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夜带金刀(五)
    “臣妾昔日和阿玛在太仆寺的马场住过几年,倒是知道哪里的风土,”云贵妃笑道,“皇上在外头,有皇后他们照顾着,太后还担心什么呢。”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太后用力挥了挥手里的翠竹山石绣前人诗句团扇,“以前日日见倒是不觉得,如今出去没多少天?”太后问边上伺候的唐五福,“皇帝出去几天了?”

    “已经是十六天了。”

    “出去了倒是觉得心里担心的紧,”太后说道,“这心里烦躁,自然就觉得天气越发热了。”

    云贵妃笑道,“皇上又不是御驾亲征,太后担心什么?送到御前的折子日日发回来的,皇上还时不时派人回京给太后请安问好。”

    太后干笑一声,“倒是被你说的无言以对了。罢了。”她见到云贵妃眉间隐隐有忧色,“你却是说嘴,说我这么厉害,自己不也担心武云迪?”

    云贵妃勉强笑道,“那里,只是担心婉贞,她才有了身孕,云迪又出征了,这一胎还不知道是男是女,若是还是不好,岂不是叫人伤心?我想着这个呢。”冯婉贞嫁给武云迪之后,过了三年生了一个女孩子,视若珍宝,但是由于胎里不足,刚满月就发了热症去了,冯婉贞十分伤心,所幸武云迪十分安慰,两个帆儿留下来的孩子也十分懂事,这才让冯婉贞好了些。

    “说起来到底是皇帝太不近人情了,谁叫他就知道用自己的姨丈呢,几个月了?五个月?你打发人把婉贞和孩子们都带进园子里养胎吧,这里头凉快些,”太后吩咐唐五福,“软和些的马车派出去。”太后又对着云贵妃叹道,“宫中二十多年未曾听到婴儿啼哭,让婉贞在园子里生养,说不定会有着好兆头呢。”

    “是啊,”云贵妃也叹道。“不过娘娘也别担心,咱们皇上才二十出头呢,这些事儿不用急,只是珣嫔没有福气。拔了头筹,孩子却是流产了。”

    太后面色僵了僵,“我以为是有人在珣嫔那里做了手脚,丽贵妃是这么告诉我的,”太后吐了口气。“但是德龄告诉我,没有这回事儿,这就奇怪了难道真是珣嫔的身子弱?”太后若有所思,“这就罢了,宫中的孩子难生养,也是寻常。”

    唐五福来报,说是瑨贵人来请安,“叫进来吧。”太后点点头。

    “皇太后万福金安,云贵太妃金安,”瑨贵人进来就行了大礼。太后点点头,“你的身子还没大好,就不用多礼了,五福,赐座,看茶。”

    瑨贵人怯生生的坐下,皇太后看到她的样子就是不喜欢,但是脸上却没表露出来,云贵妃淡然开口,“你原本是要随着皇帝秋狩的。出行之前身子不爽快这才留了下来将养,身子不好,就多在宫里头休息。”

    “给皇太后请安是臣妾的本分,不敢因为身子不舒服就偷懒。”瑨贵人连忙解释道。

    “你身子不好。若是把病气过给了太后,那岂不更糟?”云贵妃摇摇头,“你这点道理也不懂,倒是叫皇上白疼你了。”

    云贵妃说话直接,瑨贵人吓得连忙站了起来,太后忙道:“哎。无妨的,你坐下,”太后虚按了按手,“你身子好了,原本就是要四处走动走动,别闷坏了,我身子好的很,不怕你们把病气过给我,你安心罢了,无妨的。”

    瑨贵人这才唯唯诺诺坐下,云贵妃看了看太后住口不言,慈禧太后问:“这些日子都在忙些什么?”

    “只是绣些荷包扇袋,”瑨贵人说道,“预备着皇上回来可以换上。”

    太后点点头,“皇帝喜欢瑨贵人你绣的东西,这很好,这是你的长处,你若是得空了,也绣一个玩意给我,不拘是什么,也不用大物件,你若是累坏了,皇帝心疼,回来要找我算账了。”

    瑨贵人连忙说道,“臣妾不敢。”问太后最想要什么,太后笑道,“那你就给我绣个手帕吧。”

    “是,臣妾见太后殿里种的最多的就是兰花,就绣一个空谷幽兰的样式如何?”

    “很好,想我刚入宫,第一个封号就是兰贵人,”太后有些惆怅,“就绣兰花。”

    说了一会话,瑨贵人见太后似乎有些怅然,谈兴不佳,就准备告退,唐五福带了她出去,殿内就剩下云贵妃和慈禧太后两个人,“她又不是这样性子的人,为何做出这样怯生生的样子,”云贵妃不悦,“虚伪的紧,我很是不喜欢。”

    “那是她怕咱们,你这样冲到她殿里去,”太后笑道,“叫她注意礼节,注意身份,她怎么会不怕你这个女中豪杰?”

    “我算什么女中豪杰,娘娘才是。”云贵妃哈哈一笑,“不过说起来,瑨贵人到底是没福气,临行前还生病了,不能伴驾去北边。”

    太后拿起了茉莉蜜茶,喝了一口,“不是她没福气,是我不愿意她去,”太后淡然开口,“德龄叫人在她的饮食里下了发热的东西。”

    “这?”云贵妃十分惊讶,“太后这是?”

    “她不易受孕,就不用这样浪费时间了,北狩的这些时候,就留给其他嫔妃罢了,”太后淡然说道,“皇帝宠着她,我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从我这个太后的角度来说,还是希望皇帝及早有孩子,所以让她留下来,别的什么,我不会为难她。”

    “丽贵妃妹妹已经派人去朝天观的送子娘娘殿送银子,打蘸七七四十九天,为了就是保佑皇家子嗣绵长。”云贵妃安慰道,“娘娘不用太过担心,皇帝秋狩库伦,这就不是在宫里头了,想必会有好信儿的。”

    “是啊,”太后笑道,“蜜月旅行总会有惊喜的,或者这样,或者那样,”小夏子把一个匣子拿了进来,“这是北边来的消息。”

    太后翻开,目光一凝,“恩?这样的大胆?”太后复又细细的看了一遍,“这样的话,冒险太大了,不过,可能会有效果,”太后放下了折子,“带人传话回去,北洋水师要有行动!”(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