑龙江的入海口,要知道。咱们在东北,可是没有水师的,何须如此呢?”

    “故弄玄虚,”同治皇帝听到了禀告,又听了曾国藩的分析,微微冷笑道,“曾公说的在理,怕是什么不成气候的玩意故弄玄虚罢了,不用在意。总理衙门务必要叫俄罗斯大使,那个叫什么猪列夫的,一定要给出交代,若不然,打下乌兰乌德,凡是金发碧眼的,一律也按照庙街渔民之例,尽数处死!”

    皇帝鲜少说的如此杀气腾腾,大家低头不做声,皇帝的怒火是有道理的,六月二十九,杨岳斌见乌兰乌德城池险固,无法速克,于是亲自率一精锐南下准备绕过北海,伏击厄尔口城,可到了索霍尔山,遭受到了伏击,所幸未有大的伤亡,只是乌兰乌德又无法攻下,而厄尔口城又无法大军奔袭,只能继续胶着,车臣汗部原本是已经到了北海之北端湖面,眼见着就要断了乌兰乌德的后勤粮草补给之线,听到杨岳斌受挫,他毕竟是不敢和俄罗斯人正面作对,也只好南归,路上又遭到哥萨克骑兵伏击,损失惨重。

    “军机处定下策略,新疆和乌里雅苏台两路出击,新疆又有浩罕、土尔扈特部的阿尔泰,承化寺的乌梁海三路出击骚扰,论起力量,倒不如乌里雅苏台集中一点,论起武装等,库伦有官道通往,远非新疆偏僻之地可比;论战士,十二镇有不少人去了杨岳斌那里,怎么还会如此,”皇帝十分不悦,“还是如此难以奏效,如今还是咱们占上风,若是将来有所不济,我瞧着库伦,几日之间都要丢了。”

    恭亲王说道,“皇上息怒,新疆自从平阿古柏之叛后,左宗棠把新疆各部好好整治了一番,故此,臂如所指,加之俄罗斯人新平浩罕等国,实暴政,人心不稳,故浩罕国主登高一呼,新疆给钱给人给枪,这才顺利的拿下浩罕。而北边不同,俄罗斯几百年苦心经营,圣祖时候还和咱们打了一仗,军事实力和本土之地治理的极好,虽人烟稀少,但苦寒之地,人性彪悍不畏死,乌兰乌德城固难以攻打,此外正如前日大臣所言,外蒙诸部和俄罗斯交往甚多,杨岳斌在外,伯王在乌里雅苏台城,也不能十分指挥如意,故此难以攻克乌兰乌德。”

    “理藩院要拿出策略来,不能再继续如此,”同治皇帝吩咐塞尚阿。

    “是,官道一通,这些人就无法再各自为主了,”塞尚阿说道,他是蒙古人,很清楚这些人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做什么,“请皇上放心。”

    “罢了,杨岳斌等还是有功的,大军出了库伦,打了几场,把战线往北推了几百里,算的上的大捷了,军机拟旨下去,宽慰将领吧,”同治皇帝说道,“不过话要说清楚,两城乃是俄罗斯在北海两侧的重城,这两个城还在俄罗斯人手里,北海就不是咱们,至于说什么把北海边上的土地给蒙古诸部放牧的话儿,以后也别提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