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二十四、开边兴兵(八)
    恭亲王似乎已经厌烦了皇帝对着他很不爽态度,凡事挑刺,脸色也不太好看,自己出于公心要平稳些处置,有什么问题呢?但是皇帝一力坚持,别的人也十分支持,特别是在叫大起极为聒噪的詹事科道官,都附和着翁同龢的说话,和董元醇一唱一和,局面一下子就朝着皇帝希望的方向去了,董元醇么,不用说,经过今天这么一次,大家都知道此人雄辩绝伦,堪比古之苏秦张仪,凡种种困难和矛盾,都被他一言而决,太后的亲信,又入了皇帝的青眼,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宝鋆问恭亲王为何不阻止,自己怎么阻止,皇帝实在是太精明了,不是亲征,却胜似亲征。

    “别的倒是罢了,”沈桂芬默默回想今日的所见所闻,“董元醇是太后的人,怎么会附和起皇上的话来,难道,皇上和太后一起定下这件事了?”

    “错不了,”宝鋆说道,“小山,内宫早就是混元一体了,自从太后说不用大操办千秋节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咱们军机的权柄,全在宫里头愿意给多少,”宝鋆清楚的明白,军机处只不过类似皇帝的师爷而已,皇帝怠政,师爷管的事儿多,皇帝精明能干,师爷也就是打打杂,“宫里头大约是没有和咱们斗的意思,但是咱们也不能当做傻子啊。”

    沈桂芬点头,“扈从的大臣原本是该有军机处的,王爷意属谁前往?”

    “要我说咱们一个都别去,”宝鋆冷哼一声,说道,“反正皇上不听咱们的,何必去杵在跟前碍眼,咱们留着京中清净清净当差办事儿最好了,要我说,李保定去最好,是皇帝的师傅,能劝得住皇帝。还有,也让这样的道德君子见见战场的血腥,不要说什么话都轻飘飘的,不食人间烟火。”

    沈桂芬微微一笑。“配蘅公说的倒也是在理的。他们闹他们的,咱们干自己个的。”

    “咱们要有人去,”恭亲王摇摇头,“配蘅你这说的是气话,北边的事儿也重要。李鸿藻是不会去的,塞尚阿年纪也大了,两个湖南人身子都不好,想来想去,总是咱们几个,文祥年纪大了,就是你们两个,或者学勤。”

    宝鋆连忙摆手,“我这里户部一摊子事儿,那里走得开。让小山去就成了,”宝鋆推荐沈桂芬,“他足智多谋,去北边不会乱了套!”

    沈桂芬苦笑,不过他也知道大约是自己去的,当仁不让,“就听王爷的。”

    “别的事儿都不用管,你跟着皇上就是,我怕皇上一时兴起,要北上去北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好歹一定要劝住。”恭亲王还是很识大体的,“土木堡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七月八日。荣禄为主帅,武云迪为副帅率兵从德胜门前往库伦为皇帝的围猎做好准备,当然了,这是台面上的理由,其实包括越来越歇斯底里的俄罗斯大使朱格列夫,谁都明白。中国人是铁了心要搞一把大的了。

    “完了完了,”朱格列夫双眼发直,不用看德胜门军容十分整齐肃杀之气弥漫的军队,他也知道北海的局势是无法挽回了,两座城池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这些该死的,该死的侏儒!”朱格列夫跳着脚大骂,“为什么要出在黑龙江入海口闹出事情的愚蠢问题来!”他已经忘记了当初是他自己同意发动这些的小摩擦想让中国人袖手的,这种小摩擦在二十年之前大约是会让中国人惊恐失策的,但是换到了现在,只能说是不新鲜的招数了,反而类似火上浇油,越发让火燃的厉害了。

    京师大学堂学子在七月十日纵火企图焚烧俄罗斯大使馆未遂,为首的几个学子被警察署抓获,时人纷纷前往大牢探望学子,一时间这几个人被视为民族英雄。朱格列夫几次三番接受到国内的训斥,说国内的特使已经从圣彼得堡出发,前往中国,在这之前一定要安抚好中国,不能让北边的局势再恶化下去,为将来的谈判做好准备,朱格列夫再三想和总理衙门交涉,却被告知,主管对外事务的总理衙门大臣沈桂芬这些日子不得空,准备扈从伴驾,只是打发了几个章京应付过去就算了。

    皇帝轻车简从,定在七月二十五日从在圆明园出发,前往库伦,皇帝一如和昔日的咸丰皇帝一样,先拜别了列祖列宗,又在长春仙馆拜别了皇太后,从圆明园大宫门出发,浩浩荡荡的朝着北边走去,慈禧皇太后走出了长春仙馆,朝着山高水长走去,这里有一段长长的山坡从圆明园外隔断了进来,山坡之上多植松柏,视线颇好,太后想看看出行的队伍样子,于是就着唐五福的手上了山坡,还未到最高处,就见到一个梳着两把刀的旗装女子站在山坡上,背对着自己,痴痴的望着迤逦而去的人马队伍,不发一言,皇太后看清了背影,原来是瑛妃,皇太后叹了一口气,无端想起了唐人的一句诗,也不知道贴切与否: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

    安德海回到了自己的宅子里,他现在的宅子就起在父母亲和兄弟宅子的边上,虽然只有三进,但是十分精致,他回到家中,仆人丫鬟迎了上来,安德海把手里的帽子递给丫鬟,“太太呢?”

    “太太在里头做针线活呢。”安德海摆摆手,让下人们退下,自己静静的走过几棵吐着沁人芬芳的玉桂树,到了内室,他就站在穿堂的位置,打量着内室之中安然坐在炕上拿着针线绣什么的妇人,那个妇人低着头看不清什么容貌,但是安德海就站在外头,隔着纱窗就这样看着里头的人,窗外蝉鸣声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看痴了。

    那个妇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到了安德海在外头,连忙下炕,“老爷回来了。”一口又软又糯的南方话十分悦耳,只是安德海似乎微微一僵,点点头,走了进来,坐在了炕上,那个妇人给安德海解开了靴子,安德海盘腿坐上了坑,妇人又张罗着要拿洗脸水和茶,安德海说道,“不用忙了,等下又要进园子伺候太后,不得空。略坐坐就走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