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三、开边兴兵(一)
    皇帝点点头,“那回家了不曾?”

    “没有回家,回家的话要仪仗出行返京,母亲家里不太宽敞,我也不愿意劳累她,所以也就没回去。”

    皇帝点点头,“那也方便,朕叫人安排内务府,把你养母接进园子里头住些日子。”

    瑛妃摇摇头,“臣妾谢过皇上,只是皇上最近在烦心外头的政事,臣妾若是这样大张旗鼓的叫母亲进园子,倒叫外头非议,臣妾不敢领受。”

    “偏你这样多思,无妨的,”太后笑道,“你倒是要学学我,心思放宽些,不是自己操心的事儿不用管,皇上既然看重你养母,让她进园子住些日子也好,横竖你哪里,皇上也不怎么去。”

    瑛妃应下,皇帝有些讪讪,又问瑛妃:“今日来这里做什么?”

    朱氏回道:“旧日荣寿长公主说要设立一个女子学堂,这事儿皇太后应下了,这些日子学堂也安排好了,只是这上课的书籍,还有这授课的师傅该请谁,都是琐碎的事儿,太后不嫌弃臣妾愚钝,把这些事儿交给了臣妾,臣妾这些日子弄的差不多了,所以来请示太后。”

    皇帝笑道,“这事儿大姐儿办的漂亮,”随即笑容暗淡了下去,有些愤愤不平。“外头的人说话也实在难听,说这学院是为了儿子选妃用的,假公济私,实在是可笑。”

    太后哈哈大笑,“外头的人实在是厉害,这一天天的,变着花样来乱嚼舌头根子儿,前些日子还说我要北海的狮子油,所以要兴兵北海呢,可怜那狮子油,能做什么用?到时不怕被北风吹裂皮肤而已,如今这大夏天的,狮子油都卖断货了!”

    “皇额娘好厉害。”同治皇帝笑道,“如今市面上都已经传开了,北海四宝,供不应求。皇额娘这手法倒是可以学学,起码如今这外头对着北海可不陌生,不少商贾也沿着官道去库伦看有没有发财的生意了。”

    “我总不能担了这个虚名不是?”太后笑着拍拍腿,“可惜库伦没有什么上好的白玉,不过北边。什么铁矿煤矿大约是不少的,金矿大约也是有。”

    皇帝又问瑛妃,“这女子学校设在了哪里?”

    “在月坛,那里头还幽静。”

    皇帝点点头,又问了问一些学堂的事儿,太后打了打哈欠,挥挥手,“好了,要问这事儿,你们出去一个问一个答就是了。别在我这里头絮叨,听着头疼。”

    皇帝含笑退了出去,瑛妃站了起来,犹豫的望着慈禧太后,又看了看皇帝离去的背影,太后扬了扬脸,瑛妃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泛起红晕之色,微微一福行礼,退了下去。太后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皇帝走出了长春仙馆,后头听到了嗒嗒嗒的花盆底走路声音,转过头一看。瑛妃走了出来,皇帝说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太后不是让臣妾来回答皇上的问题么。”

    皇帝微微一笑,“也好,去坦坦荡荡逛一逛。”

    坦坦荡荡这里头金鱼又大又多,颜色五颜六色。十分好看,皇帝逗了逗鱼,见到边上的瑛妃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由得问道,“你笑什么?”

    “臣妾只是觉得,这岁月静好,”瑛妃微微一惊,随即笑道:“若是日子能有这样的安逸从容,就是最好的样子了。”

    “若无闲事挂心头,”皇帝吟讴了一句诗,瑛妃随即接话:“便是人间好时节。”

    两个人相视一笑,似乎有无数话可以说,但是一直两个人都没说,过了一会皇帝收敛了笑容,淡然说道,“可惜啊,这人世间最忙的大约就是朕这个皇帝了,日日都是闲事挂心头。”

    瑛妃只是说了一句“皇上请放宽心”就不再说话了。

    昨天晚上一直都没睡好,刚才在长春仙馆又十分的激动兴奋,这时候皇帝心情放松下来,只觉得眼皮重重的,“这会子到时有些困了,你住在何处?”

    “就在山高水长。”

    “倒是不远,”皇帝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就去你那里头睡个觉吧。”

    “是,”瑛妃脸上又露出了红晕,皇帝看到了不免心里微微一动,“臣妾这就带皇上去。”

    不远处有个穿着藏青色衣服的小太监见到了这里头的样子,悄悄的隐匿在树荫花海之中,不知道朝着谁去报信了……

    勤政殿这一日极为热闹,圆明园之中,叫大起的事儿不多,昔日咸丰皇帝喜欢在九州清晏圆明园殿召见大臣,慈禧太后垂帘倒是都在勤政殿,但是用的都是东西暖阁,正殿从来不御临,所以这一日勤政殿正殿打扫干净,金碧辉煌,准备着各大臣和皇帝的差事。

    众人按品大服精神抖擞排班进了勤政殿,满殿寂静无声,就连一声咳嗽声也无,大殿御史瞪大了眼睛,像用放大镜一般,巡查着大家衣着是否整齐,翁同龢悄悄的抬起头,看着上头的“勤政亲贤”四个大字,这是雍正皇帝的御笔。

    皇帝一会儿就到了,众人甩着袖子,左手扶着左腿,右腿先跪下,随即跪下左腿,跪拜行礼,山呼万岁。陈胜文高喝一声“起!”

    俗话说,男要俏一身皂。今日皇帝穿着石青色的五团龙补服,衬托得他十分英俊,他微微点头,目光炯炯,“今日叫大起,没有别的事儿,就是为了和俄罗斯的事儿,让各位臣工一起议出个章程!”……

    “朝廷受了多少年洋人的欺负了!啊,大家瞧瞧哪!”京师大学堂里头,一个书生站在假山之下,奋臂疾呼,“宣宗皇帝道光二十年,英国人从海上来,为了销售鸦片,而朝着中国宣战,这一仗咱们输了,割地赔款!香港岛如今还是英国人手里,后来文宗皇帝十一年,英法两国又为了小事,和中国宣战,军舰还开到了大沽口,天津都被打下来了!咱们开始还是输了!这样的耻辱,谁能受得了!”他的眼角通红,底下的人的听着也是一阵群情激昂,“林文忠公黯然被贬,关奋威将军为国捐躯,武大帅血染沙场,冯乡君一女子也是如此英勇,杀洋人兵犹如杀狗!”(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