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夜带金刀(二)
    “中国人的援军?”乌兰乌城主伊万听到了这个消息,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哆嗦着嘴唇,“他们的大军不是刚刚才到蒙古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到了乌兰乌德。”

    “是沿着城外的大河一路过来的,他们扎了坚实的木筏,但是看不清多少人,因为天已经全黑了。”

    伊万觉得他的心脏已经跳出来了,“这可怎么办?这些该死的中国人,居然还会利用水路。我们的城池很坚固,但是我怕坚持不了多久。”

    “城主大人不用担心,”一个拿着羽毛笔在登记今天乌兰乌德城的损耗的年轻人说道,“我们搜刮了这里附近几百里的物资,绝对不用担心这物资不够,还有我们的城池无比的坚固,除非用大炮轰击,不然绝不可能打破乌兰乌德城,中国人不能忍耐这里的寒冷,只要再过一个多月,他们就会坚持不下去,到时候必然要退兵。”

    “是吗?”乌兰乌德城城主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可是我还担心,担心……”他似乎十分的担忧。

    “不用担心,城主大人,城中的中国人已经全部被我们杀了,不可能有内应,坚固的城墙,满仓的粮食,火药弓箭齐全,我们还有几百号士兵,乌兰乌德是小城,我们额可以防守,不怕再多的中国人,完全可以坚持住,”那个年轻人在羊皮纸上华丽的画了一个签押,站了起来,“只要我们守住了乌兰乌德城,我们就能抵挡住中国人北上的步伐,让该死的黄皮猪止步于贝尔加,您相信吗?总督大人,乃至远在圣彼得堡的沙皇陛下,会给城主你难以想象的奖励和荣耀!”

    “你说的对,只要我们守住了乌兰乌德,我们就是第一功臣。”将来取代西西伯利亚总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伊万坚定了信念,点点头,“士兵。士兵!”他大声喊道,“快让大家轮班,做好准备,不能让该死的中国人趁着晚上偷袭!”

    等到伊万美滋滋的睡醒,其实他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自己的侍从官,晚上鼓励伊万的那个年轻人推醒的,这时候大概还是早上五点钟,伊万不悦的揉揉眼,“你要干什么?中国人偷袭了吗?”

    那个侍从官不复之前淡定的神色,脸色苍白,“城主大人,中国人来的不是援军,不是援军。”

    “不是援军,那不是很好嘛?叫士兵继续坚守岗位。”伊万不耐烦的挥手。他说完这句话,见到了侍从官十分惨白的脸,“怎么回事?”

    “先生,先生,”侍从官哆嗦着嘴唇,“中国人有了大炮!很多,很多大炮!”

    伊万赤脚飞奔上了城墙,他还袒露着黑色胸毛,无暇顾及自己的睡衣,他朝着墙垛朝着外头看去。一颗原本悬着的心,顿时掉进了冬天色楞格河寒冷刺骨的河水,他似乎感受到了之前附近的鞑靼部落反抗自己的人被下令投进到结冰河水里的感觉,城外的中国人布置了大约十几门的大型火炮。黑黢黢的炮筒口对着乌兰乌德城,伊万只觉得头皮发麻,双脚瘫软了下去,侍从官连忙扶住,“难道,难道昨天河上飘来的是?”

    “是的先生。是飘来了这些大炮!”侍从官悲愤的说道,“这些卑鄙的中国人,先把这些大炮送来了!”

    伊万喃喃:“我的上帝啊……”话音刚落,城外就“轰”的一声,似乎天雷炸响了起来。

    库伦再往北就已经没有官道了,但是这个时代的蒙古草原还不到荒漠的地步,色楞格河水水面开阔,水流平缓,十分适合运输,库伦再往北行军一点点路,就可以顺着色楞格河北上,十分方便,在索尔山附近转了一个弯的色楞格河,不少穿着灰色号服的清军士兵吆喝着从河上的木筏上头往下拿物资,河道的两边有不少骑兵在来回巡逻着,以防止索尔山上的俄罗斯人偷袭,其实他们过于大惊小怪了,在半刻钟之前,探子来报,索尔山上再也看不到一个俄罗斯人。

    “这些人去了哪里?”荣禄坐在帐内,听到探子的回报,微微皱眉,“乌兰乌德一带已经再无俄罗斯人的势力,那就只能去厄尔口城一带了。”

    “俄罗斯人也不是笨蛋,”武云迪咬着牙把靴子脱了下来,舒服的**了几声,“咱们大军压境,他们就守着这么一座孤零零的山,肯定是知道守不住的,这才撤退了,不然等着咱们包饺子吗?”

    荣禄翻开了地图,仔细的瞧着,边上两个德国武官用蹩脚的中国话在说着什么,武云迪听着十分头痛,“两位大人,就不要说中国话了,您说的中国话我是半句都听不懂,这不是有通译吗?请通译翻译就是。”

    为首的德国教官撇了撇嘴,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通译翻译道:“他们在没有经受到失败的情况下撤退,肯定不仅仅是退回到据点那么简单。”

    “那您有什么高见?”武云迪说道。

    “有两个方向性的可能,一条是反攻到中国,”那个德国教官朝着乌梁海一带指了指,“但是我们觉得俄国佬没有这么聪明,毕竟中国人的计谋‘围魏救赵’他们没学过,而且这里,”教官再指了指乌梁海,“也没有军事价值。”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在什么地方,准备好了伏击我们。”德国教官继续说道,“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这个地方是俄罗斯人的主场,他们也有可能去伏击围攻厄尔口城的中**队了。”

    “伏击?”荣禄微微凝思,“那我们就不能走原来的道路。”

    “那我们就来给他个狠的,”武云迪赤脚跳了起来,那个德国教官对着武云迪靴子的味道大为皱眉,“仲华,就让我带着骑兵去厄尔口城,和他们决一死战!我就不信,这些俄国人比八里桥的英法国人还要厉害。”

    荣禄又问了几个问题,德国教官说清楚之后,他想了许久,摇摇头,“你不去厄尔口城。”

    “那我还去乌兰乌德不成?”武云迪说道,“你已经把大炮送到了那里,杀鸡就不用再加牛刀了吧?不然我去了那里,老杨会觉得咱们瞧不起他,还派了人帮他,这不就是咱们定下来只送大炮过去的缘故吗?”

    荣禄微笑,显得十分睿智,“对,你去乌兰乌德。”(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